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anuary, 2017

背誦《琵琶行》

這事,雖然過了許久,但不寫下來,對不起我自己和小小柯。

去年 (2016) 的小五暑假作業中,其中有一項是「背誦白居易的《琵琶行》」。

琵琶行?我…學校沒教過,只熟其中大家都能朗朗上口的那幾句:

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背誦整篇?老師在整人嗎?當下,小小柯和我都有一股莫名的不爽…

在靜下心看完整篇《琵琶行》之後,我認同老師的要求,這是一首值得背誦學習的好作品。於是,開始找方法幫助小小柯背誦這首流傳千古的鉅作。

首先,將《琵琶行》分成四大段,再上 YouTube 找到朗誦影片,轉成 Mp3 並同樣切成四大段。讓小小柯先讀熟、聽熟第一大段,並試著背誦,再循序漸進第二、三、四大段。

在一旁協助的我,沒想到也能熟背第一大段。不過,進入第二大段就有點卡卡的,第三段更是零零落落,第四段就不用談了…

記憶力還不錯的小小柯,第一、二大段順利過關,但會卡在第三大段。原本興緻高昂的他,背得有點意興闌珊,提不起勁。

我只好使出殺手鐗,派出「刺客」來突襲。這名刺客就是我自己,我強逼自己背誦第二、三大段,想要刺激一直在原地踏步的小小柯。

果然,這招激將法見效了!小小柯順利背完四大段,而且可以一次背完!完成不可能任務的小小柯笑嘻嘻地對我說:「爸爸,我知道你這是激將法~ 」

爸爸用心良苦,而且還下海陪酒陪公子讀書了…

開學之後,老師開始驗收背誦的成果。不過,老師竟然要求同學「每天上台背誦兩句」即可。啊~~~~~~~ 這未免太小兒科了!

某天放學後,小小柯對我說:「爸爸,我今天有上台背《琵琶行》,而且一口氣背完了!同學都來問我是怎麼背的耶~」看著小小柯喜孜孜的臉龐,想必他嚐到苦盡甘來的滋味。

孩子,爸爸為你感到驕傲!繼續加油~

[韓劇] Signal 信號

原本是不看韓劇的我,接連看了《未生》、《記憶》,讓我對韓劇不再那麼反感。

某一天,看到緯來電視台準備要播一齣新的韓劇《Signal 信號》,想說用 Tivo 錄下來(是的,我還在用 Tivo)也無妨,不好看再刪就行了。

錄了 2 集之後,我打開 Tivo 來看。一開始的場景在學校,小男孩和小女孩的互動…這是什麼東東啊?我以為是韓劇慣用的小孩子童年糾葛老梗,看不到五分鐘就關掉了。

過沒幾天,再次打開 Tivo 來看,想說至少看完一集。沒想到,竟讓我一口氣連看兩集,哇嗚~ 出乎意料的設定及劇情!後來發現,《Signal 信號》的導演就是《未生》的導演。

就這樣,我中了《Signal 信號》的毒。電視台播映的速度已經趕不及我的毒癮發作,於是我發瘋似的上網找片源。直到看完第 16 集,癮暫時解了,但毒還在…

我不會寫影評,每個人對影片的感想源自於各人的閱歷 / 經歷,看得開心爽快就好。但我只有一個感想:看完《Signal 信號》,短時間對其他劇集都無感了…

《Signal 信號》除了劇情好看,OST 也是好聽到不行!我的 Signal 毒癮又要發作了…

大~便當

小小柯打從一年級,就是吃學校的營養午餐。幾乎不挑食的小小柯,吃得還算滿開心的,每個月乖乖繳交營養午餐費,繳到五年級時…

「爸爸~ 學校的營養午餐變得很難吃!」小小柯說
「啊?你都吃了四年了…」我不解

「最近換了廠商,大家都說很難吃…」小小柯皺眉
「午餐費才剛漲價耶~ 怎麼會這樣?」我不解

抱怨歸抱怨,午餐費還是繼續繳,畢竟準備便當菜色還滿麻煩的,直到上個月底…

「爸爸~ 班上又有人不訂營養午餐了,總人數會低於 10 人…」小小柯說
「會怎麼樣嗎?」我不解

「低於 10 人就不會送餐到班上,要自己去打餐…」小小柯說
「是哦?那你也不想訂囉?」換我皺眉

跟娘家的姑婆商量後,確定自帶便當,小小柯顯得非常開心。由此可知,學校的營養午餐應該難吃到爆,竟然可以讓幾乎不挑食的小小柯吃到反感…

晚上回娘家吃晚餐,小小柯拎了一個空便當盒要去裝飯菜…

「爸爸~ 便當裝了飯菜之後,變得好重唷!」小小柯提著便當袋回家,邊走邊說
「這個感覺叫 沉甸甸~」我摸著他的頭

「我的便當好大一個!」小小柯說
「對呀~ 爸爸當初買這個 16cm 的便當盒,想說你可以用到國高中…」我笑

「好期待明天的午餐便當 ♥」第一次帶便當的小小柯興奮莫名

大~便當滿載姑婆的愛心,你要吃得開心心唷!

[韓劇] 記憶

會看這齣韓劇,完全是衝著「吳相植科長」李聖旻而來。

在《記憶》中的他,飾演一位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律師…

沖擊連連的案外案、複雜糾葛的人物關係,讓我看得欲罷不能,不得不將影片以 1.2 倍數的方式快轉追劇 (想看又沒那麼多時間,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劇情後半段的一幕,當他的老母親終於知道兒子罹病之後,雖然兩人都沒有說話 (內心 OS) ,卻讓我在電腦螢幕前淚流不止…

或許,我經歷過蔡頭的罹病過世。
或許,我身為人父人母引發感傷。
或許,我已經到了哭點低的年紀。

趁著我還有記憶時,我得寫下我跟小小柯的點點滴滴…我沒有忘記這件事。

對了,它的 OST 超~級~好~聽~引~人~糾~心~

■ 延伸閱讀

Hello 2017!

二○一七年一月一日,工作合約生效,但半個月前早已開工。

原本是時薪制,新合約改為月薪制,還能在家上班,沒有工作時數要求,也不必固定時間上工,感謝老闆的抬愛與賞識。

工作條件隨興,工作壓力湧現,就看自己怎麼想,慢慢調適中…

老話一句,盡我所能,問心無愧。加油~

PS. 新聞:加油寶寶長大了 靠名氣募資成功替父親換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