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四個男人

今天是中秋節,住在台中的媽媽,身邊的三個男人不在她身邊。

第一個男人,是我老爸,他獨自遠遊四方,再也不回來了。
第二個男人,是我大哥,他在大陸的浙江,有生意要忙,不能回來。
第三個男人,是我二哥,他在大陸的廣東,有工作要談,晚點回來。
第四個男人,是我本人,我在台灣的台北,事業做很小,可以回來。

自從爸爸過世後,媽媽便獨自一人生活,
頓時無所依的她,身影略顯得憔悴、孤單,也蒼老了許多。

『爹娘想子,長江水;子想爹娘,扁擔長。』

這是媽媽貼在床頭的一句警世語,也訴說著媽媽心裡的感傷。
一直想接媽媽來台北同住,但是媽媽的親朋好友都在台中,
那份感情是說什麼也無法割捨的,我也只能苦笑以對。

在中秋節回來陪媽媽,是我和蔡頭老早就約定好的事。
蔡頭頂著肚子回來,也讓媽媽笑得開懷。

媽媽的第五個男人-小小柯,即將在 12 月下旬誕生,
媽媽很期待,因為這是她期盼好久的孫子。

「小小柯,要平安健康地長大,阿媽在等著你喲!」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媽媽的四個男人”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