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ne, 2007

[摘錄] Google Answers在俄羅斯重生

“Gseeker”:http://www.gseeker.com/50226711/google_answersaecec_102817.php

Google的收費問答服務Google Answers已於去年12月正式宣佈死亡,不再接受新問題。當時還引起一陣小騷動,不過直至現在,大家好像都已經習慣了,因為遍地都有免費的問答服務,比如Yahoo! Answers及微軟的Live QnA。但最近Google有了一個很有趣的舉動,那就是它在俄羅斯分站重新推出了問答服務。並且,那是一個全新的Google Answers。

俄羅斯版的Google Answers採用的也是常見的計分制。也即當你回答問題時,有機會獲得獎賞分,而之後你提問題,也需要設定懸賞分才行。只要你擁有Google帳號,即可加入這個服務。

身為曾經參與Yahoo!奇摩知識+ 開發團隊的一員,對於 Google 這樣的改變,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也對於知識+ 能外銷回美國總公司,至今仍與有榮焉。

你今天KIMO了嗎?

跟公司一位元老級的行銷部同事要到了這個堪稱經典級的奇摩站廣告,看了之後,讓我彷彿又回到當年奇摩站往前拚、往前衝的光景。

世界變了,不要覺得奇怪,要覺得奇摩!

■ 廣告背景

廣 告 主:台灣奇摩站
廣告代理:達美高廣告公司
製作公司:紅色製作所
創意總監:鄭以萍
文 案:沈美芳
美術指導:葉坤樹
影片製片:李智倫 影片導演:陳宏一
主 旨:當網絡時代來臨,身為台灣地區最大入口網站的奇摩站,將跟你生活的每一部分息息相關。利用消費者生活所熟悉的人事物,以及所看到的聽到的東西都變成了Kimo,來傳達出這個世界真的變了,生活變得越來越Kimo!
文 案:歡迎收聽早安Kimo,我是DJ Monica。
哇!聽說Kimo百貨在打折!
對啊!好多東西喔!
喂!Kimo!Kimo!
(今天奇摩股市終盤調幅285點,成交量一千……)
我都是看Kimo知道的啊!
來哦!好吃的奇摩滷味……
世界真的變了。
現在想做什麼,
只要上網奇摩一下。
你今天Kimo了嗎?

[摘錄] 網上出現威客一族 人數達60萬憑借智慧賺錢

“央視國際”:http://news.cctv.com/science/20060914/100112.shtml

到底什麼是「威客」?這個詞彙的創造者、中科院MBA劉鋒說,2005年7月,他在一篇網上流傳的文章中第一次提出了「威客」的概念。根據他給出的定義,「威客」就是那些在網絡互動問答平台上用自己的技能、知識、智慧獲取財富的人。英文名稱為witkey,意思是智慧的鑰匙。

劉鋒說,20世紀70年代誕生的BBS有4種功能——發佈新聞、發佈交易信息、發佈個人感想和互動式問答。前三個功能逐漸分離出來,發展成為新聞類、電子商務類和博客類網站,而威客網站正是由第四種功能分離出來的。

威客大致也可以劃分成三大類:

* 創意設計:專業人士的新舞台
* 服務勞務:廉價勞動力任選擇
* 腦力支招:創意無限「金點子」

就在劉鋒提出威客理論的同時,一些前瞻的企業家已開始實踐了,無論是百度知道、新浪愛問等通過知識問答獲得積分、虛擬貨幣的網站,還是K68、豬八戒等真正用貨幣進行交易的網站,都算是威客網站,因為他們的實質都是「智慧換財富」。

原來知識+ 也算是一種「威客」。

我跑去K68看了一下,但沒空仔細踹它的機制,拿一個任務範例來看:

* 本質就是需求和供給的互動行為,K68與知識+ 相同。
* 知識+ 用點數及頭銜激勵,K68有實質的金錢交易。
* 客戶 → 匯款 → K68 → 80% 為中標者的任務金額,20% 是K68的行政手續費?(待研究)
* K68與知識+ 的首要工作,就是要讓平台的人潮洶湧,帶動交易。

誠如文章所說,這個問答互動模式早已存在 BBS 之中,知識+ 或K68只是將它抽離出來、舊瓶新裝、小題大作罷了。說創新過於抬舉不實,充其量頂多是注入新的活力。

光用點數、頭銜做激勵的知識+ ,運行兩年多以來,發生過不少狀況,我很難想像K68這樣的模式在台灣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不過,Yahoo!奇摩做什麼都有它先天的原罪,或許放在其他網站,「威客」會活得比較美妙,也或許沒什麼「人客」…

[摘錄] 新浪博客之道:「堅決」就是勝利

“麥田的讀書生活”:http://maitian.blog.techweb.com.cn/index.shtml

新浪博客是怎麼一步步走向勝利的呢?

第一步,新浪博客推出時機略晚,但blogcn和bokee給了新浪博客機會。

第二步,新浪博客產品本身並不好,但當時好的產品「和訊博客」功能太多,反倒不好。

對於新浪博客的產品,有必要說說當年陳彤的名言,「博客就是個人文集」。事實上,新浪博客產品很準確地體現了陳彤的這個思想。因為當時產品做的確實一般,乏善可陳。

但是,新浪博客歪打正著,一個「乏善可陳」的產品,恰恰符合UGC用戶行為特點——以UGC為主導的產品,其功能一定要少而精,因為用戶主動貢獻一件事情就不容易了,別指望用戶貢獻n件事。

第三步,新浪開始以博客大賽推廣效果並不好,但運氣好在後來來了徐靜蕾。

第四步,最關鍵的勝利,新浪「堅決」把名人博客這張牌打了下去。

一招鮮,吃遍天——如果要我總結新浪博客真正成功之道,我認為就上面這6個字。在《徐靜蕾博客幻象》中,我認為「徐靜蕾模式」走不通,因為「徐靜蕾模式」是一個「泡沫」。我的理論是正確的,但是新浪博客的破解實踐更是正確——是的,即使徐靜蕾模式是泡沫,那又何妨?當一個「泡沫」破滅時,再吹起另一個「泡沫」。於是一個一個名人「泡沫」輪番上陣,新浪博客的走勢也以45度斜角不斷爬升。

第五步,從 「比名而居」到「自得其樂」,新浪博客現在已經草根化。

在持續一年的「名人博客」一個個「泡沫」過程中,當時普通用戶在新浪開博,是因為有讓他們「與名人比鄰而居」的幻覺,但是,當這樣的草根開博越來越多之後,新浪博客已經實質轉變,越來越多的草根「自得其樂」。「龍頭」已經挑起了「長尾」,這才是新浪博客當下真正的狀況;而這才是新浪博客迄今為止,真正的勝利。

今天終於開始拜讀「麥田」的 blog 文章,又是一篇好文,收下了。

某些人的 blog,我有時要花很大的心神去閱讀,因為他們已經濃縮成精華寫成文字,我必須細嚼品嚐,體會箇中的滋味。

或許,別人會覺得我把「閱讀」這件事看得太重,或許,是我想得太多了。但每當我從中領會、激發時,我內心總會感到無比的快樂。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提離職 #2

在寫完「裁員」這一篇後,我開始在腦海中草擬下一篇,我突然發覺我把「第二次提離職」這件事的時序給記錯了,它應該是發生在過年之後,裁員之前…

就在2001過完農曆年之後,我跟主管表明我想離職,原因有三個:

  1. 我就是不喜歡Yahoo!台灣。
  2. 英文只有國中程度的我,從沒想過要待外商公司,但現在奇摩站被Yahoo!購併,我根本不想在這家公司苟延殘喘。
  3. 我對於當 Producer 完全沒有興趣,我喜歡做內容、做經營。

主管瞭解我的感受,除了要我再考慮一下,也允諾會開始找接替人選。善盡告知責任之後,我開始投履歷表,由於有出版社的經驗,加上待過奇摩站做社群的加持,我投了第一家就中了,而那一家是當時正紅的網咖店--戰略高手。

由於戰略高手的老闆是做「漫畫王」起家的,公司的網站除了遊戲之外,還想要經營漫畫這個社群,終極目標是搞電子商務賣東西。該網站的負責人跟我面試之後,覺得我的經歷很適合這個職務,希望我儘快來上班。

隔天,我跟主管告知我打算做到三月底,請她加緊腳步找接替人選。主管問我要去哪一家公司?我不想說,也說多無益,反正我就是想早早脫離這個令我難受的公司。

隔沒幾天的下午,主管傳ICQ來,問我晚上有沒有空?盧大為要找我吃飯。

幹--!當下的我,非常惱怒主管搞的這個動作,飯有什麼好吃的!?更何況又是令我為之喪膽的盧大為先生。我很想立即起身去痛打主管一頓,然後逃之夭夭、離職跳槽。

實驗證明,我的想像力遠高於我的執行力,腦子一直縈繞痛打主管的情節,身子卻必須硬著頭皮去吃這頓飯。一行三人約在公司附近的泰平天國,我坐如針氈吃著泰國香米飯,接受主管及盧先生的聊天拷問。

「你接下來想去哪一家網路公司?」盧先生問
「一家做遊戲及漫畫的網站…」我沒明說

「你要負責什麼?」
「漫畫社群的經營…」

「那不就是開2~3個家族當家長?」
「……」也對,我啞口

「你是要去哪個網路公司?」
「戰略高手…」我終於鬆口

「我覺得,那會是以實體的網咖店為主,網路只會是它的輔助…」
「……」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如果網路只是它的輔助,那你負責的那個部份永遠不會是個重點。」
「……」我同意盧先生的看法

「當 Producer 可以發揮的地方很多,再好好想想…」
「是…」

晚餐吃完了,盧大為請客,他在付帳時,發現原來泰平天國是由建中校友所經營的,凡是建中的校友就可以打折,怎麼證明自己是建中的校友?盧大為毫不扭捏地在櫃台唱起建中校歌

講實話,我的肚子沒吃飽,但我的思緒卻是被填得滿滿的。

隔沒幾天,戰略高手的網站負責人透過ICQ跟我說,因為公司有一些經營策略上的調整,所以人事案可能生變,如果我有其他更好的工作機會,建議去就職。用白話文講,我這個工作機會泡湯了。

幾經思量,我最後還是留了下來。Just give it a try…

■ 延伸閱讀

貿易雜誌

曾是國內最大商用軟體通路商的華彩軟體公司,在二○○一年出現資金調度困難時,由大股東台灣工業銀行及東元公司進行整頓。查帳後,卻發現財務黑洞過大,大股東不願再增資,去年十月初華彩軟體只好暫停營業,而轉投資的戰略高手也拉下鐵門,留下廿四億元的鉅額虧損。

■ 系列文章

[摘錄] 華爾街希望楊致遠具有攻擊性

“譯言”: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2045/1074

雅虎需要更猛烈的改革。儘管雅虎曾經是被視為新技術發明的誕生地,但這個成立了13年的公司正如Web1.0一樣面臨危機。而此時,Google已被視為創意不斷的公司,幾乎每週都會有新的創意誕生。雅虎需要關注自己的員工並加強其執行能力。在他的備忘錄裡,Garlinghouse抱怨雅虎對於成功的發明及想法並沒有給與及時的獎勵,導致了員工的流失。雅虎的一些老員工都轉向Google或其他互聯網創業公司,這些公司比雅虎更注重發明創新。

雅虎內部鼓勵創立創新機制Brickhouse,是由一位硅谷創業者Salim Ismail提出的,他曾經創立了一個社會化及會議搜索引擎confabb.com。Brickhouse的僱員可以因為項目成功獲得獎金,一旦他們的想法被公司接受,還可以在工作時間做自己的發明創新。雅虎還有Hack Days,這也用來鼓勵僱員來對雅虎的產品進行發明創新。

在你的心目中…

* Google 是什麼類型的公司? (1) 科技公司 (2) 媒體公司 (3) 以上皆非
* Yahoo! 是什麼類型的公司? (1) 科技公司 (2) 媒體公司 (3) 以上皆非

定位決定格局,沒有對錯,只有成敗。

■ 延伸閱讀

* “[摘錄] 策略不同 Google、Yahoo業績冰火二重天”:http://blog.planism.com/archives/2007/04/26/1251/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裁員

2001年4月17日,風光合併的雅虎台灣和奇摩站,受到網路股災的影響及總公司(Yahoo!)的決策之下,進行了裁員的動作。

那天一早,同事就傳來『就是今天…』的 ICQ,我的心情也悶到極點。其實,在兩站合併時,我們(奇摩站)就覺得這天一定會來到,網路泡沫化,雅虎本身也虧損連連,兩站合併後的人員、業務重疊,如果不進行裁員縮編,那公司顯然是加入了慈濟功德會--大發慈悲。

各部門的主管從會議室走了出來,每個人手上都拎著數份資料袋,身為「待宰員工」的我們,都猜測那裡面應該就是裝著要發給被裁員者的文件。要發給誰呢?目前只有主管知道。

部門主管在座位坐沒多久,起身拎著一份資料袋,進入某個小會議室。

「小柯…我被通知去會議室,881…」坐在我正對面的同事,傳給我這一則 ICQ
「…」我還來不及回訊,她已經起身,走向會議室

她,是我第一天來上班時,主動傳 ICQ 訊息跟我打招呼的同事,之後也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看到她被叫了進去,我在座位上故作冷靜打著電腦,但我內心卻是沮喪難過,還胡思亂想會不會下一個就是我!?

不知道是過了幾分鐘,還是幾光年,同事從會議室走了出來,坐定之後,我收到她的訊息:『我被資遣了,公司要求立刻收拾東西,中午之前要辦完離職手續…』靠~~~裁員成真!

「幹,我被老闆通知了…」負責電影、賀卡頻道的同事,傳給我訊息
「…」我無言

「shit! my turn…」在Yahoo!台灣負責翻譯的同事,傳給我訊息
「…」我啞口

「嘖…我被通知去小會議室了…」坐在我一旁的聊天室編輯,傳給我訊息
「…」我語塞

就這樣,原本在公司朋友就不多的我,一下子就因裁員走了四個…我只能呆呆地看著同事收拾辦公桌,不知道該說什麼,「心情 down 到谷底」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那位在Yahoo!台灣負責翻譯的同事拎起背包準備離開,我起身想送他一程。我和他是因為 Yahoo! Groups 這個社群服務的介面翻譯工作而熟識,他罩我的菜英文,我罩他爛中文,在公司狼狽為奸…不!是互助合作。

他走出了公司的大門,但他說他不想站在門口等電梯,他要走樓梯,因為他覺得被裁員很丟臉。我送他去走樓梯,我和他難過得相擁而泣,最後握手互道珍重,咱們 ICQ 再相見!

檯面上,公司風光合併;
檯面下,員工慘遭裁員。

■ 延伸閱讀

■ 系列文章

2 歲 6 個月達成!

今天是小小柯滿 2 歲 6 個月的日子,小小柯的奶奶及外婆都來家裡看他。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有奶奶/外婆的孫子更是幸福得不得了~

瞧瞧這個月有什麼長進吧!

* 正式告別尿布:小小柯在學會自己尿尿後,蔡頭便只讓他在午睡及晚上睡覺時包尿布,在近半個多月來,睡醒後的小小柯,尿布都是乾的。想省錢的我們,一片尿布還讓小小柯重複穿五天,最後竟然是小小柯主動抗議要換尿布,我和蔡頭於是決定不再讓他穿尿布,我們要相信小小柯!
* 學會騎三輪車:我和蔡頭在公園施以特訓,教了數次,終於學會!不過,由於施力方式還抓不到要領,平地、下坡都騎得滿順的,但上坡就會有點吃力,甚至騎不動。


↑這台可是「鐵製」的三輪車(現在多是塑膠製的),是二哥的女兒七年前在騎的


↑我貼了一張Yahoo!的貼紙,這台三輪車會增值嗎?(雖然Yahoo!股價一直在跌…)


↑二哥的女兒來台北教小小柯騎腳踏車


↑二哥的女兒反而自己騎了起來


↑小小柯騎車車


↑小小柯吃挫冰

[摘錄] web2.0,「用」者歸來!

“Xuer’s blog”:http://xuerchen.com/2007/05/21/126

作為服務方應該忘掉UGC,忘掉過濾器,更要忘掉駕馭群眾智慧,這些標籤都只是歸納的結果,而不是服務得以真正實現的動因,是現象不是本質。

用戶絕對不是來貢獻的,用戶是來創作和欣賞原創的,是來享受自由和活力的,更是來關注人和尋找歸屬的,再沒有比「創作」這種獨特而又令人自豪的活動更能吸引人了,而這就是web2.0的全部:做自己喜歡的事,做自己擅長的事!

由於web2.0服務對「寫」的空前解放,使得「讀」不再孤立,導致「讀」也變成了一種樂趣無比的再創作活動,正是這一源源不斷、生生不息的創作效應不斷滋生著用戶的樂趣,所以只要你能「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打開用戶各自領域和不同環節的「創作樂趣」,讓用戶盡情享受這個web2.0的第一生產力,那麼好事自然來:-)!

回歸本質,一切源從「使用者的需求」而來。

[摘錄] 固執的簡單

“對牛亂彈琴 | Playin’ with IT”:http://blog.donews.com/keso/archive/2007/06/09/1173592.aspx

創意和產品都不難clone,真正難clone的是,別人當初設計這個產品時的思路,以及後來引爆流行的路徑,這些是無法再現的。

作為用戶,我們經常會對一個產品指手畫腳,說缺這個功能,少那個特性。所以,我們常常看到產品的開發者為了「滿足用戶」,而讓一個簡單的產品變得複雜,卻很少看到,能一直保持一個產品始終簡單、單純、直接,不為外界所動,固執己見。

所以,clone一個簡單的產品,要比clone一個複雜的產品難多了。因為最初的簡單是靈魂中流淌出來的,而不是學出來的。

自從離職後,我除了看看科技類的新聞之外,鮮少去消化我所訂閱的 RSS 了。未閱讀文章的數字已經增加到讓我的感覺麻痺了。

我很喜歡看 Keso 的 blog,尤其當他談到觀念、態度時,我心有戚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