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狗巴士驚魂記

今天早上,我和二哥陪媽媽上山去祭拜爸爸。
台中的天氣很好,上山追思祖先的人潮很多。
燒香、禮佛、參拜、擲笅、誦經,
期望在另一個世界的父親能夠離苦得樂。

祭拜之後,已經是下午3點多,
我得趕回台北,因為明天要專案簡報,假請不得。

飛狗巴士4點半來了一班,但位子只剩下駕駛座旁邊,
不想再等車的我,硬著頭皮坐了上去。

這個位子是最刺激、最不舒服的,
因為空間很小、不好睡,睜著眼睛看車子飛奔,心臟會怦怦跳。

天吶…巴士的車門竟然無法閉合!
坐在旁邊的我,怕車門突然大開,我搞不好會飛了出去,
只好三不五時用單手拉住門把,讓門不致於大開。

在這個當下,想起爸媽的一段故事…

30多年前,經商的爸爸要送貨,買了一台二手的兩光貨車,
隨車的媽媽,有一個重大的工作,那就是要拉住右側無法閉合的車門。

每次媽媽提起這件往事,總是笑得流淚,
今天想起這件往事,我自嘲地苦笑現在的處境。

經過2個多小時,終於回到中和,
我疲憊地下了車,右手好痠、腿也快抽筋了…

「蔡頭,我回來了…」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飛狗巴士驚魂記”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