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主編

就在全新改版的 TOP 出刊之後的幾個月,我被升任為 TOP 主編。當了主編之後,雖然脫離了寫企劃稿、做漫畫稿的工作,但是要處理的事情更多了。

編輯部擴編

因為做出一個模式之後,就可以評估人力狀況,要求增補生力軍。編輯部增加了:

  • 採訪編輯:1 位,需要外出蒐集資訊的,都交由採訪編輯。
  • 企劃編輯:2 位,除了要寫企劃,還要學著做漫畫稿的文字編輯。
  • 美術編輯:1 位,企劃稿的版面設計。

喜歡看漫畫,不代表他能從事漫畫出版行業;對漫畫有熱情,不代表他就做得來、坐得住。在我任內,採訪編輯換了 2 位、企劃編輯換了 4 位。

當主管,管人難,找對人,更難~~

國人稿

《TOP 周刊》原本就有幾篇國人的長篇漫畫,加上企劃漫畫都是由國人繪製,所以每期都有近 10 位台灣漫畫家在連載。

看《爆漫王》就知道,漫畫家拖稿是偶有的事,在週邊資源不足的台灣更是常常發生的事。漫畫家一拖稿,就會打亂了編輯部的作業。

有一回,漫畫家拖稿,我得自己騎摩拖車送稿件到製版廠。剛好製版廠遷新址,那時又沒有導航裝置,我騎車迷了路,從白天騎到黑夜,才將稿件送達。

正常交稿的漫畫家很少見,畢竟幾乎沒有助手(有的話也是情義相挺、做不久),通常要三催四請,漫畫家才會在截稿當天交稿,有的還會搞失聯,彷彿人間蒸發。最後,我們只好把常拖稿的漫畫家請來公司會議室作畫,交稿才能離開。

記得在 1999 年 9 月 20 日,上班時間來了兩位漫畫家,說他們來不及畫完,想要待在會議室作畫。沒想到,隔天凌晨就遇到了 921 大地震,在 12 樓作畫的他們嚇得拔腿狂逃…

日本稿

因為日方的要求,在《TOP 周刊》只能固定同時連載七篇日本漫畫,一旦有日本漫畫下檔,編輯部就有權向日本提出新連載的申請,但必須是目前在《JUMP 周刊》上的連載作品 & 還沒有被其他出版社簽走。

那時,有一部日本作品下檔,《JUMP 周刊》剛好沒有什麼大師新作,我們只好申請新人久保带人的作品《ZOMBIEPOWDER》,沒想到畫沒幾回就下檔了。

之後,日方一直建議我們簽下許斐剛的《Prince of Tennis 網球王子》。不過,這部作品的畫風比較寫實,不符當時《TOP 周刊》的調性,我們刻意保留了提案權。

後來,當我們在《JUMP 周刊》看到岸本齊史的《NARUTO 火影忍者》第一回新上檔時,我們當天就立即向日方提出申請,但遭到日本以「新作品剛上檔,還不知受歡迎程度」為由,拒絕了我們,反而向我們推銷下一檔淺美裕子老師的新作《Romancer》。

由於之前有連載過淺美裕子老師的《WILD HALF 沙羅沙》,在 TOP 的成績中上,在沒有作品可簽的情況下,我們勉為其難的簽下《Romancer 羅曼使者》。

沒多久,久保带人第二部新作《BLEACH 死神》上檔,原本 TOP 有優先簽約權(之前有連載過作品),無奈沒有提案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被簽走。又過沒多久,淺美裕子的新作《Romancer 羅曼使者》也草草下檔了…

想簽的簽不到,簽到的又早夭,TOP 在三王之後,後繼無人啊~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主編”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