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Category

Page 2 of 2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文字編輯

當時,大然還是以手工製稿為主,文字編輯會依照每週的進度製作漫畫稿件。

以日本漫畫稿為例,編輯拿到對白的中文翻譯之後,就要開始進行「潤稿組字」的工作,先將翻譯的對白內容改得通順一點、口語一點(潤稿),然後用「量字表」將對話內容塞入對話框內(組字)。


▲日本漫畫雜誌稿,日文對白。

量字表是一種依字級大小做成的度量表格,讓編輯知道在某一個對話框內可以塞入幾個字。對話框大,字級要大;對話框小,字級要小。字太多要濃縮,字太少要增添,儘量避免對話框太擠或太空。

 
▲日本漫畫雜誌稿,量字表的字級大小及字數表現示意圖。

另外,漫畫裡面各種對話的「情緒」也對應不同的「字體」表現,例如:一般對話,使用粗黑體;表示驚恐,使用淡古體;表示強烈,使用綜藝體…etc。

文字編輯將對白內容做了潤稿、組字,再標上字體、字級之後,就會拿去打字部輸出成「清樣」紙,在紙的背後噴上膠,就可以開始進行「貼稿」。

用美工刀將「清樣」上的一個對話框對白給割了下來,然後黏貼到日本漫畫稿對應的對話框內,就完了一個對話框的「貼稿」。

 
▲日本漫畫雜誌稿,貼稿後的畫面示意圖。

至於不在對話框裡面的「狀聲字」,如果沒有壓到漫畫畫面,就會用電腦做中文字的類似效果及大小,然後輸出清樣直接貼在日文狀聲字的上面;如果會壓到畫面,就要將字包邊剪裁或請美編做一些畫面上的修補。

有時,遇到文字會嚴重壓到畫面的稿子,編輯部還要傳真請日本版權部 Check 一下,主要是知會日方畫面因故會做小修改,讓日本的版權部替漫畫老師做海外授權的品質控管。

每一頁的對話框完成之後,再將「刊頭」(連載漫畫每回的第一頁)中文化:標準字(有經過美術設計的漫畫中文名稱)、回數名、作者名…等。

  
▲日本《ONE PIECE》漫畫刊頭 © 集英社

之後,再將雜誌稿頁面的頁眉、邊條換成《TOP》自己的版本。最後,貼上頁碼、下期待續,就完成了一份「漫畫稿」。

至於「國人稿」,漫畫對白以漫畫老師寫的為主,編輯只要改錯字,不太需要做「潤稿」,但其他的編輯工作還是一樣要做。

編輯的第一份漫畫稿

我的師父(編輯部的資深文編)為了訓練我,他拿了一份當時準備在《熱門少年 TOP》新上檔 & 對話簡單 & 貼稿容易的日本漫畫稿給我,要我試做看看。

是的,這部漫畫就是目前還是非常火紅的《ONE PIECE 海賊王》。


▲本圖取自網路,1997 年 9 月 No.41《熱門少年 TOP》海賊王 © 集英社

文字編輯的工作量多 & 繁瑣,遇到好做的漫畫(例:海賊王、神行太保 BOY…),做起來很愉快;拿到難做的漫畫(例:JOJO 冒險野郎、鹹蛋超人…),可是會痛苦萬分。

文字編輯在出版社並不太被重視,畢竟誰不會寫字?誰不會改錯?

但是,我覺得一位出色的文字編輯,除了稱職之外,還要能夠將潤飾後的中文對白鮮明地呈現原本漫畫角色的個性。否則,你就只是一位文編而已。

我是這樣期許著自己…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TOP 編輯部

上班第一天,辦完新人就職的手續之後。我來到「TOP 編輯部」報到,主編「超人芳」一一向我介紹編輯部的同事,以及各自的工作職掌。

編輯部的編制

  • 主編:1 名,負責統籌整本雜誌的編務工作及出版行程,決定雜誌內容的編排順序(落版)、盯進度、校對稿件、校對藍圖,跟協力部門溝通聯絡…
  • 文編(文字編輯):1~2 名,主要負責漫畫稿的內容製作,部分的單行本。
  • 企編(企劃編輯):1~2 名,主要負責企劃稿的內容製作,部分的漫畫稿、單行本。
  • 協力部門:打字組、貼稿組、美術部、印務部、版權部、責任編輯部…。

在《熱門少年 TOP 周刊》裡面,主要有:日本漫畫稿、國人漫畫稿、企劃稿、廣告頁。

日本漫畫稿

我原本以為可以欣賞到日本漫畫老師的手繪原稿或是掃描原稿,沒想到我們是拿日本空運寄來的漫畫雜誌,直接作為漫畫稿件的素材。

▲本圖擷取自《爆漫王》© 集英社

編輯部每週都會收到兩本來自日本集英社《少年 JUMP》的樣書(還沒在市面上販售),其中一本會在編輯部傳閱,大家會搶著看這一期什麼新連載,以及各個連載的最新內容,。雖然都是日文漫畫,讀漢字 + 看圖猜故事就可以大概知道劇情內容。

另外一本,我們會將它「拆開」,封面交給主編,有在《TOP》連載的日本漫畫作品則會交給各自負責的編輯,剩下的則是歸檔存查。


▲日本漫畫雜誌稿,日文對話。

每隔固定時間,外包的日文翻譯會來交翻譯稿,編輯人員會將最新的日本漫畫稿交給翻譯,並確認交稿的時間,如果稿子是同步連載那就馬虎不得,弄不好會開天窗啊~~~

國人漫畫稿

這個就可以親眼看到台灣漫畫家的手繪原稿,「責任編輯」會將漫畫家的稿件交到編輯部。而這個「責任編輯」的角色,就像是《爆漫王》裡面的「服部 哲」。在大然出版社,責任編輯並不隸屬於編輯部,而是一個獨立的單位。


▲本圖擷取自《爆漫王》© 集英社

國人漫畫的稿子,通常會在原稿上黏貼一張「描圖紙」,除了可以保護原稿,作者還會在上面寫上對白及狀聲字。


▲本圖擷取自《爆漫王》© 集英社

通常,國人稿都是同步連載,並不是為了跟上時事腳步,而是國人漫畫的產出速度比較慢,即使一開始有積稿,之後也會因為作畫太慢、助手落跑、掰不出劇情…之類的問題,而開始瘋狂的拖稿。總是要跟漫畫家三催四請,通常在編輯部截稿的當天才會交稿。

企劃稿

非漫畫單元的內容頁,統稱企劃,大致分為「固定企劃」及「特別企劃」。

固定企劃,泛指封面、目次頁、下期預告、作者的話(漫畫老師的每週留言)、編者的話(編輯部的每週留言),也就是固定會出現在每期雜誌的企劃內容。

特別企劃,簡稱「特企」,通常是為了推廣某一部連載中的漫畫而做的企劃。如果日本雜誌本身有做該漫畫的特企,台灣要拿來用的話,需要向日方提出申請,通過才能使用。如果台灣自己要幫日本漫畫做特企,因為會用到日本漫畫的圖,所以做好之後的稿子(完稿),也要向日方提出報備,通過才能刊登。

aa
▲本圖擷取自網路,《ONE PIECE 海賊王》特別企劃 © 集英社

廣告頁

廣告頁,除非是贊助商的廣告刊登(通常是封底頁 or 封面內頁),否則大多是用來填塞落版之間的空檔。

每次連載的漫畫單元,通常是左起左結( 1p 刊頭頁 + 18p 漫畫頁),所以兩部漫畫單元之間,就會用廣告頁來填塞(右頁)。廣告的內容,大多是漫畫單行本的發售消息。

說實在,我也不是第一天就搞懂這些事情,做中學囉~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面試

1997 年 8 月,退伍後不到一個禮拜,爸媽就載著我及行李來到台北,拜訪住在三重的姑姑,姑姑幫我找到同巷子的一間頂樓加蓋,房租非常便宜。

隔天上午,姑丈開車載著我在三重市、台北市四處繞,介紹交通及地標。下午,託運的機車寄到了,我領了車,就逕自一個人看著地圖騎去位於台北縣三重市光復路一段130巷1號的大然出版社,因為明天要面試,我得先確認一下路線。

面試的時間到了,我來到大然門口的警衛室,表明我來找出版社的林部長。被人帶到會客室,填寫公司制式的人事資料之後,林部長進來跟我「聊天」。

他已經先從呂社長那邊知道我的來意,他問我想在大然從事什麼工作?我說我不清楚目前出版社裡面有什麼職缺,不過我希望先從「編輯」做起,先瞭解漫畫的製作流程。

談了大約半小時,呂社長也進來了,笑咪咪的跟我打招呼,林部長跟他說我想先從編輯做起,他驚訝的看著我。原來,他原本希望我去社長室當特助。啥?

呂社長想了想,跟林部長說:「那就讓他去 TOP 吧!你跟 ○○ 說一下。」接著,呂社長說他現在有空,想帶我去公司裡面繞一繞。

就這樣,我被呂社長帶去每個編輯部,介紹每個編輯部的業務內容,跟每個主編打招呼。最後,來到「第一編輯室」的 TOP 編輯部,這裡是負責《熱門少年 TOP 周刊》的地方。

 

主編「超人芳」已經知道我這個新人即將在明天報到,指定一位資深編輯負責帶我編務上的工作,要我明天直接找他,會安排工作給我。

跟同事打完招呼之後,呂社長帶我到社長室,又送了我一本書,笑咪咪的對我說:「大然是個一直在學習、成長的公司,歡迎加入!」

之後,我來到人事部,人事主管跟我說:「雖然社長沒有表示意見,不過你寫的希望待遇是 $26,000 元月薪,但你做的是 TOP 編輯工作,這樣的薪水拿得太高,我們這邊的編輯起薪不到兩萬…。薪資保密,你不能跟同事說你拿多少薪水…」

啊…我完全不知道出版社的薪資結構,想說一個月做 26 天,一天 $1,000 應該還算 OK(之前去鐵工廠打工,一天也有上千元)。

沒想到,我的薪水拿得太高了,這時也才知道呂社長為什麼對於我想去做編輯感到驚訝。或許是「大材小用」,也可能是「高薪小用」…

「呂社長,真抱歉!不過,我會努力表現,讓你覺得我領這樣的薪水是值得的!」離開大然出版社,我在內心這樣期許著自己。

明天要上工囉!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當兵

新兵訓練之後,我來到抽籤的單位,進行為期一個月的銜接訓練。在此時,當過兵的哥哥要我「隱藏」會畫畫的事情,因為如果被選為政戰兵,將有畫不完的圖、搞不完的文宣。

聽從哥哥的建議,我在技能上只寫了「電腦操作」,結果被分發到旅部當後勤文書,有比較爽嗎?沒有,因為有打不完的資料及文書作業。

菜鳥的時候,部隊的勤務很多,只有在休假的時候,回家上 BBS 的漫畫板,看看大家在討論什麼,也上網搜尋與台灣漫畫相關的任何資訊,希望當兵的這段時間不要跟漫畫脫節。

老鳥的時候,很多打雜的事情都不用做了,有很多零碎的摸魚時間,我從家裡帶來不少企管書籍,一有時間就躲到寢室看書,連上的長官都說我是模範老兵。

退伍前一個月,我寫了一封「毛遂自薦」的求職信給大然出版社的呂墩建社長,表達我對台灣漫畫的想法,以及想去大然工作的意願。

一個禮拜後,我收到呂社長的親筆回信,除了歡迎我來大然工作,也希望我多充實自己,還送了一本書給我。

爸媽!我用漫畫找到工作了~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大學

大一上學期,必修的國文老師要求我們分組做主題報告。

三男三女組成一個小組,大家暢談想做的主題,我提出「台灣漫畫」當研究主題的構想,大家在想不到更好的主題之後,一致通過。

台灣漫畫歷史

看漫畫,我很有經驗,但研究就是外行人了。不過,藉由這次的機會,得以去拜訪《台灣漫畫40年初探》的作者洪德麟先生,能跟這位台灣漫畫文化研究者請教,讓我受益良多。

學期末,我們以「台灣漫畫之戀」為主題,上台報告研究心得。講「研究」很心虛,實際上是以洪德麟先生的著作為主軸,然後再蒐集相關的媒體報導,拉里拉雜集結而成。

大一下學期,因為畫畫的才能,入選系學會的文宣股股員;大二時,直接當選文宣股股長。文宣股是幹什麼的呢?就是畫海報、做傳單。

會畫畫的人,到哪兒都是淨幹這些事…

台灣漫畫產業

大四時,必修的企業政策老師要求我們分組選一個台灣產業 & 選一個產業內的公司做研究報告。

四男一女組成一個小組,由於我們同組的男生都是愛看漫畫的「漫迷」(那時並沒有宅男這個名詞),所以想要以台灣的「漫畫產業」當作研究的主題。

至於產業內的公司,原本想找以少年漫畫稱霸台灣的「東立出版社」,但是對方拒絕我們的拜訪。沒想到,「大然出版社」卻欣然接受我們的邀約。

某天,全組懷著興奮的心情來到當時位於三重市的「大然出版社」,接受採訪的是當時的總編輯「鄭國興」先生。

在訪談的過程中,出版社的呂墩建社長經過,看到我們一群學生在做訪談,隨口問我們是讀哪個學校的?當他知道我們是讀「企管系」的時候,他訝異的坐了下來,加入了訪談。

原來,通常到大然做訪談的學生,不是漫畫社團,就是大傳 or 美工科系,他第一次聽到有「企管系」的學生來做訪談,而且是要研究台灣的漫畫產業,他覺得非常有趣,開始自顧自的侃侃而談他對漫畫、對漫畫家、對漫畫出版社的想法。

談什麼內容我已經模糊了,我只記得在跟呂社長聊完之後,換我們覺得訝異,他用許多新穎的觀念在經營漫畫事業,而不是僅僅是單純的代理與出版。

在大學畢業之前,我已經決定--我退伍後,要去大然出版社工作!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高中

高中一年級的時候,憑著一點點畫畫的才能,我擔任班上的學藝股長,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教室後面的壁牆佈置及壁報比賽。

那時,班上也有一位會畫畫的同學,他的功力遠遠在我之上,我們常常聊漫畫及繪畫的事情,也一同做壁牆佈置及壁報比賽。不過我們兩個都只是交差了事,畫畫只是小小的興趣而已。

高中的空閒時間比較多,那時已經有「漫畫便利屋」,我常坐公車到市區的「漫畫便利屋」買漫畫,而且只買台灣漫畫家創作的漫畫,我想用實際行動支持他們。


▲作者:阿推


▲作者:鄭問

記得在高三的時候,市面上出現了《少年快報》,裡面集結了日本各大漫畫雜誌的精彩作品,風靡不少的青少年,但我並不是其中一員。

從《歡樂漫畫半月刊》當中,我深切瞭解漫畫家創作的辛苦,既然是盜版漫畫,所以我當時連看都不想看。我寧願省錢買正版授權的漫畫,也不想肥了這些盜版的出版商。青春期的反骨?或許吧~

升高三了,讀書囉!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國中

小學畢業後,在等待升國中的暑假,我有一天突然開竅了,我會畫畫!

記得小學時,老師規定用稿紙寫完作文之後的空間要畫圖填滿。那時的我不會畫,常找媽媽當槍手,媽媽硬著頭皮畫,像不像三分樣。

不過,畫畫 ≠ 畫漫畫,講「畫漫畫」太沉重,因為我只會畫人物的臉部及頭部,手及身體畫得很糟糕。不過,有這樣的表現,讓父親非常高興,給我錢去買漫畫用具及入門書籍。

就這樣,不管上課或下課、上學或放學,我無聊的時候就會拿起筆亂畫,自娛娛人。國中一、二年級的時候,總是代表班上參加漫畫比賽、壁報比賽,前三名沒問題。

之後,也曾經代表學校參加漫畫比賽,不過井底之蛙跳出了井,才知道世界這麼大、高手那麼多。在打草稿的時候,我的畫功驚艷四座;塗顏色的時候,作品的畫面變得不堪入目。

歹勢,我只會鉛筆畫,還沒學會怎麼塗好顏色….Orz

隨著國中課業愈來愈重,畫畫變成發洩情緒的管道,無暇再去精進學習。我的漫畫用具,索性就送給一位對畫漫畫有興趣的國一同學。

歡樂漫畫半月刊

在此同時,市面上出現了一本影響我之後進入漫畫出版社的刊物-《歡樂漫畫半月刊》,記得一本售價 62 元,兩個哥哥各出 20 元,我出 22 元,所以這本歸我管。

之後,我們期期都買,後來改成小本、改成月刊,我們才停止。藉由這份漫畫刊物,我認識了許多當時的台灣漫畫家,也從中瞭解到在台灣創作漫畫的辛苦。

升國三了,讀書吧!

■ 延伸閱讀: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小學

打從認識字開始,我就開始看漫畫了。兩個哥哥,一個大我五歲,一個大我三歲,或許那時沒有什麼娛樂活動,所以看漫畫成為我們三兄弟最大的樂趣。

買漫畫

那時根本沒有「漫畫便利屋」,家裡附近有一間小商店,它可以讓小朋友花小錢「抽」漫畫,如果不想「抽」,那就得多付一些錢直接買。我和二哥常常去抽零食、抽漫畫,也花了不少錢去買漫畫。

租漫畫

距離家裡十分鐘路程的地方,開了一家漫畫出租店。一開始,是兩位哥哥去租漫畫回家看,後來,由二哥和我去租漫畫。我們幾乎是每週租一次,每次往往都租個 20 多本。

這段時間,開始比較有系列的在看漫畫,因為都是整套在租。或許年代久遠、或許漫畫看得太多,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反而只有幾部:

  • 好小子》,千葉徹彌:劍擊
  • 《天才拳王》,小山由:拳擊
  • 巨人之星》,梶原一騎(作) 、川崎升(畫):棒球
  • 小拳王》,森高朝雄(作)、千葉徹彌(畫):拳擊
  • 劍擊小精靈》,村上紀香:劍擊
  • 怪博士與機器娃娃》,鳥山明:科幻 / 搞笑
  • 《大個子》,千葉徹彌:相撲
  • 《籃壇矮冬瓜》,六田登:籃球
  • 《鋼鐵搭檔》,大島矢須一:棒球 / 校園
  • 妙手小廚師》,寺澤大介:料理
  • 天才小釣手》,矢口高雄:釣魚
  • 怪醫秦博士》,手塚治虫:醫學

還有很多我有模糊印象,但已經叫不出名字的漫畫,它們陪伴我渡過小學的歲月,從這些漫畫中,我學到不少專業領域的知識及態度,讓我相信漫畫具有教育人心的正面力量。

丟漫畫

記得是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放學回家,我發現書架上滿滿的散本漫畫都不見了。急問媽媽之後才知道,媽媽說我們只看漫畫都不認真讀書,所以把家裡的漫畫全都丟到門前的大水溝流掉了。

萬念俱灰的三兄弟,跟媽媽哭鬧了好一陣子,不過既成事實,也只能接受。

多年以後,媽媽跟我招供,說她只是把漫畫送給朋友的小孩,並沒有丟到水溝。家裡的漫畫堆了一整個書架,每週又一直在租漫畫,叫我們三兄弟拿漫畫送人,我們一定會抵死不從,所以只好撒了謊。

搬家

因父親事業的關係,我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從潭子搬去台中。新家附近沒有漫畫出租店,所以暫別了租漫畫、看漫畫的日子…

我在大然出版社的日子 – 前言

這只是我個人的工作回憶記錄,主要是寫給我的兒子 – 小小柯看。如果有機會,我當然希望能親口跟兒子講述這段故事,但…我並沒有 100% 的把握,所以就有了這些系列文章。

大然出版社已經倒閉多年了,它的功與過、是與非、對與錯,我這種小職員無從評斷,也無意藉由文章去深入探究,我只是單純的把我在這家出版社工作的緣由、過程給記錄下來。

一般讀者大多稱它為「大然出版社」,不過正式的稱呼應該是「大然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大然文化」,可以在維基百科查到相關的資料。

我是在 1997 年 8 月~ 1999 年 10 月於大然出版社工作,從編輯做起,在當周刊主編時離職,共二年二個月。

要寫我在大然出版社的工作情形之前,必須先從我小學三年級開始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