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窮命賤

最近身體非常不舒服,頸痛、肩痛、背痛、腰痛,和蔡頭相約晚上去看中醫。中醫師問診之後,唸我們沒有照她說的每半小時起來動一動。我和蔡頭是工作狂,一坐下去就黏在椅子上,直到膀胱漲痛才會起身。

中醫師將針扎了進去,轉一轉、攪一攪,問我們有沒有酸酸麻麻的感覺?我和蔡頭隔著診療床,享受這片刻的歇息。過了15分鐘,推拿師出現,先把蔡頭身上的針拔除,開始推拿了起來,我側著頭,看著蔡頭哀哀叫,我不禁放聲竊笑了起來。

換我了,推拿師見我已經脫光上半身針灸,叫我維持原姿勢,我不疑有它,將頭埋在診療床的洞中。突然一個小瓶子反蓋在我身上,瞬間抽空裡面的空氣,這時我才知道,推拿師要替我拔罐,一拔就拔了14個…

拔完之後,開始推拿,我任憑推拿師蹂躪著,很痛!真的很痛~~痛到想起身痛扁推拿師一頓,本想保有男人的矜持,但最後還是哀嚎了出來。

推拿之後,說真的,通體舒暢,覺得眼前一片光明,似乎可以立即回到公司再戰十回合。

努力工作,為了賺錢,賺了錢,再花錢找罪受,只為了能夠再回到公司工作。

我,人窮命賤。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人窮命賤”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