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August, 2012

香屁~

Dear 小小柯,

賣香屁的故事,我記得有跟你說過。不過,這也是爸爸常常跟你開玩笑的下流手段…

在家看電視是咱們最放鬆的時刻,每當爸爸想放屁,就會將手放在屁股後面,放了響屁之後就立即一把抓住,然後…

「威辰,你來聞聞看~」我呼喚你
「不要!」當時還是幼稚園的你,已經知道屁是臭的

「爸爸放的是香屁耶~ 快來聞~」我把鼻子湊上去,裝作聞到香味
「真的嗎?那我要聞…」你上鉤趨近

「好臭哦~~~~~~爸爸你騙人!」你露出嫌惡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爸爸笑得東倒西歪

之後,要再用香屁騙你,已經沒有效。不過…

「威辰,你來聞聞看,爸爸放了一個屁~」我呼喚你
「不要!你放的屁很臭…」你又不理我

「不會啦!我們今天吃玉米濃湯,爸爸放了一個玉米屁~」我又裝模作樣
「真的嗎?那我要聞…」你又上鉤趨近

「好臭哦~~~~爸爸你騙人!」你又露出嫌惡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爸爸又笑得東倒西歪

之後,要再用玉米屁騙你,已經沒有效。不過….

「威辰,你來聞聞看,爸爸放了一個屁~」我再次呼喚你
「不要!你放的屁很臭…」你再次不理我

「不會啦!我們今天吃韭菜水餃,爸爸放了一個韭菜屁~」我再次裝模作樣
「真的嗎?那我要聞…」你再次上鉤趨近

「好臭哦~~~~爸爸你騙人!」你再次露出嫌惡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爸爸再次笑得東倒西歪

之後,要再用韭菜屁騙你,已經沒有效。不過…

「威辰,你來聞聞看,爸爸放了一個屁~」我依舊呼喚你
「不要!你放的屁很臭…」你當然不理我

「啊~~~~不要啦!」爸爸一把將你抓住,然後握住屁的拳頭在你的鼻子前放開

「好臭哦~~~~爸爸你好壞!」你又氣又好笑
「哈哈哈哈哈哈~~~~~~~~」爸爸依然笑得東倒西歪

這是父子之間的樂趣,你好好享受。

擔心日後行動不便,被你臭屁伺候的~ 老爸

3+2 誰不會啊?

Dear 小小柯,

今天爸爸身上有一封信要寄,晚上騎車回家的路上,繞去路邊的郵筒寄信。就在我打開包包找信的時候,站在摩托車前面的你,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3+2 誰不會啊?」你說
「啥?」我不解

「就這個呀!郵筒的通關密碼…」你指著郵筒

原來,小學二年級的你,還沒學會幾個大字,竟然把這一行看成是投遞郵筒的通關密碼,你是玩電動玩昏頭了嗎?

「3+2 就是 5 啊!這誰不會…」你自顧自的在沾沾自喜
「……….」爸爸無言

寄了信之後,爸爸邊騎車邊跟你解釋,這是台灣各個地區的編號,方便郵局送信。你有聽沒有懂,爸爸則是邊說邊笑,笑你蠢得好天真~

呵呵呵呵呵呵的~ 爸爸

返校!

Dear 小小柯,

今天是返校日,放學回家的你,拿給我新的學校名牌,你升上二年級了唷!

爸爸將你的短袖制服、運動服拿了出來,用刀子將舊名牌給拆下,晚上拿去學校附近的服裝店繡名牌,繡一個 10 元。

爸爸記得我讀小學的時候,那時候沒有「名牌」這玩意兒,我們要將名字和學號直接繡在制服上。當時的學號一用就是六年,不像你現在每學年要換一次學號。

爸爸上面有兩個哥哥,剛好都是讀同一所國小,那時都是接收他們的舊制服來穿,爸爸的制服上面都還看得出舊學號的痕跡,當時真希望有合身的新制服可以穿~

爸爸幫你買的制服,只有稍微大一號,是怕你長太快穿不下。不過,爸爸拒絕買過大的制服,小朋友穿得合身舒適比省錢來得重要,你說是嗎?

希望你要愛惜制服的~ 爸爸

暑假的最後一天

Dear 小小柯,

明天 (8/29) 就是返校日了,這也意味著你的暑假結束了。爸爸今天和你一起將剩下的暑假作業全部寫完了,還附上一堆展覽資料及照片,非常豐富!

爸爸記得在我小學三年級暑假結束的前一天,爸爸還哭哭啼啼地寫著作業,因為我積了一整個暑假的作業都沒有寫,奶奶 (爸爸的媽媽) 押著我寫作業,還當槍手幫我畫圖,邊唸邊罵邊陪著我一直到深夜。

隔天返校日,爸爸放學回到家,卻看不到奶奶,家裡工廠的祕書跟我說,奶奶急性胃出血,現在待在台中榮總…

啊~ 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奶奶,還好住院住一個禮拜就平安出院了。

作業早寫早輕鬆的~ 爸爸

別想太多,做就對了!

Dear 小小柯,

爸爸花了數週的時間,終於把「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寫完了!

其實,當我在寫完「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之後,就想要接著寫我在大然的日子,寫給媽媽看,也寫給你看。不過,想歸想、做歸做,總是因為種種狀況,這件事一拖再拖。

以前,每次爸爸寫完文章,媽媽總是第一位讀者,如今卻再也沒有機會寫給她看了。原本想要放棄不寫,但是看完《爆漫王》之後,又激起爸爸要將這段歷程記錄下來的衝動。

稍微規劃一下要寫哪些橋段,腦中有個大概,就卯起來寫了下去。

如今,全部寫完了,可能有些沒寫,可能有些忘了,但它記載了爸爸和媽媽相遇共事的這段漫畫歲月,也因為有大然出版社的歷練,爸爸日後才有機會進入奇摩站。承先.啟後,或許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定數

做事情,事先一定要規劃,但是想太多、想太久,就會流於空想而裹足不前,這時就該捥起袖子,做就對了!

做中學.做中覺的~ 爸爸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後記 & 感謝

在大然工作,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年,卻是我人生收穫豐富的兩年。在這裡,我培養了文案撰寫、企劃思考、版面視覺、領導統禦…,累積了許多寶貴的經驗。

更重要的,我印證了「書中自有顏如玉」這句經典名言,我在大然認識了蔡頭,從相知、相惜、相戀,到相守。

2012-09-07_131134

2002-11-06 14.01.38 2002-11-06 14.06.142002-11-06 14.01.54 2002-11-06 14.03.54 2002-11-06 14.05.562002-11-06 14.05.08   2011-01-24 11.52.50

感謝父親 & 母親,從來沒有阻止我走向漫畫這條路。
感謝大然呂社長,接受我這個未經世事的小夥子進入大然。
感謝大然張副社長,激發我的文案撰寫及企劃思考的潛能。
感謝大然的同事,一起渡過那段打拼的日子!

最後,感謝蔡頭,謹以此系列文章作為我對妳無盡的思念…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提離職 & 再見

在擔任主編的期間,我的無力感一直上升再上升…

不知為何而戰

企劃漫畫不受讀者歡迎,如預期變成雜誌的「雞肋」。

檢討其中原因,一來是以短篇資訊為內容,無法獲取讀者的情感認同;二來是畫面的表現不理想,雖然堅持業格要用漫畫來表現,但是來為企劃作畫的漫畫家水準落差很大,而這些漫畫家的心態通常是:「我就是來賺稿費,有朝一日我要畫自己的長篇大作…」心不在此,怎麼會有好表現呢?

在眾多的企劃漫畫裡面,唯一有點知名度的就是《哈拉流行語》,前幾回是我寫的劇本,後來交給蔡頭負責,之後還集結出了單行本。

不想為此而戰

國人漫畫稿(長篇)有一部新作品要上檔,內容極盡腥羶色之能事,編輯部都無法苟同這樣的作品在《TOP 周刊》連載。我向社長反應,卻以「這是漫畫家的創作自由」為由,抗議遭到駁回。

在《爆漫王》裡面,有一段責任編輯要求漫畫家「畫露內褲」的橋段,可能女性讀者看到這邊會反感。但是,在少年漫畫裡面,這些小露性感的春光畫面,確實可以提供青澀少男一些遐想的刺激。不過,如果反客為主,變成刻意的裸露,那就遊走尺度的邊緣了…


桂正和,擅長描繪女性體態的日本漫畫家

廣告大師奧格威曾說:「不要設計那些你甚至不願你的家人看到的廣告。」掛名雜誌主編的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作品連載!

在不知為何而戰 + 不想為此而戰的長久考量下,我在 1999 年的 5 月,向社長 / 副社長提出離職的申請,打算在半年後(10/31)離職,預留找人交接的時間。約談婉留了數次,老闆最後還是簽核同意。

1997 年 8 月進入大然的我,原本以為這是我一生的志業,沒想到在 1999 年 10 月 31 日,我從大然出版社離職了,為期二年二個月。

我對漫畫,雪白地燃燒……..殆盡了。


▲© 千葉徹彌 / 講談社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主編

就在全新改版的 TOP 出刊之後的幾個月,我被升任為 TOP 主編。當了主編之後,雖然脫離了寫企劃稿、做漫畫稿的工作,但是要處理的事情更多了。

編輯部擴編

因為做出一個模式之後,就可以評估人力狀況,要求增補生力軍。編輯部增加了:

  • 採訪編輯:1 位,需要外出蒐集資訊的,都交由採訪編輯。
  • 企劃編輯:2 位,除了要寫企劃,還要學著做漫畫稿的文字編輯。
  • 美術編輯:1 位,企劃稿的版面設計。

喜歡看漫畫,不代表他能從事漫畫出版行業;對漫畫有熱情,不代表他就做得來、坐得住。在我任內,採訪編輯換了 2 位、企劃編輯換了 4 位。

當主管,管人難,找對人,更難~~

國人稿

《TOP 周刊》原本就有幾篇國人的長篇漫畫,加上企劃漫畫都是由國人繪製,所以每期都有近 10 位台灣漫畫家在連載。

看《爆漫王》就知道,漫畫家拖稿是偶有的事,在週邊資源不足的台灣更是常常發生的事。漫畫家一拖稿,就會打亂了編輯部的作業。

有一回,漫畫家拖稿,我得自己騎摩拖車送稿件到製版廠。剛好製版廠遷新址,那時又沒有導航裝置,我騎車迷了路,從白天騎到黑夜,才將稿件送達。

正常交稿的漫畫家很少見,畢竟幾乎沒有助手(有的話也是情義相挺、做不久),通常要三催四請,漫畫家才會在截稿當天交稿,有的還會搞失聯,彷彿人間蒸發。最後,我們只好把常拖稿的漫畫家請來公司會議室作畫,交稿才能離開。

記得在 1999 年 9 月 20 日,上班時間來了兩位漫畫家,說他們來不及畫完,想要待在會議室作畫。沒想到,隔天凌晨就遇到了 921 大地震,在 12 樓作畫的他們嚇得拔腿狂逃…

日本稿

因為日方的要求,在《TOP 周刊》只能固定同時連載七篇日本漫畫,一旦有日本漫畫下檔,編輯部就有權向日本提出新連載的申請,但必須是目前在《JUMP 周刊》上的連載作品 & 還沒有被其他出版社簽走。

那時,有一部日本作品下檔,《JUMP 周刊》剛好沒有什麼大師新作,我們只好申請新人久保带人的作品《ZOMBIEPOWDER》,沒想到畫沒幾回就下檔了。

之後,日方一直建議我們簽下許斐剛的《Prince of Tennis 網球王子》。不過,這部作品的畫風比較寫實,不符當時《TOP 周刊》的調性,我們刻意保留了提案權。

後來,當我們在《JUMP 周刊》看到岸本齊史的《NARUTO 火影忍者》第一回新上檔時,我們當天就立即向日方提出申請,但遭到日本以「新作品剛上檔,還不知受歡迎程度」為由,拒絕了我們,反而向我們推銷下一檔淺美裕子老師的新作《Romancer》。

由於之前有連載過淺美裕子老師的《WILD HALF 沙羅沙》,在 TOP 的成績中上,在沒有作品可簽的情況下,我們勉為其難的簽下《Romancer 羅曼使者》。

沒多久,久保带人第二部新作《BLEACH 死神》上檔,原本 TOP 有優先簽約權(之前有連載過作品),無奈沒有提案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被簽走。又過沒多久,淺美裕子的新作《Romancer 羅曼使者》也草草下檔了…

想簽的簽不到,簽到的又早夭,TOP 在三王之後,後繼無人啊~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All New Top 出刊!

經過多次討論,確認了 TOP 改版的方向,社長向 TOP 編輯部佈達改版消息,接著就是團隊沒日沒夜的企劃發想、發想、發想、提案、提案、提案….

團隊成員想了好多個「企劃漫畫」的提案,經過團隊會議通過的,只剩下十個不到。之後,我們試寫各提案的劇本一回,然後找漫畫家溝通人物設定。最後經過社長、副社長審核之後,就開始量產劇本。

當時執行改版的企劃編輯只有我一個,社長從其他編輯部調來了三位有興趣參與改版的主編級同事,和我一起參與劇本的創作,而我因此升任「文案指導」,除了自己要寫劇本,還要負責溝通、控管全體的劇本品質。

經過了一個多月的「訓練」,三位企編只剩下一位,這位不僅吃苦耐勞、態度認真,而且能在溝通之後迅速修正,這個人就是蔡頭,我日後的女友、老婆、兒子的媽。

採訪阿扁

在企劃漫畫裡面,有一個單元叫「Top People」,藉由採訪社會名人賢達,將他的成長故事用漫畫給畫出來。創刊的第一回,我們決定去採訪當時的台北市長--陳水扁先生。

當時的陳水扁,是個肯拼肯做事的市民公僕,形象清新、親民。我們透過多重管道及關係,順利進入市政府採訪到陳水扁先生。

雖然我已拜讀過阿扁相關的傳記著作,但還是列了一些採訪問題,由陳水扁先生親自口述回答,最後還跟我們合影留念。

大然文化20週年慶

全新改版的 TOP 決定在西元 1999 年發行第一期,而大然呂社長在西元 1979 年發行了台灣第一本漫畫雜誌《小咪漫畫周刊》,剛好相距了 20 年,擅於品牌行銷的副社長決定擴大舉辦社慶,一方面宣揚公司品牌,二方面宣傳 TOP 全新改版。

當時在西門町的誠品書店舉辦了大然文化20週年漫畫展覽,有國內外漫畫老師的原畫,還有大然的歷史演進資料及相關出版刊物。

那天,我們再次邀請了台北市長陳水扁先生蒞臨觀展,當阿扁手拿以他為封面的全新 TOP 接受媒體拍照時,身為 TOP 改版團隊的我們,此刻內心激動莫名。

苦心孕育出來的作品,能被這樣呵護、關注,值得了。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TOP 改版!?

回到 TOP 編輯部的同時,我被召集加入一個新的團隊,這個團隊的成員有漫畫責任編輯、美術編輯、企劃編輯,團隊被賦予的重大任務是:改造 TOP 周刊!

改造?

主導團隊的是大然副社長,她希望團隊成員跳出框框,仔細思考如何將 TOP 從頭到尾改造一番,能有別於當時的漫畫雜誌。

面對這個「難題」,我日也思夜也思,從自己的角度、從讀者的角度,寫了好幾個想法。終於,來到團隊開會的那一天…

改造 TOP 提案

一開始,團隊成員紛紛提出自己的看法,有些重疊、有些雷同,大家彼此點頭支持。接著,副社長提出她的想法:把 TOP 變大!

變大?

原來社長、副社長早就有了共識,他們想把 TOP 尺寸變大,讓它在超商書架上更「突出」、讓它的內容畫面更有張力。

除此之外,還希望打造「大然」這個品牌,讓「好漫畫 = 大然」這個印象深植於讀者內心,所以 TOP 裡面要有更多的國人創作,但是故事漫畫需要長時間蘊釀,所以副社長希望由團隊來創作「企劃漫畫」。

企劃漫畫?

社長以《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為例,不是由漫畫家一個人統籌全部,而是將「劇本構思」與「畫面創作」分開,各司其職、加速生產。

而劇本的構思素材,最好結合目前讀者的興趣喜好、流行文化、吃喝玩樂…,一回的企劃漫畫約用 4 頁~ 6 頁來表現,一次完結。

開完會之後,團隊成員面面相靦,震驚 (Shock) 的成份是有,但徬徨失措的成份居多…

改造的質疑

我認為,TOP 變大不如變厚,讀者要的是便宜大碗又超值,盡情享受看漫畫的樂趣,也無怪乎日本的漫畫雜誌一家比一家厚,印刷普普還糊糊,看完就借人分享或丟在地鐵車上。想收藏漫畫?請買印刷精美的單行本。

漫畫雜誌跟連續劇一樣,應該提供給讀者的是「感覺的滿足」(等了好久,終於看到劇情的後續發展),讓讀者深陷其中、一期一期一買再買。如果,一旦感覺不滿足,就會中斷讀者的收看情緒,變成斷斷續續才買、偶爾買、很久才買,乾脆不買了。

變大,能提供「感覺的滿足」嗎?我質疑。

企劃漫畫的立意是正面的,讓漫畫家不要卡在劇情的發想,浪費了作畫的時間。不過,只用 4 頁 ~ 6 頁來表現,而且呈現的是資訊性質的漫畫內容,能引起讀者的共鳴及認同嗎?

我認為,漫畫就跟電視劇集一樣,分為「連續劇」和「單元劇」。

連續劇是一集接一集,在高潮起伏的關鍵時刻出現「下集待續」,我們看的長篇漫畫都是屬於這類型的連續劇,通稱為「劇情漫畫」、「故事漫畫」。

單元劇是一集卡一集,人物角色、時空背景可以共用,但是每一集劇情的起承轉合是快速完結,簡潔俐落、不需多餘舖陳,《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都屬於這類。

不論是連續劇還是單元劇,讀者可以對劇情內容產生共鳴,可以對漫畫角色投注認同,但是以呈現資訊內容為主的「企劃漫畫」,讀者接收到的只是 4~6 頁的資訊,就像是收看電視時的一則廣告。難道你看電視是為了看廣告嗎?

除非,你能把廣告拍得很好、很有劇情、很有梗,比如這部《客家好愛你》:

以週刊的資源消耗程度及人員編制,絕對是做不出這樣的水準。

團隊成員私下交換了意見,認為副社長的提案並非不可行,但是這樣的改造能達成目標嗎?還是自己喊爽的而已,我們沒有答案。

不過,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