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重回 TOP

安頓好台中的一切之後,我再次回到台北,宿舍的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隔天上班,跟「TOP 編輯部」的主編及同事道歉 + 道謝。嗯,一切重新來過吧~

重回工作崗位,我用更認真、更努力的態度在工作,上班早早來,下班晚晚走,六日還把稿子帶回家做。

會這麼拼命,一來我樂在其中,二來我想報答社長對我的知遇之恩,即使現在身為編輯的貢獻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在周刊工作,編輯人員的日子就是 7 天一次輪迴,趕稿、截稿、出刊 → 趕稿、截稿、出刊。除了,偶爾發生的一些插曲…

漫畫博覽會

漫畫博覽會,簡稱「漫博會」,是各大出版社一年一度的重要日子。在這段時間,各大出版社都會請日本漫畫老師來台舉辦簽名會。

雖然我是個漫畫迷,但從來沒參加過漫博會;現在我是出版社編輯,直接被派來當漫博會的工作人員。

當工作人員,女生都常是負責賣場收銀、書本上架、秩序維護。男生除了也要做女生的事情之外,還要負責搬書、補書,而且要去……當「漫畫老師的保鏢」。

某天,大然的漫博會負責人要我和另外一位男同事於 ○ 點 ○分在會場大門集合,我們兩個傻呼呼來到指定地點,才知道我們要「護送」日本漫畫老師進漫博會的會場。

等了約十多分鐘,一台亮晶晶的黑色轎車緩緩駛來,負責人開了車門請老師下車,我們兩位「保鏢」分站兩側,一路護送嬌小的漫畫老師到會場的休息室。原本以為工作完成,沒想到我們還得站在簽名會的現場,一邊維護排隊秩序、一邊保護老師安全。

這老師是誰?只看少男漫畫的我,並不認識。

多年後,我跟蔡頭提起這段往事,她喜孜孜笑著說:「那位是山口美由紀老師,當時有在她負責的《花與夢》雜誌連載…」沒想到,我和蔡頭在這時已經有了一絲絲的交集。

編輯部搬家

記得是在 1997 年底,「TOP 編輯部」從三重光復路搬到台北市重慶北路,象徵大然出版社從家族企業中獨立出來。我們內部都稱三重是「舊大然」,台北市是「新大然」。

因為新大然的空間還在規劃,還有部分的編輯部及協力部門還在舊大然。雖然公司有派專人來收件、發件,但有時漫畫家拖稿,我們還是得騎著摩托車三重 ↔ 台北兩邊跑。

之後有一回,新大然的黑白雷射印表機突然壞了,編輯部要印稿、改稿全都被卡住,總不能叫我們跑回去三重印吧?

急性子的我,揪了同事去台北車站前面的 NOVA 電腦廣場,物色到一台一萬出頭的黑白雷射印表機,到 ATM 領了現金,立即買回去編輯部上工。

事後,我並沒有跟公司請款(除了碳粉用完,補買碳粉匣),這台就隸於 TOP 編輯部專用,直到我離職才帶走它。這是我該做的,我心甘情願 🙂

主編「超人芳」離職

某天,主編「超人芳」把我叫去會議室,跟我說她要離職了…

離職的原因她沒多說,我也聽不下去,她想推薦我當 TOP 的主編,我當下聽到嚇了一跳,連忙搖頭拒絕,我還是個未破冬(服役未滿一年)的菜鳥。

主編「超人芳」知道我是個牛脾氣的人,她沒再多說。之後,她跟 TOP 編輯部全員宣佈了這個消息,也為我們介紹繼任的新主編,一位從叢書室(單行本)調來的室長。

沒多久,「超人芳」瀟灑又優雅的離開大然出版社。

在 TOP 編輯部工作的期間,我遇到一個影響日後職涯的大事…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重回 TOP”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