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for February 12th, 2006

[摘錄] 也來回應潘欣的「SNS四不夠」

“徹頭徹尾的linkist”:http://blog.donews.com/wangluting/archive/2006/01/25/707967.aspx

SNS既然作為社會性網絡,其特徵和過去的俱樂部類型網站最不同的,就是「社會性」。在非SNS網站中,簡歷也好、文章也好,都是單獨附著於創造和管理此信息的單個人而存在的。所以你有信任或不信任的問題。

理想狀態的社會性網絡,你除了個人信息外,更重要的是你的社會關係信息。你能造一兩個假,還能造所有的假關係?從假關係再出去的關係呢?

在SNS模式下,識別別人時,靠的不是他自己提供的簡歷或文章,而是你和他之間這些互相信任的朋友間的證明。這才是SNS的最大魅力。

我的理解,SNS 只能算是輔助強化的工具而已,它必須建構在基礎的服務之上,讓使用者的身分更清晰、讓彼此之間的關係更具信賴。

為了 SNS 而 SNS 是沒什麼意義的,就像一個沒有能力的人,只會跟四處跟人打麻吉、搞關係,短時間可能吃得開,但遲早還是會露出馬腳的。

你玩數獨嗎?

「數獨 Sudoku」這個名詞,最早是在去年 8 月的某個 blog 上看到,該名 blogger 斷言數獨會紅。我的數理邏輯能力很差,沒空、也不想去玩這個小遊戲。

就在上週日的晚上,放了近十天的春假,隔天就要上班。我洗澡走出來,看到蔡頭坐在客廳沙發上,拿著筆看著報紙,我問她在幹什麼?她說她在玩報紙上的數獨遊戲,覺得很好玩,但一直解不出來。

我瞭解了遊戲規則之後,擦乾了頭髮,接過報紙和筆,開始解題,玩著玩著也入迷了。蔡頭解不出的簡易版,我花了 20 分鐘解出來,蔡頭不敢挑戰的進階版,我花了 40 分鐘解出來。雖然經實驗證明我的邏輯能力不佳,花了不少時間推敲,但說真的愈玩愈帶勁。

如果想要訓練頭腦的推理邏輯能力,相信「數獨 Sudoku」是個非常好的教材。

■ 數獨相關網站

* “數獨樂園”:http://www.shes.hcc.edu.tw/~oddest/sumain.htm
* “Sudoku Online”:http://del.icio.us/search/?all=sudoku

失意流浪漢,醉宿街頭 – 狠心的爸媽 (9)

【中和訊】民眾發現一流浪漢醉宿街頭,衣衫不整,警方懷疑該名流浪漢遭狠心父母棄養。由於衣著造型似魔戒之勒苟拉斯,加上包著尿布屎尿一堆,故在該名流浪漢尚未清醒之前,暫時以「熱狗拉屎」稱呼。

再來一杯...
(↑點圖會放大)

小小柯第 5 次出巡

我這個人,基本上是孤僻固執的,不太喜歡交朋友,主要的原因是討厭婚喪喜慶、生離死別的場景,想說少結交一些朋友,就可以少一些社交應酬。不過,老屁股的我,還是常常要面對同事的離職。

對於同事的離職,我總是抱以默默誠摯的祝福,但我也總是儘量藉故逃離歡送的場合。同事離職,對他/她是好事一椿,對留下來的人,總是有無限莫名的感傷。

週五的下午,蔡頭帶著小小柯來到公司,這是第五次到公司出巡,目的是為了歡送一位即將在下週離職赴美的同事,他和我有專案執行的革命情感,他和小小柯則有數面之緣,同樣屬猴。特定私下帶小小柯來向他道別致意,並送一份小禮物及卡片。

說巧不巧,這位同事在 4 點就提早離開,蔡頭和小小柯 4 點 37 分才到,無緣見最後一面,殘念。

騎著偉士牌的韋恩羊,一路好走!

點圖片,會有小小柯的特寫
(↑點照片還有特寫) 小小柯的頭髮實在亂得可以,想要讓他戴帽帽遮醜,他就是不愛戴。於是我和蔡頭決定晚上趁他睡覺之後,偷偷給他戴上帽子,讓他在睡夢中慢慢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