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

我和蔡頭出現了第三者…由於這個第三者,
讓我和蔡頭的兩人關係陷入了僵局。
蔡頭因此精疲力竭,我也因此心神不寧。

這個第三者,讓計劃好的北海道之旅泡湯…
這個第三者,讓蔡頭食慾不振、神經緊繃…

蔡頭為此身體不適,陷入嘔吐無間道,甚至要打止吐針、吊點滴,
看著虛弱的蔡頭,我曾經一度想要放棄第三者,但蔡頭還是咬著牙忍受一切…

是的,這個第三者,就是小柯和蔡頭的「小柯蔡頭」,年齡九週。

五月初,當我知道蔡頭懷孕時,我們滿足地相視而笑,
但情緒又立即 down 了下來,因為蔡頭的孕吐情況非常嚴重,
我們知道,懷孕的路不好走,我們甚至會耽心小孩保不住…。

這九週,蔡頭一個人體嘗懷孕的痛苦。
吃了就吐、好了又吐、吐了又吐,每每讓她吐到情緒崩潰、眼淚決堤。

「剛做的超音波…」蔡頭看診出來,遞了一張紙給我
「已經看得到形狀囉?」我凝視著
「剛剛醫生還讓我聽小寶寶的心跳…」
「可以聽到心跳?」我好奇著
「嗯…當我聽到噗通噗通的心跳時,我又哭了…」蔡頭哽咽

養兒方知父母恩…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第三者”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