Search Results for '韓國之旅'

韓國之旅(6)

最後,女航警找不出可疑物品,一一將東西收回背包裡,示意我可以離開。
我鬆了一口氣,還好我長相端正、為人正派。

仁川機場還真大,一整排各式免稅商店,綿延有一公里。
我遵照蔡頭的命令買了兩盒泡菜,好歹一看就知道是從韓國回來的。

回台當天的班次沒有客滿,同事提醒我可以去坐靠窗的位置,
我坐在窗邊,伸長著脖子看著外面的景色,飛機也慢慢啟航。
景物由大變小,視野由窄變遼闊,我已在回台灣的空中。
看著這一幕,回想這幾天,我內心激動莫名。

或許,韓國人在世足賽的表現不入流。
或許,韓國貨在全世界的風評並不佳。

但是,藉由這三天兩夜的韓國之旅,我感受到韓國人的那一份驕傲與堅持。
他們有雄心壯志,勇於創新、勇於向世界挑戰,
身處在韓國,遙想台灣,我有一絲絲的慚愧。

「蔡頭,眼睛閉起來!」
「好~」

「看我送妳什麼小禮物!」
「哇~韓國限定的Hello Kitty…」

「瞧~他們穿韓國的傳統服裝…」
「這個以後一定會增值,可以上網去拍賣!」
「……」

韓國之旅(5)

為期2天的會議,和韓國人、日本人一起開會討論,
雖然我的國中英語派不上用場,但光是旁聽就覺得很奇妙。

5/13下午四點,開完最後一場會議,我們拎著行李準備趕搭飛機。
到了機場,照例又要檢查隨身行李,還要求旅客脫鞋子。

我把背包、球鞋放上輸送帶,穿著脫鞋往前一步,
接受安檢人員拿著金屬探測器在我身上掃瞄。
OK~身上並無攜帶危險物品,我往前一步,準備拿我的背包。

「Is this your bag?」女航警問我
「Yes, It’s my bag.」我的國中英文終於派上用場了
「I’ll check it…」女航警說完,就逕自打開我的背包

「Any problem?」我不明所以
「….」女航警沒答話,背包的東西一個個被拿了出來
「呃…」蔡頭借我的粉紅色Hello Kitty雨傘也被搜了出來,希望女航警沒誤會

就這樣,女航警的翻箱倒櫃動作,總共維持了2分多鐘,
在這短短的2分多鐘,我腦海又上演電影情節….

語言不通→異國海關刁難→被栽贓嫁禍→嚴刑拷問→屁眼被捅→屈打成招…

韓國之旅(4)

出了仁川機場,要搭乘機場巴士到漢城市中心,票價竟然要1萬2千元韓幣!?
原來,韓幣:台幣=30:1,主管還說起去年來韓國出差坐計程車坐了10多萬的笑話…

巴士坐了1個多小時,看著沿路來來往往的車子,
竟然只看到4台 Lexus,其他都是韓國廠牌的車子。
雖然週遭親友都說韓國車不能買,但是看到眼前的光景,
不由得讓我覺得,是韓國人都很愛國?還是台灣太反韓?

到了漢城巴士接駁站,飯店派人來接我們,
流利的英語、英挺的外型、鼻挺的西裝,真的是帥到不行!

到了飯店,飯店的大頭竟然排排站在大廳迎接我們,
我們一行六人好像進入韓劇「情定大飯店」的情境。

晚餐後,同事提議到韓國的「東大門」晃晃,
在飯店人員的建議下,我們搭乘捷運前往目的地。

捷運?我的腦海浮起「我的野蠻女友」劇情,
男女主角就是在捷運裡相遇、錯遇,啊~真是美呀…

上了捷運,我和同事東張西望,但又失望的面面相覷,
不由自主暗幹一聲:「媽的,誰說韓國到處都是人工美女?」

韓國之旅(3)

飛機終於起飛了,轟隆的聲音及震動是我前所未有的感受。
從未出國的我,本想效法李敖大師從沒離開過台灣的堅持。
在這個當下,我,離開地面了,離開台灣了。

飛機飛到一定高度後,開始穩定航行,空姐推著餐車出來發餐點,
我邊吃著餐點,邊看著走來走去的長榮空姐,聯想起「空姐鬥嘴」的笑話…

####

有一次華航跟長榮空姐鬥嘴,華航櫃台小姐見到自家的一批空姐走過去,
就向長榮的空姐嗆聲說:『哼!怎麼樣,我們家的小姐就是美吧?』
沒想到長榮空姐卻冷冷地說:『沒錯!我們是醜!不過,醜死總比摔死好…』
一旁的華航空少搭腔:『嗯~~不過,摔死是一瞬間,醜死可是一輩子呢!』

####

(別留言問我覺得長榮空姐長得怎樣)

「呃…飛機怎麼又晃動了起來?」敏感的我又開始驚慌
「這就是亂流啦!」同事解說道
「是哦…」
「就像你騎摩托車,有時候會閃坑洞,就當飛機在閃亂流囉!」同事的見解真鮮

坐了將近2個多小時的飛機,傳來即將降落韓國仁川機場的廣播。

韓國,我來了!

韓國之旅(2)

「奪命終結站」描述一架被死神詛咒的客機,
由於男主角的預知能力,讓部分同行旅客躲過一劫。
但這群大難不死的旅客,之後還是一個個被死神盯上….。

我對這部片的印象非常深刻,當時做電影的小張送我兩張票,
我和蔡頭傻呼呼地到西門町電影院欣賞這部片,
沒想到,這部片的驚悚程度及血腥恐怖超出我們的預期。

我和蔡頭兩個人在電影院手捥著手、腳並著腳,側著身、斜著眼看電影,
愛看又不太敢看,身上蓋著外套還是嚇得直打哆嗦。

「小柯!安全帶繫起來…」同事提醒著我
「哦…好…」我從幻想中回到現實

「等一下就要起飛了…」
「哦…好…」我還是呈現恍惚狀

「別擔心啦!坐飛機就像坐捷運一樣,還比捷運穩呢!」同事安慰著我
「是哦…」

「只是起飛和降落比較刺激一點點而已,或者是遇到亂流的時候比較抖…」
「亂流啊?很恐怖嗎?」我吞了吞口水
「不會啦!就像騎摩托車會遇到坑洞一樣,會抖個一陣子…」同事身經百戰
「是哦…」

我又開始幻想遇到亂流的情景…

韓國之旅(1)

5/11 這天終於到來,真的很想演出一場機票失蹤記。
但是,為了不讓主管為難,我還是硬著頭皮搭上開往機場的巴士。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桃園的中正國際機場,
第一次好像是在國小三年級,那次是去接到歐洲考察的爸爸回國。
這一次我不光只是站在外面而已,我要實際走進去!

一行六個人到了機場 Check In,
我什麼都不懂,同事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終於拿到了機票,準備進海關檢查。

出國前的那個週末,我擔心我的筆記型電腦被海關查到有非法的軟體、
網友轉寄來的情色小影片,以及同事分享的MP3,
於是我把它給全刪了,以免吃上官司。

後來才知道,電腦內的資料是不會被檢查的,啊~我的高樹瑪麗亞…

我還特意換穿一雙步鞋,鞋內也不敢亂灑平常會用的鞋粉,
以免被當成夾帶海洛因的毒犯,被粗魯的航警帶到小房間搜身,
或是用警棍捅我的 ( * ) …

我知道,我的反應過度了,但電視看太多的我,總是會胡思亂想。

終於過了海關檢查,我腦中浮起「絕命終結站」的電影畫面…

■ 延伸閱讀

* 韓國之旅(1)
* 韓國之旅(2)
* 韓國之旅(3)
* 韓國之旅(4)
* 韓國之旅(5)
* 韓國之旅(6)
* 我從韓國回來了!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做知識+

約莫在2003年的10月左右,我第一次從同事的口中聽到「Knowledge Search」這個名詞,知識搜尋?那是什麼鳥…做圖書館方面的搜尋服務嗎?

調職

原本這個專案是搜尋組的 S 同事所負責的,認真的她在 2004 年的 4 月上旬,找了一位超專業的韓國翻譯來介紹席捲全韓國的知識問答服務。

我以社群組的身分被邀請與會,聽著翻譯的簡報介紹,我看到這類服務的趣味點,但也在心裡納悶:「這不就是咱們台灣的 BBS 嗎?只不過把它包裝成發問/解答的模式…而且這服務跟搜尋有什麼關係?分明是個社群服務…」在當時,我沒多說,管它是搜尋還是社群,能打中市場的,就是好服務。

過沒幾天,因為公司組職「又」變動的關係,我決定離開社群組,轉去搜尋組負責這個「知識搜尋」的製作執行。而原本的專案負責人 S 同事,在完成市場需求分析之後,就調去做新專案--在地搜尋 (Local Search),也就是後來的生活+

之後,我開始研讀著 S 同事移交給我的資料,也四處研究國內外的問答網站。在此同時,因為交友還沒有找到人選交接,我還必須一個人維護交友的例行更新 (小助教已經離職去美國進修) ,三不五時還會冒出一些有的沒的鳥事…

2004/04/27 日記

一堆例行的事務,頭痛
一樁業務的合作,頭痛
一件提案的確認,頭痛
一支程式的測試,頭痛
一個專案的研究,頭痛

早上,我頭痛欲裂,我差點起身離開公司回家去。
無奈一件件讓我頭痛的事要處理,只好拖著我那阿婆的身體繼續撐著。

中午,走去一家素食餐館,點了碗鍋燒烏龍麵吃。
想藉由熱湯的下肚,讓似乎是感冒的癥兆消除。

下午,煩人的程式測試開工,已經頭痛的我,更加頭昏腦漲,
心裡一直默念,再撐一下就下班了,再撐一下…。

晚上,眼看新專案週四要進行簡報,負責執行的我,還沒有任何idea,
想花時間瞭解消費者心態,但時間已經火燒屁股,不容我如此浪費。
想花時間觀摩競爭者怎麼做,但專案即將開跑,不容我如此奢侈。

往前看,新專案將火燒屁股。
往後看,舊專案沒人來交接。

夾在中間當雜碎三明治,嗯~這滋味…
應該就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感覺吧?

「主管,您希望這個服務哪時候上線?」我在四月下旬的某次會議詢問
「我希望愈快愈好,最好能在十月初就上線…」主管邊微笑邊說
「不會吧…」我做交友也好歹要七個月

趕著做,不是專案不成人形,就是我不成人形…

市場調查

當時,我認為這個專案是「舊瓶新裝」(bbs 問答的進階版),但有些同事認為這是「全新模式」(發問/解答,知識累積、知識搜尋)。只憑我個人直覺的說服力,根本無法跟調查統計相比,於是,花了時間、金錢辦了數場焦點座談,而我也必須為此趕製模擬的問答頁面。

說真的,我除了做得很幹之外,更是做得很無奈,因為我相信我的直覺和經驗,我也不會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而去打亂在我腦海裡的想法。

韓國行

因為公司的極度重視,派我們去韓國的Yahoo!取經,我生平第一次出國就給了韓國。而我也在某天的會議時,想出這個問答服務的十字架模式,收穫真的很多,由衷感激韓國同事的傾囊相授!

2004/05/09 日記

或許,韓國人在世足賽的表現不入流。
或許,韓國貨在全世界的風評並不佳。

但是,藉由這三天兩夜的韓國之旅,我感受到韓國人的那一份驕傲與堅持。
他們有雄心壯志,勇於創新、勇於向世界挑戰,
身處在韓國,遙想台灣,我有一絲絲的慚愧。

第三者

接了這個新專案後,我和蔡頭的身體都開始不舒服。而第三者的出現,更是令我們苦不堪言…

2004/05/26 日記

我和蔡頭出現了第三者…由於這個第三者,
讓我和蔡頭的兩人關係陷入了僵局。
蔡頭因此精疲力竭,我也因此心神不寧。

這個第三者,讓計劃好的北海道之旅泡湯…
這個第三者,讓蔡頭食慾不振、神經緊繃…

蔡頭為此身體不適,陷入嘔吐無間道,甚至要打止吐針、吊點滴,
看著虛弱的蔡頭,我曾經一度想要放棄第三者,但蔡頭還是咬著牙忍受一切…

是的,這個第三者,就是小柯和蔡頭的「小柯蔡頭」,年齡九週。

沒錯,小小柯就在開發知識+ 的這段時間冒了出來,而且折騰著我的工作、蔡頭的身體,及我們的生活。

最慘的時候,莫過於晚上八點多回到家,懷孕的蔡頭已經數餐未進食,還吐了一整天。我必須帶她去婦產科看診,然後打止吐針,再吊點滴。蔡頭的血管又比較沉,有時候護士找不到血管,有時候打了一半又會跑掉,吊完點滴出院,通常已經是凌晨時分。

家裡的小孩要顧,公司的小孩也要顧,而我也是在有了自己的小孩後,才真正體會到「製作人 (Producer)」的真正意涵。

■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