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咒

總是在公司想到要寫日記,但是礙於良知,不敢寫。
總是在回家之後,忘了寫日記這檔事,一拖就是許久。

今天七點十五分就下班,和蔡頭相約到新家後面的中和市民公園慢跑,我和蔡頭跑了五圈,流了一身汗,久坐辦公室的我,好久沒有痛快流汗的感覺。

有一則文章說到,人拼命工作,是為了賺錢,然後再把賺來的錢,拿去買自己失去的健康。我也步入這樣的胡同嗎?

最近,這棟大樓的電梯做了點裝潢,一般的電梯頂,都是壓克力的半透明板,或者就是片鏡子。我們的電梯頂,竟然是一片「海洋景觀」,加上光線不太亮,電梯門一打開,淡藍色的光線及氣氛,總覺得是鬼門開,然後要把我和蔡頭載到十八層地獄似的,總是覺得毛毛的。

上週六晚上十一點,樓上又開始放音樂,我躺在床上,氣得想再次上樓理論。隔天,到奇摩的新聞,找出一篇舊聞:「噪音擾鄰將面臨民事求償」,我把它印了出來,然後貼在電梯間,果然像是貼了符咒一樣,樓上的音樂至今再也沒有響過了。

希望這張符的有效期限可以持久一點…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符咒”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