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解釋的事情

說神蹟,帽子太大;說奇蹟,包袱太重。就說是「無法解釋的事情」吧…

迷信?我相信神,那是一個能讓心靈穩定的力量,但我不會為此而迷失。

2009 年 7 月 27 日 / 感謝李府千歲 by 蔡頭

燒香秉報三巡之後,老公擲笅請示,最後得到三個處理方式:

  • 制改 – 病符:帶我的衣服,由老師作法
  • 蓋魂:準備我的指甲、頭髮,由老師作法
  • 賜藥方:老師先找相關的藥方,再擲笅請示王爺。

2009 年 07 月 30 日 / 王爺賜的藥方 by 蔡頭

白毛藤(柳仔癀)
白花蛇舌草
半枝蓮
金銀花
甘草

2010 年 4 月 ~ 2010 年 6 月

復發之後,我和蔡頭去宮廟擲笅請教王爺「看醫生」一事,王爺給「化療」三個聖笅,只給「中醫」一個聖笅。但蔡頭不從,執意要去看中壢的神醫

在此之後,我和蔡頭又去宮廟擲笅請教王爺「物理治療」一事,王爺只給了一個聖笅(給足三個聖笅才算數),蔡頭還是去做了物理治療

2010 年 11 月 4 日

由於在醫院走不開,媽媽代我去宮廟請求五府千歲的王爺保佑加持,讓蔡頭能夠舒緩一些,不要讓病痛折磨。媽媽求到了聖水和符咒,感謝王爺及殿上諸神的慈悲。

2010 年 11 月 x 日

由於蔡頭還是不舒服,再請媽媽去宮廟求五府千歲,求回聖水。

2010 年 11 月 x 日

由於蔡頭還是不舒服,再請媽媽去宮廟求五府千歲,這回求到從「李府千歲」金身刮下的木材屑。廟方人員說,木屑加入聖水,燃香祝禱,再煮滾服用。

2010 年 11 月 11 日

昨天媽媽又去宮廟求神拜佛,問到蔡頭犯了煞,今天準備了一些物品去制改,四方諸神、八方諸佛,請保祐蔡頭,感謝慈悲!

2010 年 11 月 17 日

蔡頭還是沒有起色,還是再請媽媽去宮廟求五府千歲…

沒多久,媽媽打電話給我,說她擲了三個聖笅,有「神明」要來我們家,要我本人現在就去一趟宮廟。

安頓好蔡頭之後,我坐了計程車來到宮廟,神桌上有一尊「小太子」(俗稱三太子)已經準備好要出門跟我們回家。我沒多問什麼原因,想說有神明要來家裡坐鎮,想必就是要來替蔡頭加持,感謝慈悲!

2010 年 11 月 22 日

廟方人員有跟媽媽說,既然神尊坐鎮,有事情就直接擲笅詢問,不管是求聖水、刮金身,只要有三個聖笅,都行!

由於蔡頭的狀況每況愈下,我擲了笅請示,「小太子」說蔡頭的精神力比較弱,要我多注意她這方面的狀況。

當晚,蔡頭又要掛急診抽腹水,因為不是◇護理師的班,所以只打止痛針。

蔡頭打了含嗎啡的止痛針之後,躺在床上的她突然對我笑說:「我們明天去住安寧,好不好? 」語畢,又對我傻笑,還伸手摸我的臉,接著又說:「住安寧就不痛了…」

當下,我背脊發涼,握緊蔡頭的手,要她好好休息,有事晚點再說,千萬不要在急診室出亂子,我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2010 年 11 月 23 日

繼昨晚的胡言亂語,蔡頭早上五點用娃娃音一直喊著:「痛痛,痛痛…」把我吵醒了,一邊幫她按摩揉背,一邊安撫。

對於蔡頭這種「異狀」,我在上午八點多,打了電話給岳父,請他上樓一下。

蔡頭一看到她爸媽,就用可愛的娃娃音說:「不痛不痛,去安寧就不痛了。不痛不痛… 」這一幕,讓岳父母也嚇到了,連忙安撫她。

下午,媽媽一個人照顧蔡頭時,蔡頭又發出同樣的娃娃音、說出同樣的話語。

2010 年 11 月 24 日

隔天了一天,岳父問我蔡頭為什麼會突然變這樣?我認為是打嗎啡止痛導致精神恍惚的關係,或者頻繁出入醫院沾到不乾淨的東西。

岳父說,他覺得是太子爺(宮廟尊稱為「小太子」)附身,否則怎麼會是發出娃娃音呢?或許是太子爺出馬替她女兒承受痛苦。 我苦笑了笑,聳聳肩表示不瞭解。

不過,如果真的是小太子附身,那祂說的「去安寧就不痛了…」就是一種指示囉?

下午,我趁空檔擲笅請示「小太子」是不是祂附身在蔡頭身上?沒笅。我心裡毛毛的,又請示是不是其他不好的東西附身在蔡頭身上,沒笅。

雖然沒問到答案,但是小太子還是指示我要注意蔡頭,因為她可能會有自殘的情況…

麥啦~~~~

2010 年 11 月 25 日

由於蔡頭不肯吃藥(藥量太多 & 藥味令她作嘔),我氣得說了重話,要她自己去擲笅問「小太子」要怎麼走下一步。

蔡頭自己擲笅請示「小太子」,得到不好的答案(她沒跟我說問了什麼),倚在我的肩上痛哭失聲。

我跟蔡頭說,之前「小太子」一直要我注意她的精神狀況,問她是不是有事情沒跟我說?蔡頭想了想,邊哭邊說:「那次搬家意見不合時,我們為此大吵一架,她看到我為了她、為了搬家,弄得心煩氣燥,當下有股從窗戶跳下去的念頭…」

聽了之後,我哭著跟蔡頭懺悔:「我不該發那麼大的脾氣,我錯了,請妳原諒我…」

晚飯後,岳父上樓來探視,蔡頭邊哭邊說她快撐不下去了…

2010 年 11 月 30 日

媽媽跟我說她看到電視節目報導某資深藝人為癌妻求神的故事,我知道一人一款命,面對病入膏盲之人,神明也難為。

不過,抱著一絲希望的我還是有樣學樣,擲筊請示「小太子」。最後給我的答案竟是蔡頭活不過七天,而且是連續三個聖筊!

能不能遇到貴人?有笅!
貴人在哪兒?竟然是在安寧病房…

好吧!我死心了,我要讓蔡頭安心、舒服的走,避免多餘的痛苦。

後來(2012 年 11 月 24),我跟宮廟的老師提起「蔡頭發出娃娃音」的事情,老師說有小太子有很多尊,如果不是家裡那一尊附身,也有可能是別尊來附身指點事情。

蔡頭確實在安寧病房遇到了「貴人」,那是一群無私奉獻、視病猶親的醫護人員。

感謝神佛的慈悲,以及醫護人員的愛心。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無法解釋的事情”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