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工的兒子

以前,「礦工的兒子」會讓我想到鄭智化的一首歌《老么的故事》。

老么的故事

黑色的煤渣 白色的霧 阿爸在坑裡不斷的挖 養活我們這一家
驕縱的老么 倔強的我 命運是什麼我不懂 都市才有我的夢…

當時,還有不少歌迷以為(我也是),鄭智化真的是礦工的兒子,才有辦法寫出那麼深刻的歌詞。原來,鄭智化為了這首歌,與礦工一起生活了3個月,以致於很多人都認為他就是那個礦工的兒子,其實他的父親是裁縫師。

搬來中和後,「礦工的兒子」會讓我想到…

維基百科

張慶忠家勢寒微,父親是礦工出身,故此張在選舉時,也以礦工之子自居,張慶忠進入政圈

上一回的立法委員選舉,身為中和市民的我,常常聽到張先生的宣傳車:「礦工的兒子、礦工的兒子,為人實在,立法委員收入全數捐給 xx 國小…」

不過………….

最新一期的監察院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資料

本期的「土王」張慶忠與太太台北縣議員陳錦錠,以169筆土地稱霸立法院,也較上期增加8筆土地。財力方面也相當傲人,存款則有644萬7611元,此外,張慶忠夫婦光是有價證券就申報2億3547萬0930元,全數都是股票,另申報債權金額也高達2億3030萬元。

此外,根據申報資料顯示,張慶忠夫婦事業投資包括「漢寶開發」等8家建設公司金額也達9600萬元。另張慶忠也申報18筆珠寶和藝術品,金額約931萬元。

雖說,台灣的選舉文化就是包裝、造勢、裝可憐,但卻讓我對「礦工的兒子」一詞,產生些許的作嘔……

老么的故事

黑色的煤渣 白色的霧 阿爸在坑裡不斷的挖 養活我們這一家
驕縱的老么 倔強的我 命運是什麼我不懂 都市才有我的夢
糾纏的房屋 單純的心 坑裡的寶藏不再有 為何我們不搬走
沈澱的悸動 醉人的酒 阿爸的嘴角喃喃的說 這裡才有老朋友

通往坑口的那一條路 不是人生唯一的方向
晨曦中模糊的腳步聲 已忘了最後一次的道別
誰說寵壞的孩子不哭 就在悲劇發生的那一瞬間
淚水吶喊喚不回 阿爸在淹沒的礦坑裡面~

淹沒的礦坑它淹沒了我的夢 淹沒的礦坑淹沒多少笑容

焚燒的紙錢在狂風中亂飛 過去的回憶抹不去的傷痕
礦工的兒子逃離家鄉的老么 萬能的神啊教我該如何禱告~

在物質文明的現代戰場 我得到了一切卻失去自己
再多的夢也填不滿空虛 真情像煤渣化成了灰燼
家鄉的人被礦坑淹沒 失去了生命
都市的人被慾望淹沒 卻失去了靈魂

淹沒的礦坑它淹沒了我的夢 淹沒的礦坑淹沒多少笑容

純樸的臉孔又在一次想起 心靈的歸處何處檔風遮雨
成長的老么現在我終於知道 逃離的家鄉最後歸去的地方

淹沒的礦坑它淹沒了我的夢 淹沒的礦坑淹沒多少笑容
淹沒的礦坑它淹沒了我的夢 淹沒的礦坑淹沒多少笑容
淹沒的礦坑它淹沒了我的夢 淹沒的礦坑淹沒多少笑容…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4 Responses to “礦工的兒子”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