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提離職 & 再見

在擔任主編的期間,我的無力感一直上升再上升…

不知為何而戰

企劃漫畫不受讀者歡迎,如預期變成雜誌的「雞肋」。

檢討其中原因,一來是以短篇資訊為內容,無法獲取讀者的情感認同;二來是畫面的表現不理想,雖然堅持業格要用漫畫來表現,但是來為企劃作畫的漫畫家水準落差很大,而這些漫畫家的心態通常是:「我就是來賺稿費,有朝一日我要畫自己的長篇大作…」心不在此,怎麼會有好表現呢?

在眾多的企劃漫畫裡面,唯一有點知名度的就是《哈拉流行語》,前幾回是我寫的劇本,後來交給蔡頭負責,之後還集結出了單行本。

不想為此而戰

國人漫畫稿(長篇)有一部新作品要上檔,內容極盡腥羶色之能事,編輯部都無法苟同這樣的作品在《TOP 周刊》連載。我向社長反應,卻以「這是漫畫家的創作自由」為由,抗議遭到駁回。

在《爆漫王》裡面,有一段責任編輯要求漫畫家「畫露內褲」的橋段,可能女性讀者看到這邊會反感。但是,在少年漫畫裡面,這些小露性感的春光畫面,確實可以提供青澀少男一些遐想的刺激。不過,如果反客為主,變成刻意的裸露,那就遊走尺度的邊緣了…


桂正和,擅長描繪女性體態的日本漫畫家

廣告大師奧格威曾說:「不要設計那些你甚至不願你的家人看到的廣告。」掛名雜誌主編的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作品連載!

在不知為何而戰 + 不想為此而戰的長久考量下,我在 1999 年的 5 月,向社長 / 副社長提出離職的申請,打算在半年後(10/31)離職,預留找人交接的時間。約談婉留了數次,老闆最後還是簽核同意。

1997 年 8 月進入大然的我,原本以為這是我一生的志業,沒想到在 1999 年 10 月 31 日,我從大然出版社離職了,為期二年二個月。

我對漫畫,雪白地燃燒……..殆盡了。


▲© 千葉徹彌 / 講談社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提離職 & 再見”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