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for June 10th, 2004

凌晨4點

我錯過 6/9 的日記…

不是我忘了,不是我睡著了,而是我人在婦產科…

昨天,有點怕回家,因為我知道蔡頭的狀況會很差,
逃避的念頭在腦海晃了一下,離開公司時,已經是晚上8點半了。

9點左右回到了家,是蔡頭開的門,蔡媽媽有事出去,剩蔡頭一個人在家。
蔡頭一看到我,眼淚又一顆顆地流了下來,哭著跟我說,她吐了好多血…。

我趕緊扒了兩碗飯,然後帶蔡頭去婦產科,
在濛濛細雨的路上,我責備自己太晚回家,讓蔡頭多承受1小時的痛苦。

按照慣例,照超音波、看胎兒狀況、打止吐針、自費一千、吊點滴。

蔡頭除了劇吐之外,靜脈血管又特別的沈,總是讓診所的護士傷惱筋,
左右手臂黑青瘀血好幾塊,快沒地方打針了…

護士好不容易找到右手腕的靜脈可以打針,
但因為血管比較細的關係,原本三個小時的點滴注射,竟然花了五個小時。

離開婦產科,已經是凌晨3點半了,
洗完澡上床,已經是凌晨4點了。

好累,我真的好累,但比起蔡頭承受的苦,我又算得了什麼?
盡人事,聽天命,因為盡了心力,所以不會有恨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