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思念…

2010 年 12 月 27 日

蔡頭離開已成事實,今天寫了 Email 一一通知朋友,寫著寫著我又哭了起來。

我不是很想讓朋友知道這件惡耗,因為我怕他們的反應、回應,同時會勾起我對蔡頭的種種回憶,我又會再次哭得不能自己。

2010 年 12 月 28 日

這兩天在家時,趁空檔開始整理蔡頭的「遺物」。

我不是要丟掉妳的東西,而是要整理對妳的回憶…

2010 年 12 月 28 日

下午,我將手機的相片拷貝出來,我無法克制自己,將照片、影片看了一遍,而且是從九月看到十二月。

看完之後,又是照例痛哭一場。

2010 年 12 月 31 日

站在家裡的靈堂看著蔡頭的照片,我仔細端詳照片裡面那位臉圓滾滾、嘴角微笑的女生。這個臉龐我看過、我記得,不就是我昨天才剛認識的那個她?

2011 年 1 月 2 日

打從罹患癌症的那一刻開始,就應該要有面對死亡的心理準備。

置之死地而後生,活一天就是賺一天。

2011 年 1 月 2 日

妳知道我是一個負責任的人。

所以,妳找到了我,然後把妳的一生託付給我,因為妳知道我會把事情做好。

2011 年 1 月 2 日

最近幾天晚上,我都會打開電腦瀏覽蔡頭的照片或影片,或許我想從中抓住什麼、留住什麼,或許是想逃離現實,重溫那段活生生的時光。

2011 年 1 月 3 日

今天整理蔡頭的衣服,看到她之前常穿的衣服,我痴戀的拿起來聞,只有洗衣精的淡淡清香,沒有殘留蔡頭的味道。

想念妳的笑,想念妳的味道…

2011 年 1 月 8 日

蔡頭過世多久了?我還得看日曆算一下,她似乎慢慢要從我的記憶裡淡出…

想忘,很快;不想忘,很慢。

2011 年 1 月 8 日

在關掉筆電、閤上螢幕之前,我都抗拒不了「再看一次蔡頭的照片或影片」的誘惑。但總是看到一半,就痛哭流涕。

2011 年 1 月 11 日

勞保補助、喪葬補助、壽險、癌險、住院補助,全部加起來也一筆不小的數目。

生活可以變富足,但心靈卻變得空虛…

2011 年 1 月 12 日

蔡頭的告別式就快舉行了,我內心漸漸開始煩躁了起來。

人都離開了,我在怕什麼?

我害怕去面對跟蔡頭有關的一切,因為一旦觸碰到,我的情緒又將再次潰堤。

2011 年 1 月 13 日

這一天會到來,這一天會過去…

2011 年 1 月 14 日

我該記住妳的哪一個模樣?

結婚前的?結婚後的?懷孕時的?當媽媽後的?生病時的?…我現在的腦海,還是深深烙印著妳最後一個月的模樣,反而想不起妳之前的樣子。

2011 年 1 月 15 日

哀傷是暫時的,懷念是永久的。

孩子的媽,我會永遠記得妳,謝謝妳!

2011 年 1 月 17 日

蔡頭的事情告一段落了,我要媽媽回台中休息。媽媽看著蔡頭的照片,哽咽的跟她道別。媽媽的心裡難受,我不能在她面前哭,否則她會更難受。

2011 年 1 月 18 日

這個家,原本有四個人…

蔡頭去了天堂,家剩三個;
媽媽回去台中,家剩二個;
小小柯去讀書,家剩一個。

2011 年 1 月 19 日

終於找到那首「溫暖的雙手」,我一看再看,淚一直流。

2011 年 1 月 21 日

上網標到一個數位相框,週六下午收到,我顧不得手邊的雜事,就拆開來試用。我開了電腦.把蔡頭的照片統統放了進去,愈找愈多,愈放愈多。

搞定後,將數位相框放在蔡頭的靈桌上,小小柯看到覺得很驚奇,直說媽媽回來了。

2011 年 1 月 25 日

除了將電腦裡的照片撈出來放入數位相框,我還想將蔡頭小時候的照片一併整理。跟岳母要了好幾本舊相本,回家一頁一頁翻著找蔡頭昔日的蹤影。

翻著翻著,我又哭了起來。

2011 年 1 月 26 日

之前跟蔡頭的好友們索取他們手邊有關蔡頭的照片,這兩天收到了。這些大多是蔡頭在出版社工作時期的照片,她常和朋友一同聚餐、出遊。

看著這些照片,不禁想到我是「擁有最多,卻最短暫」的人…

2011 年 1 月 27 日

岳父的工廠今天辦尾牙,地點選在五股的「老張擔擔麵」,請我和小小柯一同前往。

三個月前,我和蔡頭還在這邊用過餐,景物依舊,妳已不在。

2011 年 2 月 10 日

今天在整理手機的資料時,我以為我誤刪我跟蔡頭最後的日子記錄,把我嚇哭了…

2011 年 2 月 14 日

之前,整理了一些蔡頭收藏的動漫商品,將它們上架拍賣。

今天,在拍賣賣出了第一件商品,還跑去 7-11 用交貨便寄送,一切都不上手。一邊包著商品,一邊回想著蔡頭之前在家使用拍賣的情景。

我想,她現在一定在天上笑我~小柯你怎麼那麼笨拙呢?

2011 年 2 月 18 日

小小柯從幼稚園的捏塑課得到一個靈感,跟我要了一些紙張,做了一個紙糊的媽媽。

另外,還用樂高做了一台車,裡面放著一位樂高人物,我問小小柯這是什麼?

「這是那一天載媽媽的車子…」

哇靠~ 原來你做的是靈車。

2011 年 3 月 3 日

下午,我帶著小小柯刻意來到板橋的黃昏市場,想要回味之前和蔡頭在這兒閒晃的過往。

吃著曾經吃過的市場小吃,總覺得味道不復以往。我想了許久,我想那是少了蔡頭一起陪吃的滋味。

2011 年 3 月 9 日

回舊家整理,翻到放在櫃子裡的婚紗照。

我看著看著,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哭了起來…

2011 年 3 月 13 日

蔡頭今天進塔禮成

2011 年 3 月 19 日

最近前後看完了「三個強盜」和「未來小子」這兩部動畫電影,裡面的主角都有著相同的背景:來自孤兒院。今天,小小柯突然對我說…

「因為媽媽已經不在了,如果爸爸也去天堂,我會很快樂,因為我會被送去孤兒院,那邊有很多小朋友,然後我會被收養…」

2011 年 3 月 23 日

今天夢見蔡頭…

場景在醫院的病房,她閤眼往生後,又睜開了眼睛,跟我說了一聲:「謝謝!」

就在那一霎那,我從夢中醒了過來,旁邊的時鐘是凌晨兩點。

晚上,回娘家吃飯,岳父說他有感應到前一晚女兒有回家,時約兩點。

2011 年 3 月 28 日

傍晚,差點忘了替蔡頭上香。

一旁的小小柯問我:「你會忘記媽媽嗎?」

2011 年 4 月 3 日

蔡頭今天百日

2011 年 4 月 5 日

昨天,帶小小柯去淡水玩,給他一百元讓他買了最想要的玩具當作兒童節禮物。

今天晚上,小小柯說他想要提早拿到「明年的兒童節禮物」。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怕我跟媽媽一樣飛去天堂,那他就拿不到禮物了…

2011 年 5 月 1 日

今天,要幫忙小小柯做幼稚園的勞作作業。

做著做著,我突然想到做勞作是蔡頭的專長。我之前想過小小柯有這麼一位美勞、美術見長的媽媽,一定很幸福。

沒想到,今天卻是我這個鱉腳的爸爸在做勞作…

2011 年 5 月 16 日

今天在大潤發遇到之前常去光顧的素食店老板,他問我怎麼好久沒來店裡?

沒想到,我一開口說話,就在他面前失態的哭了起來…

2011 年 5 月 18 日

看了「鬼太郎之妻」,某個橋段讓我一直看一直哭…

2011 年 7 月 25 日

小小柯從幼稚園畢業了,相信蔡頭今天也有在一旁觀禮。聽到全體畢業生一齊吹直笛,讓觀禮的我,想起了蔡頭,眼淚在眼眶打轉。

2011 年 8 月 16 日

這兩天來雪霸公園玩。

蔡頭之前也有來過雪霸喲~

2011 年 8 月 19 日

蔡頭之前很想去墾丁的夏都住一晚,小小柯幫她完成了!

2011 年 8 月 20 日

我們來到台東知本的某個瀑布。

蔡頭也曾經到某個瀑布玩過哦!

2011 年 8 月 30 日

今天是小一開學日!小小柯是小學生囉~

相信蔡頭今天也有一起前來。

「雖然媽媽可能比較早去天堂,但是媽媽會在天堂看著你長大,好不好?看著你從幼稚園畢業、看著你讀小學…」

by 蔡頭 @ 2010 年 11 月 28 日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無盡的思念…”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