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April, 2010

冥冥之中的定數?

就在下決定之後,竟然爆出一個炸彈,讓我心慌意亂。

巧合?機運?定數?

啊~~~我去擲個笅吧!

 image

被查扣的熊熊

小小柯有兩隻陪他睡覺的熊熊玩偶,這是蔡頭在懷小小柯時就買的毛巾布 Kaloo 熊

image

從小小柯出生回家的第一天,這兩隻熊熊就在床上陪著他。一直到現在,小小柯每天上床睡覺時,還會抱著熊熊,用臉磨蹭,還會跟牠們說話、玩遊戲。

小小柯還給牠們取了名字,左邊的叫小藍,右邊的叫小灰。小藍是弟弟,小灰是妹妹。小小柯偏愛小藍一些些。

就在週日的早上,小小柯很皮、很壞,還亂頂嘴,我知道處罰他沒什麼效,所以就直接跟他說:「因為你壞壞,所以爸爸要把灰色熊熊抓去關,晚上就不能再陪你睡覺了…」。

話一出口,小小柯嚇壞了,豆大般的眼淚立刻流了下來,央求我不要這樣做。但是,不給小孩適當的處罰,小孩是不知道事態輕重的。

我狠下心把灰色熊熊給藏了起來,小小柯跑去床上看,灰色熊熊確實不見了,哭得更傷心,也向我們低頭承認他的不乖,希望我們能將灰色熊熊還給他。

「要拿回熊熊可以,要有 30 個圈圈!」我家厲行 OOXX 制,表現好就有一個圈圈
「30 個圈圈太多了,20 個好不好?」小小柯討價還價

「好!就 20 個,等你有 20 個圈圈,熊熊才能回來陪你睡覺!」我回
「嗯~ 我會努力的。」小小柯收起眼淚

之後,小小柯確實開始表現不錯,也因此得到了 3 個圈圈,但敗家的他卻將圈圈拿去玩養魚遊戲,玩完之後才在後悔沒圈圈可以贖回熊熊。

下午,小小柯在客廳畫圖,畫了一隻貌似熊熊的圖案,問我說:「爸爸,我可不可以帶這張紙去床上睡覺?因為我沒有灰色熊熊陪我…」

當下,我的心軟了下來,很想立即把熊熊還給他,但我沒有這麼做。因為我如果不堅持原則,下次小小柯還是會故態復萌。

晚上,小小柯上了床,落寞地只能抱著一隻熊熊睡覺,還哀怨地看著我。這兩天小小柯又感冒了,流鼻水、鼻塞、咳嗽,蔡頭希望我念在小朋友生病的份上,將熊熊還給他。

好吧!

我從衣櫃拿出了灰色熊熊,來到小小柯的床邊,小小柯聽到我進來房間,照例伸出手要跟我握握手,我拿出熊熊的手跟他握。

小小柯一發現觸感不對,立即轉過頭來看,在昏暗的燈光下,小小柯看到我手上有一隻熊熊,又立即轉過頭去看他床邊有另外一隻熊熊。哇~灰色熊熊回來了,小小柯抱著兩隻熊熊在床上哭了起來,我拍拍小小柯的頭,走出了房間。

image

用樂高做的機器人

昨天下午,帶小小柯參加最後一次的感統訓練(學校測驗顯示,有很明顯的進步),路過一家玩具店,看到這一尊用樂高做的機器人,立即用照相機給它拍了下來。

image

雖然不能摸,但遠觀來看,應該只是仿樂高顆粒的模型,不過這也讓小小柯好興奮。因為他一直被我洗腦:「樂高千變萬化,不用花錢亂買玩具,就可以用樂高組合出來!」

小小柯頭一次坐火車

小小柯又感冒了,週一晚上咳整晚,我也沒睡好,週二索性跟幼稚園請假,蔡頭提議帶小小柯去中壢找一位朋友介紹的中醫師。

小小柯一聽到要坐火車,非常高興,原本倦懶的他,立即從床上跳了起來。

一家人來到板橋火車站,買了區間車的車票,進入月台等車。小小柯看了看四週,問我們是不是騙他?因為這邊的設備很像是要坐捷運,地上還有紅燈一閃一閃的,跟捷運一樣。

板橋火車站確實滿新穎的,不一會兒,火車來了,小小柯才相信我們是真的帶他來坐火車,而不是捷運。

image

「爸爸,為什麼火車沒有火?」小小柯問
「以前是燒媒炭,火車上面還有煙囪冒煙,不過現在都是用電來發動囉~」我解釋

小小柯似懂非懂,也不想管那麼多,他只知道火車上面可以吃東西,很爽!

「爸爸,如果有時間的話,回家用樂高做火車和鐵軌,好不好?」小小柯問
「好呀~ 還要蓋一座火車站哦!」我笑著回答

  image

言論箝制審查專員 – 小小柯

每週五,放學回家的小小柯會帶一堆東西回家,需要清洗的牙刷、杯子、室內鞋、睡袋,學校的功課 (國語、數學、親子共讀課外讀物),還有一本「親職手冊」。

image

老師都會記載當週課程的內容,及班上小朋友的學習情形,也會特別針對小小柯在學校的表現,給予說明或建議。

而家長可以針對課程內容、小朋友的學習狀況,或在家的表現行為,記載下來給老師參考,作為雙方的一種溝通媒介。

我和蔡頭都會事先討論要寫些什麼,然後先由蔡頭打草稿,再給我潤稿,最後列印出來,貼在當週的親職手冊上(我們的字太醜,所以用打的)。

有時候,如果小小柯在家表現不佳,我都會恐嚇他:「我要把你的行為,寫在親職手冊上。」現在是以老師為天的小小柯,當然怕得要命,態度馬上就收斂一些。

最近,小小柯在我們討論親職手冊要寫什麼內容時,都會來參一腳…

「爸爸,你們親職手冊要寫什麼?」小小柯問
「哦~ 我要寫 xxx 和 yyy!」我回

「不要啦!你們可以寫 aaa 和 bbb,這樣比較好…」小小柯建議
「為什麼要聽你的?」我反問

「因為…因為…因為寫 xxx 和 yyy 不好玩啊!」小小柯辯解
「不行,我們就是要讓老師知道你在家的表現,所以要寫 xxx 和 yyy…」我回

就這樣,這位「言論箝制審查專員」每週都會來跟我們嚕一次,要求我們照著他的意思寫,但每次不是被我們駁回,就是我們根本不鳥他。哈~

image

【一步一腳印】不完美天使!不放棄 帶來希望和愛

昨天 (週六) 下午,轉電視看到 TVBS 新聞台在播出《一步一腳印》這個節目,專題名稱是「我們的特殊寶貝」。

介紹一對懷有 2 位多重障礙小孩的父母(林照程、蕭雅雯),如何從絕望之中振作,繼而走出來成立《天使心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幫助更多有相同遭遇的家庭。

我邊看邊濕了眼眶,然後開始淚流不止,頻頻拭淚。還好,在一旁忙著玩樂高的小小柯沒有看到爸爸的窘樣。

出處:TVBS / 記者:陳心怡

因為切身經歷,讓他們有了一把打開特殊兒童家長心門的鑰匙,創立「天使心基金會」,幫助大家一起走出去,都是這位心愛的小老師,留給他們的祝福。

父母先走出來,孩子才有希望,這是他們倆一路走來最深刻的體認。蕭雅雯:「一開始的時候,其實大家都不認為父母親需要被建造、父母親需要被關心,就連父母親本身他都認為,你只要能夠幫助我的孩子就好了。」記者:「小孩好我就好?」

蕭雅雯:「可是我們一直在告訴這些父母親說,不,我要關心的人是你,那會這樣做,是因為我們自己的經歷,覺得說,其實孩子很多的時候,他根本是也滿快樂的,但是父母親不快樂,其實都是產生一些負面的影響。」

先把父母存在的價值找回來,唯有自己走穩了,小孩才可能有保障;下一步,他們想搭起跟社會溝通的橋樑,訂一天叫「愛奇兒日」,作為社會對這些特殊兒的友好日,希望大眾愛惜接納這些奇妙特別的寶貝兒,讓這些孩子跟家長的需要,被看見、被接納,也讓社會的愛找到出口。

給別人希望相對簡單,難的是要從他們自己心中長出盼望,路,也許漫長,但一路上有伴,大家心中就不孤單。這裡的所有人都學會了,不管孩子是什麼模樣,都依他原本的天賦來愛他。

歷經人生的無常,所幸兩個人的手沒有放開,如今他們更化小愛為大愛,不只讓自己的生命有意義,也幫助更多的家庭,找回喜樂、盼望與堅持下去的勇氣。

我只有一個小孩,光是對他的教養,就讓我和蔡頭心煩。加上他有弱視、扁平足、感統協調、過敏的小毛病,更是讓我們頭疼不已。

看著新聞報導中的夫妻,我雖然無法完全感同身受,但身為人父的我心有戚戚,覺得自己是如此渺小 & 不耐操,非常感佩他們的勇氣與決心。

「蔡頭,我要捐錢…」我用鼻塞的聲音說著
「OK! 沒問題~」蔡頭對我微微笑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台灣這個社會需要我們付出更多的關懷。

延伸閱讀

[摘錄] 正向管教 取代打罵 四月卅日 全台不打小孩日

出處:中時電子報

發起四月三十日「不打小孩日」,希望從這一天起每一個成人都和孩子締結「零體罰」約定,用愛與正向管教取代打罵教育。

「不打小孩日(SpankOutDay)」最初由美國一個反體罰組織「有效管理中心」於一九九八年發起,訂在每年的四月三十日,主要精神是邀請家長至少在這一天試試不打小孩,以正面鼓勵、講道理的方式處理親子問題。

不打小孩?那也訂一個小孩不讓爸媽生氣的日子吧!

image

年少的記憶–鄭問《刺客列傳》

寫完阿推,讓我不得不寫一下鄭問。

認識鄭問,也是藉由《歡樂漫畫半月刊》的關係,我看到一位跟阿推完全不同技法的漫畫家,當時連載的是「刺客列傳」,一看完「九命人」,接著就是跳去看這部連載。

就我的記憶,鄭問之後到日本發展,連載「東周英雄傳」。後來在東立的「龍少年」,連載「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之後,我就再也沒看到 / 聽到他的作品及消息。

某日逛書店,發現鄭問的「阿鼻劍」單行本,如獲至寶,一直痴痴等著第三集出版,但迄今沒有下文。之後又買到「鄭問特刊」、「鬥神」、「鄭問創作畫冊/繪畫技法」。

我並不是漫畫的研究者,只是一個單純愛好漫畫的讀者,以實際的行動支持這位我景仰的台灣漫畫大師–鄭問。

 image

讀大學時(1994年),同學蔡冰在高雄逛漫畫展,幫我買了「深邃美麗的亞細亞」,還排隊得到鄭問大師的親筆簽名~

 image

之後,進入漫畫出版社,有一次(1999年)在某個漫畫活動遇到鄭問大師,除了請他簽名之外,還斗膽的問他…

「老師,請問您還會再畫阿鼻劍嗎?」我問
「目前不會,我在籌備其他作品。」鄭問大師答

「噢…好可惜,很多人都非常期待這部作品出第三集…」我說
「當初在台灣連載時,讀者來信收不到幾封。我在日本連載其他作品,一次就收到兩、三百封的讀者來信鼓勵,這怎麼比?」鄭問大師答

維基百科上面說,鄭問大師目前在大陸發展,創作人最希望的就是舞台和掌聲,這是能讓他們持續創作的動力。

在台灣,只能雪白的燃燒….殆盡。

延伸閱讀

年少回憶–阿推《九命人》

上個月看電視新聞,報導一家歷史悠久的中藥品牌要朝向年輕化,不僅拍了新版的廣告影片,還推出品牌造型公仔。

品牌年輕化是不是要這樣搞?我不知道。不過,我倒是注意到記者訪問公仔的設計者,沒錯!他就是著名的漫畫家、插畫家– 阿推 (姜振台)

就在那幾秒鐘,我的記憶瞬間翻湧,回想到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在書店買了一本叫做《歡樂漫畫半月刊》的漫畫雜誌,裡面有一部「九命人」的漫畫在連載。

科幻的故事情節、細膩的筆觸畫法,讓我著迷不已,衝著「九命人」,我每期都買來看(當時一本 62 元,三兄弟每人出 20 元,我多出 2 元,所以雜誌歸我管,哈~)

除了買漫畫雜誌,我還學起阿推用針筆畫畫、買描圖紙描畫。記得當時一隻針筆要 500 多元,我還弄斷過 2 根,啊~ 真是心疼。

也因為阿推的「九命人」,讓我開始偏好台灣國產的漫畫。雖然身為國中生的我,零用錢少得可憐,但我也願意省下早餐錢,用實際行動花錢購買單行本來支持它。

阿推

「九命人」是我的最愛,而「久命人」漫畫裡面暗藏的插圖對白,則是最有趣。而「巴力入」最近則是將再復刻發行。

出社會,進入漫畫出版社工作,我反而不再買漫畫、看漫畫(職業倦怠+厭煩症)。之後,離開了漫畫出版社,更是跟漫畫漸行漸遠。

但是,阿推的漫畫,對我而言,則是有如蝴蝶效應,影響了我一輩子。

延伸閱讀

Mister Donut 甜甜圈均一價 25 元 (4/22~4/24)

甜食平時還是少吃,不過有優惠時,吃一點無妨~(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