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的拾穗

雖然發生了令人遺憾的事,但媽媽還是在 8/14 的晚上來到台北。只是,她的行程沒有探望「乖乖」這一項…

隔天 (週五),去林口祭祖普渡,下午就回到了台北。原本,週六預計要帶媽媽去國立歷史博物館參觀「驚艷米勒-田園之美畫展」,但電視報導說晚上七點過後人潮比較少,而且六點以後刷卡還送精美筆記本,所以我提議今晚成行!

精打細算的蔡頭,找到可以抵達博物館附近的公車,約莫等了 10 分鐘,公車就來了。這時是下班時間,但乘客並沒有很多,蔡頭和小小柯一前一後坐在博愛座上,我則是站在他們身旁。

「那是什麼標誌?」小小柯指著博愛座的圖示
「那是博愛座…」蔡頭回答

「上面畫什麼?」小小柯好奇
「受傷的人、老公公、有寶寶的媽媽…」蔡頭回答

「為什麼他站起來了?」剛好另一個博愛座的乘客要下車
「他家到了,要下車…」蔡頭回答

「為什麼沒有人要坐那個位置?」囉嗦的小小柯又問
「因為要禮讓給需要的人坐啊~」蔡頭回答

「哼~ 大家都不愛坐!」喂喂喂,這小子顯然誤會博愛座了 orz

下了車,走路不到 5 分鐘,就看到長長的人龍,靠~ 不是說晚上人比較少嗎?怎麼還排這麼長?

還好之前有做功課,先請媽媽排隊入場,我和蔡頭去買票。小小柯還沒超過 110 公分,免費;媽媽超過 65 歲,可享優惠,敬老票 120 元;二哥的女兒今年小四,可享學生票 220 元;我和蔡頭什麼都不是,全票 250 元。

對了,中國信託卡友可享現場購票9折優惠(每人每卡限刷4張),紀念品區享95折優惠。不無小省~

排隊排了近一個小時,終於輪到我們進場。雖然有人數管制,但擁擠的程度,仍然可以用摩肩接踵來形容。看不到 5 分 鐘,小小柯就說他想尿尿…

原本想要培養高尚氣息的我,抱著小小柯去找廁所。展場裡面的廁所,還真他 x 的小,小便斗太高不說,馬桶間只有一個,裡面有一對小兄弟,哥哥尿完,換弟弟大便,靠~

終於尿完了尿,回到展場,蔡頭來跟我換班。媽媽和二哥的女兒在看米勒的畫作,雖然展場有人數控制,但大家都擠在米勒的《拾穗》、《晚禱》前,一動也不動,我們只能在一旁看著畫作的簡介,等待地球運轉。

「阿媽…」二哥的女兒說話
「什麼事?」

米勒十歲畫的畫在哪裡?」一直看不到《拾穗》的她,有點不耐煩了…
「什麼十歲?」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笑話,我和媽媽笑得合不攏嘴

最後,終於勉強擠了進去,看到這兩幅世界名畫,死盯個一分多鐘,下次想要再親眼目睹,就得坐飛機了。

再往下一個區塊,是米勒的小幅畫作,靠~ 整條走道塞滿了人,比黃昏市場還要多人、還要嘈雜,想要走進去都沒辦法,只好先到下個展區及影音區 (米勒的新聞報導),看完再走回來,還是滿滿的人,是怎樣啊!

看來,有人比我更珍惜看畫的機會、有人比我更不想浪費門票的錢。九點多了,我媽腳痠了、我兒子要回家洗澡了,我…放棄了。

原本想在商品區買一本米勒的作品導讀回家看,但有消費就送的爆米花送完了,讓蔡頭很不爽,所以阻止我買書,她去圖書館借給我看。好吧~

就這樣,「驚艷米勒-田園之美畫展」變成「擠爆米勒-人潮之多菜市場」…

「爸爸~ 我的爆米花呢?」
「…….賣光了。」

■ 後記

前天上午 11 點多,剛好要去台北市區辦事,刻意繞去國立歷史博物館看一下排隊人龍有多長,靠~ 足足是當天的兩倍啊~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米勒的拾穗”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log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