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3

向左走.向右走

昨天,我和蔡頭在即時通上面達成共識,決定今天蹺班。

蔡頭之前一直嚷著想看「向左走.向右走」,
剛好今天有空有閒,兩人就決定去京華城的國賓看戲。

前幾天,看過該部片的同事跟我說:
「不要抱著太淒美的幻想來看向左走.向右走…」。
我當下還不瞭他的意思,但是看了才知道,有些情節還真的蠻爆笑的。

愈到後面,開始淒美了起來,蔡頭也開始頻頻拭淚。
不過最後的那個「地震」,讓我覺得有些牽強,似乎有周星馳在做幕後指導。

看著這部電影的同時,我腦中閃過我和蔡頭認識的過程…
我們在同一家出版社一年多,完全沒有任何交集,也沒有交談過一句話。
在這期間,各自有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只好埋頭工作,排遣時間,
最後,蔡頭的一個念頭及轉身,很幸運的,我們相遇了。

看著身邊週遭的同事及朋友,還在為另一伴而尋尋覓覓、分分合合,
感謝老天,沒拿這種事來折磨我們,有這樣的體認,我們彼此得更加珍惜。

跑步

吃完飯就坐下來工作、休息我的,我的肚子已經有微凸的症狀。
用手拍打著肚子,肚皮還會一晃一晃的。

今天下定決心,和蔡頭去家裡後面的市民運動公園跑步。
我覺得已經好久沒有跑步了。
穿著T恤和短褲,走在往運動場的路上。
秋天是真的來了,陣陣的秋風吹來,還真覺得有點冷。

跑了一圈,大腿癢了起來,記得有人說過,這是因為皮下脂肪在震動所造成。
哎~真的是太少運動了,連身體都在抗議。

最後,我跑了四圈,蔡頭跑了五圈。

「覺得快死掉了嗎?」蔡頭笑著問我
「對…..」剛跑完的人,感覺有點虛脫
「明天還要跑嗎?」
「應該得休息個幾天吧….」雙腳已經有點不聽使喚了…

又跟奇摩拼最後一秒,結果…..我輸了,我遺失了9/28 T___T

功太和美穗

「因為喜歡上一個人,所以我才變得堅強…」
「我不會逃避,我會跟你同心協力奮鬥…」
「長時間的旅行,真的是辛苦你了…」
「我的初吻,是屬於你的…」

這是美穗對功太的表白,原本柔弱、嬌滴的她,
竟然說出這麼勇敢、大膽真誠的告白。

當美穗說出「一起回日本」時,功太哭了。
看著電視的蔡頭和我,也哭了,
美穗的話觸動我們的心靈,
我們也在為他們的結合而感到高興。

功太和美穗成為戀愛巴士的第23對情侶….
不管未來如何,祝福你們。

—-

兄弟象下半季提前封王了,5:0 完封興農牛,繼續朝三連霸努力吧!

初識「離島大夫日誌」

蔡頭和她兩個弟弟,每個月會租一次漫畫,一租就一堆。
每當看到蔡頭津津有味地著看漫畫時,就想到小時候的我。
當時每週會和哥哥租一堆漫畫回家看,成天埋在漫畫堆裡看漫畫,
那時是我童年最快樂的時刻。

蔡頭推薦我看一套漫畫:「離島大夫日誌」(作者:山田貴敏,青文出版社)
描述一個自願跑到日本外島駐診的醫生,在蕞爾小島發生的漫畫故事。
這裡面,有專業的醫學知識,有小島的人情溫暖,還有作者想傳達的人文思想。

『不要光看病,而是要看著病人,只有人才能治癒人的病…』

誰說漫畫是色情暴力的代名詞?

消逝中的蒸籠

今天下班後,和蔡頭去中華路買蒸籠。

為了省早餐的錢,也為了能吃飽一點,所以決定買個蒸籠自己蒸包子、饅頭來吃。之前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合適的蒸籠,沒想到今天在上班等著紅綠燈的路口,蔡頭卻發現那裡有一家蒸籠專賣店。

進了店內,還真的各式竹蒸籠都有,老闆也上了年紀,耳朵非常的背。蔡頭挑了一組合適的蒸籠,我則試圖跟老闆殺價…

「老闆,這蒸籠都是手工做的啊?」我從側翼進攻,想來個木馬屠城。
「做?年輕人都不做這一行了。」老闆耳朵真的非常的背。
「老闆,能不能算俗一點啊?」我改為直接攻門。
「小?這個尺寸已經很小了,這個夠你們用了…」老闆耳朵背到不行。
(俗,台語,便宜之意,音同「小」)

最後還是用原價買了 2 籠+ 1 蓋,共 350 元….。

晚上,吃飽飯的我們,藉試炊的理由,蒸了一個包子和兩個饅頭。
看著竹籠冒著水蒸氣,伴著蒸籠的竹香,我和蔡頭享受一頓滿足的宵夜。

fnac 不見了

和蔡頭去台北火車站前,想去 fnac 買唱片。到了館前路,才發現 fnac 不見了,正在改裝成燦坤電器。或許站前的租金過高,低毛利的零售業 fnac 無法撐下去吧。

記得第一次到 fnac,被它在一樓的企業標語震攝到:「當人文超越了科技,我們的夢想才能駕馭未來。」而今,標榜人文的它,卻被賣電器的燦坤所取代,真是諷刺。

只好到附近的唱片行買「夏天來了」(風潮唱片) 這張專輯,我已經好幾年沒有花錢買CD了,之所以會想用買的,是因為這種自然音樂太冷門了,上網抓不到。

中午幾乎都泡在金石堂看白書的我,每天都聽著店內播放的「夏天來了」,雖然名稱叫「夏天來了」,但我總是感受到秋天的蕭瑟及憂愁。聽著聽著,就愛上了…。

「哈啾!」蔡頭打了個噴嚏。
「厚~~感冒了…」我摀著口鼻深怕被飛沫傳染。
「偶鼻塞了….」蔡頭揉著鼻子說著
「我看..我們得分開喝茶的杯子…」交叉感染是很麻煩的。
「什麼都可以,但我不要分床睡…」
「妳在發什麼神經啊!?」

可愛的蔡頭…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中秋節的隔天,媽媽帶我們去台中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雖然我將戶口遷到台北,但好歹也當了29年的「台中人」,從來沒去過科博館這回事,總是被媽媽當成嘮叨的題材。

原本以為「不過是個博物館」,沒想到裡面大得嚇人,逛到我和蔡頭的腿都酸了,而之前逛過科博館的媽媽,早就坐在迴廊的椅子上歇息,「指使」著我們逛這兒逛那兒。

印象最深的,是「太空劇場」和「立體劇場」。

太空劇場裡的半圓型的天幕,加上環繞音效,絕不是前一天的華納威秀可以比得上的。那一場放映的是「造訪珊瑚礁」,隨著鏡頭的移動,絕佳的影視效果,讓我們彷彿置身其中。

立體劇場裡,是一個平面的螢幕,每個人都得戴上一個立體眼鏡,一票可看兩片:金銀島奇遇記、假如我是一隻蟲。時而伸長到眼前的望遠鏡,時而飛到面前的蝙輻,都讓劇場裡的人為之閃避撼動,立體的視覺享受,經驗前所未有。

可惜的是,媽媽極力推薦的「環境劇場」暫停開放,
我想這是為了下一次的造訪而故意發生的缺憾。

媽!下次再一起去科博館…

中秋節.月圓人團圓

去年的中秋節,我沒有回台中。
晚上,媽媽打電話給我,她說哥哥一家人出去了,留她一個人在家,
我聽到時,心裡懊悔不已,恨不得馬上飛回台中,陪伴孤獨的媽媽。

今年的中秋節,兩個哥哥,一個在大陸工作,一個到香港出差,
我和蔡頭再怎麼樣忙,也要回台中陪媽媽過中秋,
之前就和媽媽約好,要到台中的華納威秀看電影–神鬼奇航。
媽媽說她有30多年沒來過電影院了,感覺一切很陌生,也很新奇,
也不知道電影院已經變成如此時髦的光景。

買了一大包爆米花,三個人在電影院邊看邊吃,
在漆黑的電影院裡,藉著電影螢幕的燈光,
偷瞄媽媽看電影津津有味的表情,
我不自覺露出滿足的笑容。

看完電影已經是晚上七點多,台中的月亮不大,
還罩著一層薄紗的樣子。

我右手牽著蔡頭,左手搭在媽媽的肩上,
伴著月光,三個人走在華納威秀往新光三越的路上,
沒錯,這是我要的中秋團圓夜。

媽,改天再上來台北,我和蔡頭再帶您去西門町的國賓看電影…

戀愛小說的結局

剩五分鐘就 12 點了

灰姑娘再不離開,就得當場從公主變落翅仔
我再不寫上兩三句,就得遺失 9/20 這一天

剛看完「戀愛巴士」,浪漫小說家功太即將為自己的小說寫上結局。
這兩天看到交友首頁的交友故事,輪椅上的 annie 也將步入禮堂。

除了感動,還是感動,我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穿著的困擾

今天去參加同事的婚禮…

前一晚,為了出席的服裝,我和蔡頭困擾了 37 分鐘,
因為我們平常不太在乎穿著,往往到了這個時候,就會傷透了腦筋。

最後,我們還是各自穿了互相覺得認可的服裝。

結果,
平常只穿球鞋的蔡頭,因為不習慣穿皮鞋,腳長了三個水泡。
平常只穿寬鬆衣服的我,因為變胖了、肚子變大了,
一年前買的褲子,褲頭緊得讓我整天在公司不自在,
三不五時要站起來「抖一抖」。

今天的婚宴,燈光美、氣氛佳、餐點好、服務生可愛、準新人登對,
一切是那麼的美好,卻有一對怪怪的夫妻,
一個走路一跛一跛,一個走路扭扭捏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