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3

結婚週年 (2)

今天是我和蔡頭結婚一週年的日子(國曆版),我送了蔡頭兩個結婚紀念品:

凌晨時分,我做了一個夢,我戴了件披風,想要抖披風耍帥,抖了之後,睡我旁邊的蔡頭哇哇叫了起來,我立即驚醒了過來,原來我把蓋在蔡頭身上的棉被全給拉了過來,我被蔡頭念了一頓…。

早上時分,蔡頭的鬧鐘響了,今天蔡頭還要去值班,還得載她去坐捷運。我伸了懶腰,準備起床,沒想到伸出的右手打到剛起身的蔡頭的頭,蔡頭痛得又倒回床上,我連忙賠不是…。

「厚~這就是你送我的結婚紀念品哦?」梳著頭髮的蔡頭好氣又好笑的質問我。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右手刷著牙,左手行禮,鞠躬又哈腰。

和蔡頭共同生活這一年來,蔡頭被睡夢中的我打過4~5次(不包括沒醒來的次數),30年來一個人睡慣的我,睡覺的姿勢、動作還真的「無拘無束」,睡覺無意識的我,好像人間兇器,專K無辜的蔡頭。

「快來吃~~」我示意洗完澡的蔡頭快過來吃我剛煮好的餛飩冬粉。
「謝謝小柯~」蔡頭吃了一口,轉頭跟我道謝。
「好吃嗎?」
「嗯…」蔡頭滿足地吃著

結婚一週年快樂

回三重理髮

週末連續兩天,蔡頭都要去支援公司的活動,放我這隻牛一人吃草。

好!下午去理頭髮~~。
當我洗頭的時候,發現洗髮精用得很多,洗頭力氣花得很多,等乾等得很多,
就是我理髮的時間到了。

我都回三重理髮,為什麼?
因為剪髮只要100元,然後再回家洗頭,可以省不少錢。
騎著摩托車,乘著冷颼颼的風,一路駛到三重,那裡是我住了四年多的地方。
剪完頭髮,使勁拍打頭髮殘屑,戴上安全帽,在附近四處繞繞,回味一下。
搬離三重,只是一年多的光景,一切是那麼熟悉,也那麼陌生。

去年住的那個宿舍因為道路拓寬已經拆掉,
路邊那家鹽酥雞的老闆娘還是皺著眉頭在炸鹽酥雞,
巷口那攤花枝羹的生意還是那麼的好,
麵包店還是一年到頭都在特惠八折,
蔡頭最愛吃的夢幻肉圓店還是沒開,
手工餛飩還沒賣完,三盒100,買包回家煮吧!

我繞了一圈,滿載著回憶離開三重。

網路生活,盡在奇摩

現在是晚上 11:36 分,我在書房裡用蔡頭的桌上型電腦,蔡頭在書房裡用我的筆記型電腦。

剛剛洗完澡出來,發現蔡頭坐在我的筆記型電腦前,而蔡頭的那台PC則開著閒置在那邊。我連問兩聲蔡頭怎麼了,她頭也不回的只說:「現在不要吵我…」我擦著頭髮,遠遠的在後面偷看,嗯~~應該是在競標想要的書吧…

「怎麼啦?」我坐近輕聲問蔡頭。
「原來不是網路的問題,是奇摩拍賣自己的問題…」蔡頭自顧自的碎碎唸著。
「是哦…很慢嗎?」
「對,我根本無法進我想要標的商品頁面…」蔡頭邊說邊操作,果然無法顯示頁面
「那還真扯…」我只能乾笑兩聲
「靠~~搞什麼…」蔡頭不爽的哀嚎出來,原本要出價,系統竟然把她登出了…
「呃…」我見苗頭不對,偷偷離開跑到書房連上交友。

拍賣服務的品質影響了蔡頭,蔡頭的情緒反應影響了我,我的狀況影響了心情日記,日記的內容影響了閱讀的人,閱讀的人影響了對拍賣服務的觀感。

網路生活,盡在奇摩,擾亂生活,也在奇摩…

香港路邊攤 (2)

昨天…淋濕了,今天起床覺得有些不舒服,索性就搭捷運上班。
貪小便宜的我們,今天下班又跑去西門町的佐丹奴,
和昨天不同的是,西門町的門市人潮多很多,但貨色卻少很少,
店員也大喇喇地吆喝:「全面六折,今天最後一天!」
不必殺價,大家都買紅了限。

逛了西門町的兩家佐丹奴,各花了一千多元,
兩天結算來下,花了近五千元來買衣褲,誰虧到?誰賺到?各取所需啦!

也順便幫節儉的媽媽買了一件毛衣和高領衫,明天就要立即寄到台中。
多花郵資划算嗎?當然划算!因為讓媽媽高興,無價…。

「我的日記寫好了…」終於在12:00前把日記趕完。
「我要看~~~」原本在沙發上看小說的蔡頭湊了過來。

蔡頭就像一隻嗜吃腐肉的禿鷹,當對象一斷氣,就俯身往下啄食。
當我一寫好日記,蔡頭便是我日記的第一位讀者。
我嘟著嘴側身看著蔡頭,看到她嘴角上揚,我知道我寫的橋段引發她的共鳴。
以前愛上她看戀愛巴士的表情,現在也愛上她看我日記的神情。

香港路邊攤 (1)

我…濕了,上班時的一場雨,讓機車族的我下半身淋濕了。我很討厭這種濕答答的感覺,渾身覺得不自在。早知道就該堅持坐捷運,而不該屈服蔡頭的省錢方案。

快下班的時候,我那可愛的主管Send出一封Email,只要列印信件,然後在今、明兩天,於下午五點後到佐丹奴的門市購買衣服,就可享六折員購。這封Email讓人半信半疑,同事打電話去門市詢問,竟然確有此事!我和蔡頭是佐丹奴的愛用者,雖然有人說佐丹奴是香港牌地攤貨,但棉質的衣服穿起來是蠻舒服的,中等的價位也蠻符合我們的經濟能力。

一到中和的門市,蔡頭拿著那張Email詢問門市小姐,小姐不作聲點點頭,好似怕店內的顧客聽到,壞了業績。東挑西撿、試衣試褲,在中和的佐丹奴裡晃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我買了一件外套,兩件POLO衫,蔡頭買了一件高領毛衣、一件針織外套,原價4550元,打六折優惠,只剩2730元。

賺到了嗎?誰賺到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誰都不要喊冤,但至少我和蔡頭賺到購物的樂趣。離開佐丹奴時,發現雨勢變小了,冒著迷濛小雨趕回家,沒想到愈到家,雨勢變得愈大,我…又濕了。

蔡頭的體溫

今天凌晨,我做了一個夢,內容有點模糊了,
只記得最後夢到電視節目好像在播鬼影追追追的畫面,
讓我打了個哆嗦,之後就醒了。

醒了之後,我才發現,我的棉被被蔡頭搶走了,身體又打了個冷顫,
我開始往蔡頭那邊游移過去,啊~~~好溫暖,蔡頭那邊好溫暖~~~~,
我就像個無尾熊一樣,抱住熟睡中的蔡頭,慢慢汲取溫度,又漸漸睡去…。

在夏天裡的蔡頭,是我避之不及的火爐,因為她的身體時常滾燙。
在冬天裡的蔡頭,是我敬而遠之的冰庫,因為她的手腳總是冰冷。
在棉被裡的蔡頭,是我趨之若鶩的暖爐,因為她給我冬夜裡需要的溫暖。

啊~~~今晚我要搶贏棉被…

——
昨天寫錯字,被蔡頭校正,無奈過了12點,所以我罰寫十遍~~

執班→值班

值班值班值班值班值班值班值班值班值班值班

世界豆漿一點也不世界

上禮拜,蔡頭要去執班,可以晚一點去上班,
我和她特意繞道,光顧在永和赫赫有名「世界豆漿」。
點了一籠小籠包,70 元。
叫了一個飯糰,30 元。
喝了一杯豆漿,20 元。

小籠包,一顆單價要 9 元,我寧願花錢去吃7-11的大燒包。
飯糰,扁扁長長的一條,油條沒有酥脆的口感,也沒有菜脯的甘鹹。
豆漿,有點鍋底燒焦的味道,蔡頭說她很久前吃過一次,也是這個口味。

嗯~~這就是永和聞名的早餐店嗎?謝謝,沒有下次了。
不過,吃完付錢後,我倒是有一個驚喜,這家早餐店會打發票耶~~。

「嗚~~~我的眼瞼又腫起來了…」我脫掉眼鏡,眼睛睜得大大的給蔡頭看。
「有嗎?」蔡頭仔細地看著我…的眼睛。
「有呀!左眼下方的眼瞼…」我把左眼嘟近。
「哦~~那邊,有一點點…」蔡頭終於看到了。
「嗚~~~~又要長針眼了~~~~」
「哀個屁啊?活該!」蔡頭趁勢教訓連三天晚睡的我。

上次長針眼,就知道熬夜太久,眼睛的不舒服感是長針眼的前兆,
前兩天感覺復發,我還是置之不理,如今真的是活該….

參加訂婚喜宴

今天去參加以前同事的訂婚喜宴。她是蔡頭的姐妹淘,也是我當時的工作同伴。到了年底,大家都開始搶著結婚,從中和到新莊的路上,不是看到宴席,就是看到禮車,好像大家都要搶在今天搞定這件人生大事。

一到餐廳門口才發現,這間小小的海鮮餐廳,竟然擠了六、七對新人在辦喜宴。不仔細看,還不知道哪家是哪家,搞不好還會送錯紅包、坐錯位置、吃錯酒席。從中午12點到1點之間,餐廳的結婚進行曲響了好幾次,大家都在左顧右盼,因為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哪家的新人入場。

看著看著,想到去年的這個時間,我和蔡頭也像他們一樣~身穿訂婚服裝、隨著結婚進行曲入場、敬酒、打招呼、供人合照、被整,如今想起來,覺得彷佛昨日,覺得有點呆、有點爆笑、有點難堪、有點溫馨…。

「我們訂婚也一年了呢!」回家的路上,我轉頭跟蔡頭說道。
「對呀…」坐在後面的蔡頭靠在我的背上。
「結婚不是完結篇,而是新連載的開始…」我又說出我的經典名言
「嗯!」蔡頭的雙手又更緊緊地抱著我。

—-

上次長針眼的患處,今天發現它又紅腫了,啊~~身體又在抗議了…

喜歡這樣的感覺

這兩天,我總是把戒指套錯,但總是在第一時間發現。
為什麼發現?因為無名指的size比中指小,所以戒指一套就立即發現套錯了。
第一次套錯時,讓我聯想到結婚迄今已經一年了,
習俗的「換手指戴」應該別有意義吧…。

原本都是固定週六打掃家裡的我,提早在週五晚上進行,
原因無它,只是我晚上吃撐了,想要運動助消化。
照例用吸塵器吸一遍,再用紙拖把拖一遍,
光著腳踩在地板上,沒有沙沙(台語)的不潔淨感,讓我覺得很舒坦。

「妳應該很慶幸我還蠻愛乾淨的吧?」邊收著打掃用具的我,問著蔡頭。
「嗯!!」蔡頭點點頭。
「妳結婚前就知道我是這樣的人嗎?」
「對呀,因為我有注意過你的辦公桌,還會定期收拾。」我和蔡頭之前是同事
「還有,我也注意過你的宿舍,亂雖亂,但還不至於到髒的地步…」
「厚~原來妳早就偷偷在觀察我了…」

我沒有潔癖,也沒多勤勞,有時也會覺得很煩,
會讓我起身打掃的動力,應該是我和蔡頭都喜歡這樣的感覺吧…。

聆聽「被遺忘的時光」

「我放首歌給妳聽…」我手拿一片剛燒錄好的CD-RW,走到客廳。
「什麼歌啊?」蔡頭邊打著電腦,看著拍賣商品。
「聽了就知道…」我故作神祕狀,按下音響的PLAY鍵…。

—-
被遺忘的時光/蔡琴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漸漸地回昇出我心坎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記憶中那歡樂的情景 慢慢的浮現在我的腦海

那緩緩飄落的小雨 不停的打在我窗
只有那沈默不語的我 不時的回想過去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記憶中那歡樂的情景 慢慢的浮現在我的腦海

「嗤~~」唱出第一句時,蔡頭對我莞爾一笑
「感動吧…」我躺在地板上,欣賞著『無間道』裡的經典老歌
「好想哭~~~」原本笑臉的蔡頭,臉色一沈
「怎麼啦?」
「聽到這首歌,就覺得很感傷….」蔡頭彷彿又沈浸入『無間道』的劇情裡

看完無間道,我很入迷,上網找相關的訊息、劇照、歌曲。
看完無間道,蔡頭很入戲,想到主角阿仁的遭遇,總讓她鼻酸。

『你為什麼想當警察?』
『因為我想當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