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再回 TOP

新人王活動終於結束,我回到 TOP 編輯部,做漫畫稿、寫企劃稿,一樣忙碌。其中有不少讓我迄今仍印象深刻的事情…

遊戲王

 

漫畫《遊戲王》進入卡牌對戰,台灣讀者的喜好度上升。當時還聽說《遊戲王》在日本有動畫化的消息,漫畫一旦動畫化,是人氣再次飆升的保證,編輯部士氣大振!

發行漫畫周刊,基本上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後續的單行本及週邊商品而舖路,只可惜《遊戲王》的動畫及週邊並沒有很快引進台灣,漫畫出版受益有限。

海賊王

 

當時在負責《海賊王》的漫畫稿時,雖然只是剛剛新連載而已,但我非常喜歡這部漫畫。身為文字編輯,我希望讓裡面的主要角色有各自鮮明的特色,魯夫的天真、索隆的霸氣、娜美的可愛…。

也因為只有文字對白可以讓我發揮,所以非常用心的在「潤稿」對白,我甚至會融入角色,自己講起對白、演了起來。

當時有位資深的同事覺得《海賊王》的畫風「眼睛無神」,沒有那種閃亮亮的眼眸,無法吸引讀者喜愛,猜它不會紅。我不以為然,但也提不出辯解的理由。不過,事實勝於雄辯,過了十多年,《海賊王》迄今仍然人氣十足。

棋靈王

某天,主編說他簽到了「ヒカルの碁」,直譯為「光的圍棋」有點沒力,要我們一起幫這部新作品想個響亮的中文名字。

大夥輪流翻閱《JUMP》看看裡面在演什麼,主編在一旁解說這部漫畫的第一回內容:主角阿光發現了一個舊棋盤,棋盤附著一個會下圍棋的鬼魂,然後像個背後靈似的跟著阿光…

棋?靈?再加上《遊戲王》、《海賊王》人氣扶搖直上,於是《棋靈王》就此誕生,也創造了日後《TOP 周刊》的三王神話。

JOJO 冒險野郎

當時漫畫《JOJO 冒險野郎》進入第五部,有一段遇到不明對手的戲碼,因為我們不知道後續會有什麼發展,對白翻譯成中文還是完全不知所云,編輯只好絞盡腦汁,盡力、儘量、儘可能將對白「潤飾」,足足痛苦了好幾個禮拜。

TOP 編輯部的同仁還一度起哄,要出錢集資請《JOJO 冒險野郎》的作者荒木飛呂彥老師來台灣,然後給他「蓋布袋」痛打一頓,可見當時我們對這部漫畫的愛恨程度。

教頭當家 Rookies

這位原本在講談社、畫功一流的漫畫家,來到集英社推出第一部作品「Rookies」,當時編輯部要將它命名為「菜鳥教頭 Rookies」,主要是著眼於身為主角的國文老師在完全不懂棒球的情況下,要帶領這一批令人頭痛的學生前進甲子園。

不過,日方拒絕我們的命名提案,說「鳥 + 頭」在日本有貶抑的意味,對老師的作品不尊敬,要我們重新提案,於是最後取名為「教頭當家 Rookies」。

神行太保 BOY

這部曾經紅極一時、佔據《TOP 周刊》前三名的人氣作品,在《JUMP》某一期下檔了,請讀者期待後續新作品。

之後,作者梅澤春人確實有在《JUMP》發表新作品,TOP 也有簽到 & 連載,只是上刊沒幾期,這部作品突然下檔了,或許在日本的成績不佳,遭到腰斬…

在編輯部看到不少漫畫作品浮浮沈沈,心裡有很多的感觸。台灣的漫畫,市場小、人才少是不爭的事實,要在日本漫畫的夾擊下生存 & 成長,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畫漫畫這條路,真的不是人幹的…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再回 TOP”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