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年.憾事

蔡頭是在國曆的 2010 年 12 月 25 日離開(農曆 11 月 20 日)。按照習俗,往生滿一年(以農曆為準)稱為「對年」,當天要準備祭品、誦經。

蔡頭「對年」的時間,是在 2011 年 12 月 14 日(農曆 11 月 20 日)…

2011 年 12 月 10 日

媽媽從台中北上,要來幫忙蔡頭做對年的事情。

2011 年 12 月 12 日

下午四點多,我接小小柯放學回家,住在一樓的岳母打開門。沒有平常看見孫子的笑容,反而是皺著眉頭說:「我今天肚子不舒服,好像感冒了,不要送果汁下來…」

最近,我又開始打起蔬果汁,還會送一杯給樓下的岳母喝,岳母也不排斥,還會故意留下 1/3 給下班後的岳父喝,說這是女婿的孝心。

「對年的飯菜,我會準備…」雖然身體不適,岳母還是堅持要處理

回家後,媽媽下樓看岳母,岳母說她不曉得是不是吃壞了東西,下午有吐,還有拉肚子。我打了電話通知岳父,請他下班後早點回家,看狀況要不要去看一下醫生。

晚上八點多,我打電話到樓下,詢問岳母的狀況,岳父說有帶去診所看病,醫師初步判斷是胃出血,有拿了胃藥,再觀察 1~2 天看看。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凌晨 12 點多,家裡的電話響起。岳父說岳母的狀況不太對,想要帶她去掛急診,找我一起去醫院幫忙。

匆匆下樓進入屋內,岳父說岳母一直嘔血、便血,剛剛還在房間昏倒。一直叫她去掛急診,岳母卻推說休息一下就好了,就是不肯去掛急診。

我加入勸說的行列,岳母才不情願的跟我們上車。

急診室的醫師檢查之後,也判斷應該是胃出血,要求在急診室觀察,明天一早排照胃鏡。岳父去停車,岳母說她想去上廁所,我攙扶著她來到急診室旁的廁所。

等了一會兒,岳母從廁所走了出來,就在我要趨前要攙扶她時,就看她雙眼一直,整個人倒了下來,我連忙接住,趕緊呼叫護士前來幫忙。

還好是在急診室,三位護士分工做緊急處理,醫師研判是失血過多,造成血紅素不足,要求立即送血袋來輸血。

岳父趕了過來,聽聞剛剛又暈倒的事情,對岳母碎唸責怪,兩個人竟然還小聲鬥起嘴來,我連忙充當和事佬,要岳母好好休息。

凌晨 4 點多,岳父要我先回家,早上還要帶小小柯上學。

上午八點多,我帶著早餐來到急診室,岳父一晚未闔眼,我要他到一旁休息,我來看護。上午十點多,岳母終於等到照胃鏡。

「你先去買菜,我出院後就來做…」岳母躺在病床上,還不忘對年的事

傍晚六點多,我要出去買拜拜用品,遇到蔡頭的二弟(小舅子),才得知岳母在病房又昏倒了,現在被送到加護病房…

我跟著小舅子來到加護病房,岳母坐在病床上,看到我的出現讓她有點驚訝。雖然臉色有點慘白,但精神似乎還不錯,一直跟我們說醫師剛剛幫她做了哪些手術。

原來,上午雖然有照胃鏡,但裡面都是血,看不到任何病灶,所以草草結束。從急診轉到一般病房觀察,但因為又昏倒的關係,醫師又做了一次詳細檢查,發現食道也有在出血,於是做了緊急手術。

「現在有比較好了,不過還是感覺有在出血,但是流得比較慢…」岳母說

我要岳母好好休息,不要多說話,等出院再聊。至於對年的事,我會搞定!

晚上十點多,岳父打電話給我,說岳母可能不行了…

啥?

一行人來到加護病房門口,醫師出來跟我們家屬說明,因為出血嚴重,剛剛有做了一次急救。如果狀況不理想,短時間內又做第二次急救的話,那…我們就要有心理準備了。

晚上十一點,岳父要我先回家,明早九點要做蔡頭的對年…

2011 年 12 月 14 日

凌晨十二點多,岳父又打電話給我,說岳母要送回來了…

不會吧…今天是蔡頭對年的日子…

凌晨一點多,岳母被救護車送回家,拿掉呼吸器,在家中辭世。事情來得突然,岳父堅強的要我不要多想,先將蔡頭對年的事處理完再說。

早上七點,小小柯起床,今天跟學校請事假,但我不想跟他說外婆離開的事情,先等蔡頭對年的事完成再說。

上午九點多,做法事的師父來到家裡,對我搖了搖頭說:「剛去樓下,現在來樓上,都是同一家人,感覺真怪…」

做法事時,擲笅請示,一直沒笅,誦經的師姐說母女連心,要蔡頭放下。又擲了多次,才勉強得到一個聖笅。

完成對年祭拜之後,師父安排「合爐」的時間在國曆 12 月 24 日上午九點進行。

跟岳父討論之後,暫且不要讓小小柯知道外婆離開的消息。等到蔡頭跟祖先「合爐」之後,再帶小小柯來跟外婆祭拜,免得兩個喪事交疊,小孩認知錯亂。

隔天開始,我帶小小柯上學,下樓之後都會刻意不讓小小柯看到一樓門口的「慈制」告示,謊稱巷子在施工,所以要繞路去上學。

「阿公阿媽再會,我要來去讀冊!」

小小柯用台語說著,這是我要求他每天上學時要在一樓大門跟外公外婆請安問好的話。之前,岳母有時候還會在屋內答話、有時候還會開門探頭看看小孫子。

如今,已成絕響。


攝於 2004 年 12 月 19 日 @ 婦產科

過去的同一天,我還發表了...

0 Responses to “對年.憾事”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