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的兩兄弟

今天回台中去祭拜父親,父親安置在某一座山上的靈骨塔內,每年的清明節及中元節,廟方都會舉辦超渡法會,家屬可以繳錢請廟方代買祭品、準備供桌,家屬只要上山與會祭拜即可。

早上坐七點半的飛狗巴士南下,回到台中已經九點半,我和二哥兩人抵達山上的法會,已近中午時分。兩人唏哩呼嚕把廟方準備好的祭品、紙錢擺好,點香到塔裡祭拜父親,引領父親來法會聽經。二哥拿出2個10元硬幣擲筊,連2次都是兩面的拾圓字樣,可能是儀式上太匆忙,二哥又到塔裡請了一次才得到允筊。

開始祭拜後,我和二哥在供桌旁聊天,講工作、談小孩,我們也希望讓一旁的父親知道我們的近況。約莫下午一點半,二哥示意要我擲筊,向父親詢問今天是否滿意快樂,如果允筊則可以收拾回家。

第一次擲筊,我得到兩個人頭筊,想說父親可能還沒吃飽,我們太猴急了。

隔了15分鐘,我第二次擲筊,還是兩個人頭筊,二哥說父親可能捨不得咱們那麼早離開這兒。

隔了15分鐘,我第三次擲筊,還是兩個人頭筊,我和二哥相視苦笑,感覺到父親似乎有哪裡不滿意。

隔了15分鐘,我第四次擲筊,還是兩個人頭筊,我毛了,我懷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讓父親不高興。

隔了15分鐘,換二哥來擲筊,得到兩個拾圓筊,我和二哥真的都毛了。

突然,我看了看供桌上的祭品,我發現祭品上面插著2支普渡用的三角旗子,而別人的卻只有一支。我們這才發現,我們錯插了一支隔壁桌的旗子。我趕緊移走旗子,插回沒有家屬前來的隔壁桌,並趕緊跟父親致歉。我又擲了筊,還是得到兩個人頭筊…

二哥說那就去法會那邊聽經,順便拿一些甘露水(祭祀神明用的水)回家給媽媽。我們站在法會旁聽誦經,枯等了半小時之後,才發現必須等到五點半,甘露水才能取用。不行!我當天必須趕回台北,隔天還得上班。

於是,我和二哥走回供桌,突然間,大太陽天下起了傾盆大雨,我淋著雨擲筊,誠心地跟父親道歉,並懺悔下次要小心一點,我終於得到父親的允筊。

允筊

從一點半磨蹭到三點半,我們沒拿到甘露水,反而淋了一身天上降下的甘霖。我想,這是父親對我們兩兄弟做事太糊塗的處罰吧?

老爸,我錯了!___________Orz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糊塗的兩兄弟”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