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 我從哪裡回來?

“風是雲的流動”:http://webleon.spaces.live.com/blog/cns!DB72CE3D8540625B!196.entry

從WebLeOn’s Blog的最後一篇Post到現在,剛好是一年的時間。這一年,我失蹤了…。

2年多的時間裡,書寫Blog成為了我一個幾乎無法改變的習慣,像癮君子一樣瘋狂的在Bloglines上吸食著資訊;像空想家一樣漫無目的的思考;像虔誠的教徒一樣書寫,日復一日。那段日子,這一切佔據了我的生活,其間的其它內容貌似都可以被忽略掉。

其實,那2年我的心情還是很舒暢的,Blog的模版越來越漂亮,我快樂—一行一行手寫下的CSS終於不辱使命;Bloglines上越來越多的Feed和New Post,我興奮——面對洶湧而來的新事物和新思想,我的求知慾被不斷的滿足又不斷的擴大;我的Blog有越來越多的讀者,我欣慰——志同道合是一種最珍貴的感受,被人肯定是一種最稀有的獎勵。

生活可能會一帆風順,但絕不會輕而易舉。我在享受著我的快樂,同時也在接受著現實給我帶來的懲罰。當意識到自己和現實的距離有多遠的時候,回頭已經是一件令我生畏的事了。

學校裡的考試對我來說不難,智力和應試技能讓我可以輕鬆過關。但是既沒有主動輔導,也沒有什麼時間壓力,主要靠自己完成的論文卻已經被我拖了幾個月的時間。經濟上的問題也變得越來越嚴重了,房租、電話費都成了沉重的負擔。

在這個時候,我內心的一絲軟弱讓我選擇了逃避,停止Blog、不開Emai、關掉Messenger,我甚至拒絕瀏覽所有和Blog相關的內容,以至於很多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人對我的關心,和一些奇怪的傳聞都很晚才看到。我的生活方式完全改變了,我打工,因為我要賺錢;我玩遊戲,因為要疏解疲勞,也是逃避現實。幾個月的時間,如果概括起來,可能有兩個詞語:暗無天日和墮落。當我終於擺脫入不敷出的狀況,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那麼久,教授已經快要忘記我的名字,而簽證的期限也近在咫尺。

雖然我的考試全部通過,成績還不算難看,雖然論文還完整的躺在我的文件夾裡,我最終並沒有拿到碩士學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在德國的4年,是虛度了。我讓我的父母傷心了,我讓我的同學們,我的朋友們失望了。

還有很多素未謀面的人,我也心存愧疚。在這裡我要提2個。一個是洪波。在很長時間以後,當我終於提起勇氣打開對牛亂彈琴的時候,還是在上面看到了我的名字。用良師益友來形容他實不為過,他教會了我很多,特別是思維方式上對我的影響不小。不過不知道是應該謝謝互聯網,還是責怪互聯網,我們之間,好像很少有直接的溝通,Blog在這裡是一個神奇的媒體。還有一個人是呂欣欣。他是一個熱情的創業者,他的真誠和執行力都是我非常欽佩的地方,我曾經給過他一些小小的建議,而他對我的器重讓我覺得有點受寵若驚。在我消失以後,我知道他也花了很大的力氣去找我。

現在,我回國了。回到了上海,回到了父母的身邊。我四肢無損,思想也還健全,只是在現實之外游離了太久。我最終還是要回到這個世界,正常的工作,正常的生活,這也是我這幾個月來一直所渴望的。開始也許會很難,但既然已作決定,我必會十分的努力,也坦然地面對。大家對我的寬容,也一定會讓我對未來,有更多的信心。

今晚…不,凌晨1點多,我悶得慌,但什麼事也不想幹。最近工作壓力變得很大,明明就沒有專案在進行,自己卻常常喘噓噓、胸悶悶,或許我感受到未來那股排山倒海而來的注目與期待,而感到不適。

剛寫完 Try and Error 那篇,準備關機睡覺,我又不自主的點擊 Keso 的 Blog,文章依然停在 Time To Say Goodbye 那篇,我的失望引領我點擊那篇文章下方的回應,想從網友的 feedback 中獲得一些慰藉。

突然間,我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WebLeOn」,順勢連結到某個 Blog,讀了「我從哪裡回來?」這篇文章之後,我充滿懷疑,但又希望抱持一絲絲的肯定,WebLeOn 平安地回來了!

WebLeOn 是何許人也?對我而言,他是不亞於 Keso 的大牛,也容我尊稱他一聲導師。在消失了許久之後,他「似乎」又出現了,但心境「似乎」有了極大轉變…

再見 Keso,再見 WebLeOn !!! But, Never Say Goodbye~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摘錄] 我從哪裡回來?”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