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for November 1st, 2007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做知識+

約莫在2003年的10月左右,我第一次從同事的口中聽到「Knowledge Search」這個名詞,知識搜尋?那是什麼鳥…做圖書館方面的搜尋服務嗎?

調職

原本這個專案是搜尋組的 S 同事所負責的,認真的她在 2004 年的 4 月上旬,找了一位超專業的韓國翻譯來介紹席捲全韓國的知識問答服務。

我以社群組的身分被邀請與會,聽著翻譯的簡報介紹,我看到這類服務的趣味點,但也在心裡納悶:「這不就是咱們台灣的 BBS 嗎?只不過把它包裝成發問/解答的模式…而且這服務跟搜尋有什麼關係?分明是個社群服務…」在當時,我沒多說,管它是搜尋還是社群,能打中市場的,就是好服務。

過沒幾天,因為公司組職「又」變動的關係,我決定離開社群組,轉去搜尋組負責這個「知識搜尋」的製作執行。而原本的專案負責人 S 同事,在完成市場需求分析之後,就調去做新專案--在地搜尋 (Local Search),也就是後來的生活+

之後,我開始研讀著 S 同事移交給我的資料,也四處研究國內外的問答網站。在此同時,因為交友還沒有找到人選交接,我還必須一個人維護交友的例行更新 (小助教已經離職去美國進修) ,三不五時還會冒出一些有的沒的鳥事…

2004/04/27 日記

一堆例行的事務,頭痛
一樁業務的合作,頭痛
一件提案的確認,頭痛
一支程式的測試,頭痛
一個專案的研究,頭痛

早上,我頭痛欲裂,我差點起身離開公司回家去。
無奈一件件讓我頭痛的事要處理,只好拖著我那阿婆的身體繼續撐著。

中午,走去一家素食餐館,點了碗鍋燒烏龍麵吃。
想藉由熱湯的下肚,讓似乎是感冒的癥兆消除。

下午,煩人的程式測試開工,已經頭痛的我,更加頭昏腦漲,
心裡一直默念,再撐一下就下班了,再撐一下…。

晚上,眼看新專案週四要進行簡報,負責執行的我,還沒有任何idea,
想花時間瞭解消費者心態,但時間已經火燒屁股,不容我如此浪費。
想花時間觀摩競爭者怎麼做,但專案即將開跑,不容我如此奢侈。

往前看,新專案將火燒屁股。
往後看,舊專案沒人來交接。

夾在中間當雜碎三明治,嗯~這滋味…
應該就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感覺吧?

「主管,您希望這個服務哪時候上線?」我在四月下旬的某次會議詢問
「我希望愈快愈好,最好能在十月初就上線…」主管邊微笑邊說
「不會吧…」我做交友也好歹要七個月

趕著做,不是專案不成人形,就是我不成人形…

市場調查

當時,我認為這個專案是「舊瓶新裝」(bbs 問答的進階版),但有些同事認為這是「全新模式」(發問/解答,知識累積、知識搜尋)。只憑我個人直覺的說服力,根本無法跟調查統計相比,於是,花了時間、金錢辦了數場焦點座談,而我也必須為此趕製模擬的問答頁面。

說真的,我除了做得很幹之外,更是做得很無奈,因為我相信我的直覺和經驗,我也不會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而去打亂在我腦海裡的想法。

韓國行

因為公司的極度重視,派我們去韓國的Yahoo!取經,我生平第一次出國就給了韓國。而我也在某天的會議時,想出這個問答服務的十字架模式,收穫真的很多,由衷感激韓國同事的傾囊相授!

2004/05/09 日記

或許,韓國人在世足賽的表現不入流。
或許,韓國貨在全世界的風評並不佳。

但是,藉由這三天兩夜的韓國之旅,我感受到韓國人的那一份驕傲與堅持。
他們有雄心壯志,勇於創新、勇於向世界挑戰,
身處在韓國,遙想台灣,我有一絲絲的慚愧。

第三者

接了這個新專案後,我和蔡頭的身體都開始不舒服。而第三者的出現,更是令我們苦不堪言…

2004/05/26 日記

我和蔡頭出現了第三者…由於這個第三者,
讓我和蔡頭的兩人關係陷入了僵局。
蔡頭因此精疲力竭,我也因此心神不寧。

這個第三者,讓計劃好的北海道之旅泡湯…
這個第三者,讓蔡頭食慾不振、神經緊繃…

蔡頭為此身體不適,陷入嘔吐無間道,甚至要打止吐針、吊點滴,
看著虛弱的蔡頭,我曾經一度想要放棄第三者,但蔡頭還是咬著牙忍受一切…

是的,這個第三者,就是小柯和蔡頭的「小柯蔡頭」,年齡九週。

沒錯,小小柯就在開發知識+ 的這段時間冒了出來,而且折騰著我的工作、蔡頭的身體,及我們的生活。

最慘的時候,莫過於晚上八點多回到家,懷孕的蔡頭已經數餐未進食,還吐了一整天。我必須帶她去婦產科看診,然後打止吐針,再吊點滴。蔡頭的血管又比較沉,有時候護士找不到血管,有時候打了一半又會跑掉,吊完點滴出院,通常已經是凌晨時分。

家裡的小孩要顧,公司的小孩也要顧,而我也是在有了自己的小孩後,才真正體會到「製作人 (Producer)」的真正意涵。

■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