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確定復發了…

在做完化療之後不到三個月,抽血檢查報告就證實蔡頭體內的癌症復發了…

主治醫師建議蔡頭再回來醫院,改用第二線的化療用藥。因為不想再受化療之苦,所以蔡頭拒絕主治醫師的提議,急切的希望藉由中醫治療,讓她恢復健康、延長生命。

2010 年 5 月 x 日

就在第四次給神醫看診時,我注意到神醫原本是閉著眼睛在替蔡頭把脈,沒想到他卻突然張開眼睛,似乎有什麼事情讓他感到震驚的樣子,但他之後還是依然故我的寫著藥方,一句話也沒多說。

不曉得是心理因素,還是身體真的再次異常,蔡頭開始感到下腹部脹脹的,而且頻尿。她原本不敢跟我說,怕在上班的我為此焦急心煩,但終究還是捱不住告訴了我。

2010 年 6 月 10 日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帶著蔡頭、小小柯搭高鐵去高雄看另一位神醫。

鶴髮童顏的老中醫師,原本笑咪咪的要幫蔡頭看病,但一伸手把脈之後,卻立即將手縮了回去,責怪帶我們前來求診的朋友父親為什麼給他那麼難搞的病患。

當下,蔡頭流下了眼淚,懇求神醫開藥方醫治…

神醫說,蔡頭的膽經塞住,無法正常分泌膽汁,導致食物入胃之後,無法正常消化。營養無法被肝吸收,造成肝血不足,有嚴重貧血現象,同時也阻礙胃的運作。而腹水現象,是內臟器官無法正常運作所導致。

神醫開了藥方,先通膽經,讓身體正常運行。吃三帖若不見效,回高雄複診。

到中藥店拿了藥,此時高鐵已經沒有班次,我原本打算在高雄投宿,但蔡頭覺得終究要回台北,不如坐火車,車上也可以睡覺。

就這樣,一家三口坐上莒光號,花了六個多小時才回到家裡…

一週之後,我和蔡頭又去高雄求診,神醫把脈之後,笑著說蔡頭的膽經有通(除了服藥,蔡頭在家也頻敲膽經),他開一帖清涼解毒的藥方,希望讓蔡頭的狀況緩解。

不到一週,蔡頭腹脹難耐,我們又再次去求診,神醫把脈之後,說蔡頭的腸子往下沉,導致腹部積壓,又開了一帖針對病況的藥方,但蔡頭之後開始作嘔頻頻,無法服下湯藥…

2010 年 6 月 x 日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帶著蔡頭,坐火車去看某一位針灸神醫。

我口頭講述了蔡頭的狀況,神醫替蔡頭扎了針,過沒十分鐘,蔡頭開始出現不舒服的反應(針暈?)神醫看到蔡頭的狀況,又在蔡頭的腿上多扎了數針。

我抬起頭原本要跟神醫道謝,卻看到神醫的嘴型說出「麻煩」二字,我當時的心裡一陣酸,難道蔡頭的病情連神醫都覺得麻煩了嗎?

彭神醫對西醫恨之入骨,有諸多抱怨。病患都是被西醫「千刀萬剮、錯誤醫治」之後,才來找他求診,總是希望他能展現妙手回春的醫術。但是,如果最後沒有把病情搞定,卻只會怪罪中醫無效,而不是西醫無能…

對於蔡頭的狀況,說我們是病急亂投醫也行,但我只希望能夠遇到有「貴人」機緣的醫師,讓蔡頭能夠回復健康…

工作怎麼辦?六月初就辭掉了…


攝於 2010 年 06 月 25 日 @ 家中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幹!確定復發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