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Category

Page 2 of 4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交友上線!

我沒忘記我要把「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的系列文章寫完,想怎麼寫、要怎麼寫、該怎麼寫,一直在我的腦海縈繞,只是不知道怎麼敲下鍵盤的第一個鍵。

就在 2002 年的今天 (10月16日),我在公司全權負責的第一個專案「Yahoo!奇摩交友」搶鮮上線了…

2002年10月16日的中午,「交友」終於搶鮮上線了!當時並不流行所謂的「Beta測試版」,推出一項服務之前都是由製作部測了又測、測了再測。而「搶鮮」的意思,功能、內容都是正式版,只差沒有在Yahoo!奇摩首頁出現入口而已。因為只要一上Yahoo!奇摩的首頁,將會帶入成千上萬的訪客,但我們希望先讓少部分的網友來使用這個新服務,以便發現問題、儘速處理。所以,交友搶鮮試用的消息,只出現在家族、摩域、聊天室,這三個社群屬性的服務。

搶鮮上線不到半個小時,就有同事回報:「照片上傳之後,沒有辦法刪除」。什麼!? 我立即查看,靠~ 我當初沒有考慮到這個情狀況,忘了做「刪除」鈕,而且怎麼測試也沒測到這個盲點。趕緊拜託美編設計頁面,工程師快馬加鞭將機制做上,呼~ 還好是內部人發現,不然糗大了。

搶鮮上線之後那一週,客服部的主管說我太晚知會客服部有關交友上線的事,以致於客服人力無法即時支援。我楞了一下,既然是我錯,那我就先頂著。反問多久之後可以得到客服的人力支援?客服部的主管說:至少要等三個月…我傻了,欲哭無淚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找了當初被裁員的同事回來當工讀生,然後兩個人就一封一封開始回起客服來信,也一封一封建立起制式回函,一天在百封以內,想說咬著牙就可以撐過去,沒想到,交友正式上線後,惡夢才正要開始…

2002年10月25日,是交友預計正式上線的日子,這日子是怎麼訂出來的?不是看黃道吉日,也不是看產品的測試狀況,其實是行銷部的同事 Jungle 所發想出來的。

10月16日上線,主要目的是測試。10月25日正式上線,主要目的是想搭上「10/25 台灣光復節」,或許比較少人會記得,畢竟這天沒放假。當 Jungle 看到「光復節」這個切入點後,馬上就想出整串的線上廣告及公關活動。

02

接著,我和他掰了一個孤男寡女的故事,作為主管在記者招待會的簡報內容。

奇摩交友

再次感謝這兩位同事的拔刀相助,不僅配合拍照擺姿勢,記者會當天還充當現場招待人員,受我一拜_________orz

04
※ 圖說:在台上簡報的主管,在台下操作的我

從記者會現場回到公司,已是下午 2 點多,負責審核交友檔案的人員跟我回報,交友正式上線之後 (即在Yahoo!奇摩首頁出現入口 + Crazy Ad),就開始湧入網友建立交友檔案。由於交友是採用先審後登的方式,為了不想讓網友興緻降低 or 產生不滿,我、主管、同事都跳下去協助審核,記得當天審核通過的新交友檔案,就高達8000個!

由於想要維持一定的品質,我們堅持要先審後登,面對如潮水湧入的網友,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受歡迎的狀況遠遠超乎預期;憂的是,審核人力不足、客服人力不足、編輯人力不足…

* 審核人力:3 人 (量多時,我得加入協助審核)
* 客服人力:0 人 (我和工讀生合作回信)
* 編輯人力:1 人 (我自己)

當時負責交友的正職人員,就只有我一個人,那時才體嚐「焦頭爛額」的真正滋味。而交友小助教的加入,則是在隔年 (2003年) 的三月…

這邊還要再感謝一個人,那就是我的太太--蔡頭。在2002年的四月,就已經決定要在年底結婚。沒想到,殺出一個「交友」專案,我得全力投入,畢竟我當公司的小米蟲已經兩年,是該有所表現的時候了。

在開發交友的那段期間,我通常在早上九點左右到公司,晚上十點多才離開,假日還要在宿舍加班。蔡頭知道這是我的工作,也瞭解我的決心,對於婚事、房事,全由她一人搞定,10/25 交友正式上線,11/10 我訂婚、11/15 我搬入新家、11/30 我結婚,一切都來得那麼急、那麼快,或許這就是最好的方式

05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開發交友

在簡報完交友的企劃案之後,除了 VIP 交友的訂價之外,沒有其他大問題,便開始如火如荼進行開發的工作。

我開始撰寫各個頁面的功能規格,原本公司是規定寫在另一份 word 文件內,但我覺得礙手礙腳,於是直接將功能規格寫在 html 做的頁面草稿(wireframe)之下,畫面和規格對照起來很方便。

在寫規格的同時,身為製作人的我還必須同時搞定幾件事:

■ MRD

「MRD 是什麼鳥啊?」
「Market Requirement Document,寫有關台灣交友市場分析的文件。」

「為什麼要寫成英文?」
「因為要送給美國人看,而且要召開電話會議 (conf. call) 接受備詢…」

「非寫不可?」
「是的,總部規定 MRD 要通過核准後,交友才能進行開發…」

幹!明明都確定要做的新服務,卻因為總公司厲行新的開發政策,交友好死不死剛好卡在這個時間點。遠在台灣的我們,只好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一方面著手寫英文版的 MRD,另方面照樣如期進行開發。

寫文件我還可以,但寫成英文這檔事就不是我擅長的。我的主管及行銷部的主管兩人合力將我先前的企劃案翻成英文,還補充了一堆數據、圖表及資料,最後添加了一些專業術語,英文版的交友 MRD 出爐!

原本我以為把 MRD 寄給總部之後,過沒幾天應該就可以收到核准的通知,反正是做做樣子。沒想到,美國竟然要求開電話會議,說要討論 MRD 所提到的功能機制,我的媽呀….

某天,電話會議召開了,我的主管、行銷主管和我列席,對著一台八爪魚講話,我講完「Hi, I am Cokey…」之後,一個多小時的會議就再也沒講話了,完全交由兩位英文高手跟美國人對話。

由於美國的交友市場正火紅,而且 Yahoo!Personals 也搞得不錯,所以對於台灣要做這個交友新服務,有滿多的意見和建議。我們也因此拿掉一些美國自己也覺得做不好的功能,如:一個帳號可以建立多個檔案(會導致網友分心、惡搞)、付費排序優先(會導致網友使用搜尋的經驗不愉快)。

對於 MRD,不否認沒有幫助,但要多花人力和時間去重寫一份文件、去重新確認一件事情,這其中所花的成本,遠高於所獲得的回饋。

■ 程式設計

負責交友的工程師有兩位,一男一女,兩個人的工作態度非常認真,也很仔細閱讀我所寫的功能規格,我常常會被叫過去質問功能為什麼要這樣設計?有時還會被問得啞口無言。

記得有一次,我被女工程師叫去問問題,加上頁面產出延誤(見後述),她給了我白眼。雖然這不是她第一次給我白眼,但在那個當下,心力交瘁的我眼眶泛淚,在她座位旁邊賠不是,跟她解釋頁面在設計方面出了一些問題,造成延誤。對於我這樣的反應,工程師連忙說抱歉,也體會我的為難。

工程師這樣的行為,我剛開始還不太能接受,總有一種咄咄逼人的不舒服感覺。但我慢慢發覺,他們在反問我的時候,就是發現規劃的缺失 or 漏洞 or 邏輯不對,要我再好好想一想,而他們也會提出相對的解決辦法供我參考。

■ 視覺設計

當時,負責交友的美術編輯(公司內部稱為 GUI,Graphical User Interface 意指以圖形化為基礎的使用者介面 )是一位新來的同事。

他對於我所製作的 wireframe 有些微詞,因為裡面已經有許多「我主觀加諸」的顏色、圖片及版面配置。再者,他對於公司內部所謂的「Kimo Style」不是很認同,所以他極力想跳脫這兩個大框架,做出他想要的視覺設計。

說真的,我尊重專業,對於他的意圖,我樂觀其成。但隨著他的頁面開始產出,我開始心裡發毛,我的主管開始破口大罵,要我跟他好好溝通清楚。

夾心餅乾的我,三明治的我,左右為難又不知所措,雖然我美其名是這個專案的負責人,但我和他是平等關係,而非從屬關係,加上又不同部門,他的產出好壞是由他的部門主管評定,我和我的主管只能提供意見和建議。

對於這種微妙的關係,只能每天上演黑臉、白臉的戲碼:「我(白臉)去跟他說,我的主管(黑臉)對頁面的哪些部分非常不滿意,我(白臉)提出修正的建議方向,請他接受…」。

天下第一味能演那麼久,至少他們有新的人物加入、新的衝突發生。但這齣黑臉、白臉的戲碼就只有三個人,而且要避免發生衝突。演久了,讓我覺得很窩囊,也漸漸產生無力感,而他也開始不耐煩,最後演變成:「我的部門主管都看過了,也 ok 了,如果你們還有意見的話,請直接找我主管。」我傻眼…

在我傻眼同時,工程師也發難了。他們一開始跟我反應美編給的 html code 很髒,不僅沒有做註解、區隔,而且有的 code 沒有結尾,讓他們在包程式的時候,很傷腦筋。

之後,工程師又反應頁面的設計很難看,他們覺得這樣一定會被龜毛的盧大為打槍。與其頁面難套,又會被打槍,不如直接罷工不做。他們希望先召開 Prototype (頁面雛型) 的討論會議,請出盧大為來確定頁面設計 OK 或不 OK。

■ Prototype (頁面雛型) 會議

主管徵得各部門的同意後,便召開 Prototype (頁面雛型) 會議,並請出時任「雅虎北亞區副總裁」的盧大為參加。盧大為有提出一些頁面設計上的意見,但他並未如工程師的預期將這批頁面設計給打搶。

沒被打槍,我是該竊喜,還是擔憂呢…無力 + 無助 + 無能,虛空的感覺湧上心頭。

■ 收尾工作

虛空歸虛空,還是要面對現實,交友這個小孩已經懷胎數月已成人形,絕對不能流產。如果沒把這個服務做好,我會比這個小孩早夭折。

服務說明、訂審核標準、編使用教學,都是一個人搞定,因為也只有我一個人。之後,就是一連串的測試、測試再測試,測到天昏地暗、測到反胃嘔心。

原本已經準備做好搶鮮版(非正式上線,僅供內部及少部分網友試用)的上線,上線前沒幾天,美編突然換了人,在有限的時間下,交友的頁面設計又做了一些調整。

開發一個服務,竟然有那麼多「屎尿胃急」的狀況發生,我快不行了…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交友簡報

2002年五月初的一個下午,主管召開了交友的簡報會議,與會的有各部門的大主管及大老闆(盧大為、鄒開蓮),似乎大家都想來聽聽這個讓美國雅虎賺錢的付費服務,台灣要準備怎麼做。人員坐定之後,主管起身講了開場白,之後便由我開始簡報我打算怎麼規劃交友這個服務:

■ 服務名稱:

* 中文:交友
* 英文:match
* 網址:http://match.yahoo.com.tw

↑遵循Yahoo!奇摩直覺的命名方式,中文叫「交友」是最直接、易懂的;而英文名稱不使用艱澀的 Personals,而改叫「match」,簡單的配對意涵,並想搭上當時流行用語「麻吉」的順風車。

■ 競爭者分析

  • Pchome交友:搜尋功能陽春,內容品質不佳,欠缺真實性
  • MSN線上交友:人氣稀薄,審核費時,付費就能取得對方的 E-mail,會有隱私權爭議。
  • Classmates.com:「死的資訊」(校友名單) 不用錢,「活的資訊」(互動聯絡) 要索費。
  • Match.com:流程清楚、機制完整。
  • Yahoo! Personal:虛擬的交友信箱、可設定面板、上傳五張照片。
  • Yahoo! HK 友緣人:手機認證、暱名交友、結合手機
  • Cool Talk 酷透網:電話交友、多組電話轉接、接聽紅利回饋、個人化
  • 台灣大哥大856交友密碼:保密性佳(透過電話系統轉接)、封閉(限台哥大)

↑有鑑於競爭者的優缺,交友要能有效提高檔案的真實性,但前提是絕對不能觸及網友的隱私權,交友僅扮演一個溝通互動的平台媒介,想進一步交流?請私下交換聯絡資料~

■ 服務目的

* 分眾廣告:賺錢
* 付費服務:賺錢

↑在當時整個大環境之下,社群服務是個賠錢的敗家子~。如果有流量,可以撈到媒體廣告費,如果服務做到網友心坎裡,可以撈到網友的小額付費,聚沙成塔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 目標預估

* 短期:半年內,交友會員數預計達到○萬名 (@○名/天)。
* 中期:一年內,付費使用會員達到○%以上。
* 長期:成為台灣第一大網路交友社群網站。

↑當時家族每天有○個以上的新家族成立,姑且砍個一半來推估。由於當時大家都沒有搞過付費服務,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估算出付費會員的百分比,索性就摸著石頭過河~

■ 流量預估

* 推出後半年,交友會員數預計達到○萬名,流量達到○萬。
* 推出後一年,會員數預計達到○萬名,流量達到○萬。

↑當時Pchome交友共有20萬名會員,每天平均有120名新成員加入,如果Yahoo!奇摩交友能夠每天有500名新成員加入,預計一年後可以幹掉Pchome交友。至於流量 (Pageviews),當時家族每天有數千萬的Pageviews,有時還高到讓我們頭痛,還必須想辦法壓抑流量,所以交友的流量不是重點。

■ 服務定位/目標視聽眾

* 針對 18-35歲的網友,提供一個最活絡、最豐富的個人化「交友社群」服務,
* 針對有男女朋友需求的網友,提供一個最龐大、最有效的「交友媒合」服務。
* 針對和同學失去聯絡的網友,提供一個最簡易、最機動的「校友聯絡」服務。

↑為了避免無謂的困擾,交友服務限定18歲以上才能加入。交友不是定位在「婚友」,而是希望提供一個輕鬆的聯誼園地,讓網友彼此互動、認識,進而相知、相惜、相戀。

談到校友聯絡,台灣最有名的就屬「網路同學會」,但在網路泡沫化期間,它已經慢慢棄守同學會這塊社群市場,後來改做線上學習 (e-Learning)。也因為如此,我想藉由交友抓住「校友」這個龐大的潛在使用者,畢竟台灣之前的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還做得不錯。藉由交友找到同學的話,還可以到家族開個同學會~

■ 服務內容/功能

* 交友社群:基本資料、日記、留言板、聯絡簿、黑名單…
* 交友媒合:線上查詢、分類瀏覽、自動配對、隨機配對…
* 校友聯絡:個人學校資料、自動通知…

↑交友檔案除了基本的個人資料外,我當時還希望有「寫日記」的功能。揣摩一個使用者的立場,我不僅想要讓別人知道我的長相、年齡、身高體重及興趣嗜好…等,我還希望呈現一個「具相的我」,要達成這個目的,必須靠寫日記,而且一天一篇,不能多寫,如果錯過也無法補寫。

■ 營運模式

* VIP會員費
* 通訊費

↑當時規劃服務本身的收費來源有二:

一、VIP會員費:必須做到功能有明顯區隔、加入 VIP 讓網友產生物超所值的優越感。
二、通訊費:如果想認識對方,但又不想花一筆錢加入 VIP,可藉由發送簡訊跟對方聯絡。

■ 資源需求

* 人力:各部門人力配置
* 時間:各階段開發時間

* 製作部:2人(一個苦工,一個監工)
* 設計部:1人
* 工程部:2人
* 行銷部:1人(非專任,還要負責其他服務)

↑我沒寫錯,接下來要開發Yahoo!奇摩交友主要就是靠這幾個人,至於上線時間,當然是愈快愈好…

■ Q&A

* 問題一:寫日記的漏洞,是否會降低網友加入 VIP 的意願?
* 問題二:交友的收費怎麼訂價,是否有什麼依據?
* 問通三:提高交友的真實性,是否會考慮加入信用卡認證?

  • 寫日記:由於交友必須隱藏雙方的聯絡方式才有機會收錢,「寫日記」確實會造成網友利用日記洩漏自己帳號 or E-mail,我相信一定會發生,會做機制阻擋,但我堅持要有這個功能,因為我相信它會讓交友變得更真實。
  • 收費標準:一開始我訂很低,想說採低價滲透,降低網友的排斥感,但老闆覺得還是太高,所以要求行銷部做問卷調查分析。
  • 信用卡認證:網友對信用卡資料極度敏感,相較於拍賣,信用卡認證是 NICE TO HAVE, NOT MUST TO HAVE.

就這樣,簡報完畢,我全身的細胞也死掉一大半。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規劃交友

自從接了「交友」這個新服務後,我便掉入了地獄…

一開始,先閱讀美國提供的文件,大多是一些美國市場分析、使用者分析、行銷案例之類的,對我規劃服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不過至少心裡有個大概的輪廓。

接下來,先研究國外的交友網站 (Y! Personals, Match.com…),然後再研究國內的交友網站 (PChome 交友、酷透網、MSN 交友、手機交友…)。網站一個一個踹、功能一個一個玩、規範一則一則讀。擷取頁面、做比較表、評估優劣,研究之後,交友網站至少應該要有哪些功能、步驟,已經明瞭十之八九。

最後,開始撰寫交友的企劃書 (公司內部稱為 Product Vision),大綱如下:

* 市場概況
* 競爭者分析
* 服務目的
* 服務目標
* 流量預估
* 服務定位/目標視聽眾
* 服務內容/功能
* 營運模式
* 行銷計劃
* 資源需求/時間規劃

大致寫完企劃案後,我開始規劃 wireframe (網頁草稿,頁面的架構、元素、內容…),由於知道自己不擅言辭、容易緊張,加上自己命賤愛工作,於是我把原本是用 Word 畫線框的 wireframe 做成實際的網頁 (有顏色、圖片、內文),想說這樣可以在簡報時,更具體將我的想法給呈現給老闆知道。

因為這是自己畫蛇添足而多出來的工作,加上只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開始日以繼夜的工作,公司做不完,將檔案拷貝回家繼續做 (註1) ,最後為了方便起見,索性忍痛花了 5 萬 6 千元 (註2),在 NOVA 買了一台筆記型電腦 (註3),以應付我的工作需求。

簡報的日子終於來了…

■ 註

* 1: 當時公司都是配備 PC,只有主管級以上才配備 NB。
* 2: 當時的薪水是四萬出頭,東扣西扣,實領三萬九千多。
* 3: 參加 BBS 上的團購,20 多人集體殺到 NOVA 某一店家買 IBM X23。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做交友

離職不成「又」留了下來的我,乖乖地開始思索、規劃家族付費版的可能性。就在 2002 年 4 月初的某一天,我被主管叫到小會議室開會。

在網路泡沬化後,Yahoo!轉向服務收費策略, Yahoo! Personals (交友) 在美國市場慢慢開始賺錢,台灣的大老闆 (鄒開蓮) 有意推出這類的婚友服務,便指派我主管負責。主管找我開會,就是想要把這個任務交派給我。

交派給我?有沒有搞錯!? 我有女朋友了耶,而且將在今年論及婚嫁,行為舉止與「宅男」不遑多讓的我,對於要我做婚友服務,非常反感,也很想拒絕。但,反感是沒屁用的,拒絕是不可能的,畢竟我是領公司薪水的上班族,只好勉為其難接下主管的懿旨。

一開始,必須先決定這個婚友服務要用什麼模式開發:

* Yahoo!美國有類似的服務 (Personals),直接拿來用嗎?

No! 美國的交友模式比較成熟,加上美國的版型設計不合台灣網友的胃口,幾番討論後,完全不考慮直接翻譯了事,這樣會變成一坨屎,也一定會死得很慘。

* 想要特定的功能模組,請Yahoo! Personals提供支援?

No! 美國當時傾全力在諸多付費服務上,沒有多餘人力提供支援,即使我們拿到功能模組的原始碼,工程師花在摸索的時間,不如直接自己開發,省時也更能掌控。

* 完全由台灣自行開發?

Yes! 雖然自行開發,省時也更能掌控,但…從零開始,會很累_______orz

確定了開發模式,我也開始四處研究國內外的「匪站」,並著手規劃這個被期待能生金雞蛋的金雞母。

「對了,最晚哪時候要提出企劃書?」我問主管
「一個月內…」主管回答
「!@#$%^&*」我內心幹聲連連…

要生金雞母可以,但不能讓「雞農」精盡人亡吧?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提離職 #3

過完 2002 年的農曆春節後,我還是按捺不住,又跟主管提了一次離職,主管知道我做得很悶,點點頭沒說什麼,默許我開始找工作。

我上了 104 找工作,當時正值網路業開始準備回春之際,但我發現網路方面的工作機會還是少之又少,只勉強找到幾家合意的。我翻出上回應徵奇摩站時的履歷表,刪刪改改之後,戰戰兢兢寄了出去。

這回,我照例在履歷表內附上我的網站連結,由於之前學到一些 PHP + MySQL 的小皮毛,我在首頁塞了程式語法,如果有人來拜訪,就會將時間、IP 記入資料庫內。

我認為,如果看了我的書面履歷表,再來看我的網站的話,受邀面試的機率一定很高。但很遺撼,資料庫內除了我自己的拜訪記錄,遲遲沒有其他人來拜訪。

心慌意亂的我,回想不久前提離職的果敢篤定,不僅是對比鮮明,更是諷刺可笑。

某一天,主管跟我說工程師的老闆 Peter 想找我聊聊,我心想:「又來了,主管怎麼每次都來這一套…」既然被邀請了,只好悶著頭去赴約。

「小柯,聽 Tricia 說你想離職?」
「對…」

「工作找到沒?」
「還沒…」

「跟你說一件有趣的事~」
「啥?」

「你知道有一個叫○○○的論壇嗎?做美容話題方面的…」
「不知道耶,我很少玩論壇…」

「我太太是那個論壇的會員,上禮拜竟然付了 1000 元去贊助那個論壇…」
「哦?」

「因為論壇的站長說他沒錢經營了,所以跟會員討論是要關站 or 大家出錢贊助…」
「結果決定由會員出錢贊助?」

「對!我太太就這樣心甘情願把錢匯給站長。」
「顯然她對那個論壇有很高的認同感…」

「沒錯,我太太常在上面交流話題,有時還會參加團購~」
「這種贊助金錢的行為,很多小型的論壇都有…」

「你覺得把家族做付費的版本,你覺得如何?」
「可以來規劃看看…」

就這樣,聊天完畢。這位大頭沒有直接留我,只是打開一扇窗讓我去好好想一想。不過,當時的我還是想離開Yahoo!奇摩。

過沒幾天,我終於收到一家公司的面試通知…

這一家是做運動內容方面的網路公司,面試官問了我一些基本資料、離職原因及對網路的看法,然後對我說:「我認識奇摩裡面的人,我也探聽過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會建議你繼續留在奇摩…」就這樣,面試當下就知道不會被錄取。

又過沒幾天,和之前被裁員的同事去應徵《巧連智》的編輯,畢竟我有「漫畫出版社編輯」和「網路社群編輯」各兩年的工作經驗,雖然不同領域,但勉強算是優勢 (吧?)。

我通過了筆試、主管面試,最後由老闆 (日本人) 面試,但他認為我的工作資歷偏向休閒娛樂、創意發想,而他希望這個職缺要有統計市調方面的經驗,於是莎喲娜拉~我被刷了下來。

接連喪失兩個工作機會,我接受了「家族改版付費」的提議,又再次留了下來…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PHP + MySQL

在2001年底的某一天週六下午,我去公司「加班」,其實是因為蔡頭沒週休要上班,我閒得無聊把公司當網咖上。最常把公司當網咖的,就屬努力又勤奮的工程師,坐在我附近的大帥哥 (這是他的綽號) 也是如此。

這天,就在我把工作告一段落後,找大帥哥串門子,從海賊王聊到 A 片,再從 A 片聊到工作現況。他突然問我:「你想不想學寫程式?」

寫程式!? 想都沒想過。

大一時,有計算機概論的課程,雖然老師號稱是 COBLE 的高手,但我實在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

大二時,有資訊管理的課程,學的是 DBASE,雖然有涉獵一些程式撰寫及資料庫管理,但最後還是借學長的作業來修修改改,勉強當作是小組的期末報告。

大三時,有 Lotus 的課程,會寫一些指令、公式來畫圖 or 做表。

大四時,有 SAS 的課程,我忘了我學到什麼…

「寫程式?」
「對呀!我可以教你~」

「那一種語言?」
「看你想學什麼,我都可以教你~」

「我完全沒基礎耶…」
「不用什麼基礎啦!我也是邊看 manual 邊學邊寫的~」

「你建議我這樣的人,學什麼語言?」
「PHP」

就這樣,這位大帥哥引領我進入 PHP 的世界,丟了一個 PHP 英文版的 manual 給我,要我照著習作。說真的,我實在看不懂,上網找了中文版的手冊及參考資料,才慢慢知道這個 PHP 是什麼東東。

過沒幾天,另外一位工程師 Dustin 知道我在學 PHP,於是在他們的開發後台,幫我開了登入帳號、設定環境權限及資料庫,我又進一步接觸到 MySQL。

如果您有興趣學習 PHP & MySQL,推薦初學者可以買吳弘凱先生所著的《PHP + MySQL 快速入門》,解說淺顯易懂,當時讓我受惠不少。

就這樣,我慢慢瞭解程式的撰寫及資料庫的運作,也漸漸聽懂工程師所說的火星語,更加知道怎麼提需求、寫規格,在工作上對我有莫大的助益。

對於寫程式,我到現在還是只會一些小皮毛,也有點退化淡忘。但我由衷感念大帥哥、Dustin 及諸多工程師的協助與指導,沒有你們,我想我永遠無法設身處地去瞭解工程師,更無法扮演一位稱職的服務負責人。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社群不再重要…

在裁員之後的下半年 (2001年~),奇摩站和Yahoo!開始進行兩站合一的工作,帳號合併、服務整併…。搞得公司人仰馬翻,網友罵聲連連。

就在兩站合一的工作快近尾聲之時,有一天被主管叫去會議室「聊天」。

「小柯,最近還好嗎?」
「就這樣,東做做西做做…」

「你也知道,公司正面臨很大的挑戰及轉變…」
「嗯…」

「如果我跟你說,公司覺得社群不再重要,你會有什麼看法?」
「呃…為什麼公司會有這樣的想法?」

「就公司的立場來看,Community 這一塊一直沒有明顯的 Business Model…」
「不能這樣看啊!不少人是為了來家族,而每天上奇摩站,再順道看看新聞…」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總公司在事業策略上有調整,所以…」
「所以?」

「所以公司希望調整我們的工作內容,然後去接一些可以賺到錢的服務 or 頻道…」
「不會吧…」

曾紅極一時的社群服務 (聊天室、家族、摩域),因為使用者眾、流量龐大,卻一直無法達到相對應的廣告盈收,惡性循環之下,社群被貼上『敗家子』的標籤。

當時家族的狀況:

■ 支出

  • 機器費:推出家族的目的,就是要吸引大量網友來使用,也由於太受歡迎,原本的系統架構無法支撐,不是繼續加機器,就是必須改寫架構。在人力的欠缺下,只能一直加機器勉強渡過。
  • 空間費:家族的資料放在一種高級的儲存媒體內 (工程師叫它 NA),雖然運作的效率比較高,但當時買一座 NA 所費不貲。
  • 頻寬費:當時家族的流量之高,已是奇摩站前三名的服務,但原本包月制的頻寬費用,H 公司卻要求改為超過一定額度的頻寬流量後,必須增收費用 (誰叫奇摩站被Yahoo!這個有錢人併購)。家族是頭號戰犯,立即被要求「降低流量」。

■ 收入

  • 使用費:0 元,在那個時候,誰先收費誰先死。
  • 廣告費:在家族放 Banner 廣告,網友漸漸練就雙眼「視而不見」的神功,加上 Pageviews 高得嚇人,稀釋了點閱率 (就是表現不好),造成家族的廣告單價偏低。

就因為支出和收入有極大的落差,總公司對社群發展持悲觀的看法,加上網路廣告市場的大幅萎縮,當時的 CEO (執行長 Terry Semel) 要求開發不靠廣告,本身就能賺錢的新服務。身為Yahoo!的一員,我也開始執行「開源節流」這個使命:

■ 開源:

  • 接管「奇摩筆記」:原本負責該服務的製作人被調去開發新服務--拍賣。
  • 接管「人力頻道」:同事調職,我要負責首頁上稿、頁面調整。
  • 接管「旅遊頻道」:同上。
  • 開發「房屋頻道」:跟業務去某房仲公司洽談頻道合作,負責規劃首頁及上稿機制。

■ 節流:

  • 家族空間加大:原本有計劃要把家族的空間放大,但因 $$ 問題而作罷。
  • 家族流量控管:限制家族每小時可被下載/瀏覽的流量。

「沒有對錯,只有成敗。」這是我常常掛在嘴邊、寫在文章結尾的一句話。今非昔比,處在當時的情境,我雖然堅信社群是座待採的寶礦,但我瞭解如果Yahoo!這艘大船不快點轉向,絕對會駛向冰山,跟鐵達尼一同沉入海底,只留下一段可歌可泣的傳說…

Titanic sinking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提離職 #2

在寫完「裁員」這一篇後,我開始在腦海中草擬下一篇,我突然發覺我把「第二次提離職」這件事的時序給記錯了,它應該是發生在過年之後,裁員之前…

就在2001過完農曆年之後,我跟主管表明我想離職,原因有三個:

  1. 我就是不喜歡Yahoo!台灣。
  2. 英文只有國中程度的我,從沒想過要待外商公司,但現在奇摩站被Yahoo!購併,我根本不想在這家公司苟延殘喘。
  3. 我對於當 Producer 完全沒有興趣,我喜歡做內容、做經營。

主管瞭解我的感受,除了要我再考慮一下,也允諾會開始找接替人選。善盡告知責任之後,我開始投履歷表,由於有出版社的經驗,加上待過奇摩站做社群的加持,我投了第一家就中了,而那一家是當時正紅的網咖店--戰略高手。

由於戰略高手的老闆是做「漫畫王」起家的,公司的網站除了遊戲之外,還想要經營漫畫這個社群,終極目標是搞電子商務賣東西。該網站的負責人跟我面試之後,覺得我的經歷很適合這個職務,希望我儘快來上班。

隔天,我跟主管告知我打算做到三月底,請她加緊腳步找接替人選。主管問我要去哪一家公司?我不想說,也說多無益,反正我就是想早早脫離這個令我難受的公司。

隔沒幾天的下午,主管傳ICQ來,問我晚上有沒有空?盧大為要找我吃飯。

幹--!當下的我,非常惱怒主管搞的這個動作,飯有什麼好吃的!?更何況又是令我為之喪膽的盧大為先生。我很想立即起身去痛打主管一頓,然後逃之夭夭、離職跳槽。

實驗證明,我的想像力遠高於我的執行力,腦子一直縈繞痛打主管的情節,身子卻必須硬著頭皮去吃這頓飯。一行三人約在公司附近的泰平天國,我坐如針氈吃著泰國香米飯,接受主管及盧先生的聊天拷問。

「你接下來想去哪一家網路公司?」盧先生問
「一家做遊戲及漫畫的網站…」我沒明說

「你要負責什麼?」
「漫畫社群的經營…」

「那不就是開2~3個家族當家長?」
「……」也對,我啞口

「你是要去哪個網路公司?」
「戰略高手…」我終於鬆口

「我覺得,那會是以實體的網咖店為主,網路只會是它的輔助…」
「……」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如果網路只是它的輔助,那你負責的那個部份永遠不會是個重點。」
「……」我同意盧先生的看法

「當 Producer 可以發揮的地方很多,再好好想想…」
「是…」

晚餐吃完了,盧大為請客,他在付帳時,發現原來泰平天國是由建中校友所經營的,凡是建中的校友就可以打折,怎麼證明自己是建中的校友?盧大為毫不扭捏地在櫃台唱起建中校歌

講實話,我的肚子沒吃飽,但我的思緒卻是被填得滿滿的。

隔沒幾天,戰略高手的網站負責人透過ICQ跟我說,因為公司有一些經營策略上的調整,所以人事案可能生變,如果我有其他更好的工作機會,建議去就職。用白話文講,我這個工作機會泡湯了。

幾經思量,我最後還是留了下來。Just give it a try…

■ 延伸閱讀

貿易雜誌

曾是國內最大商用軟體通路商的華彩軟體公司,在二○○一年出現資金調度困難時,由大股東台灣工業銀行及東元公司進行整頓。查帳後,卻發現財務黑洞過大,大股東不願再增資,去年十月初華彩軟體只好暫停營業,而轉投資的戰略高手也拉下鐵門,留下廿四億元的鉅額虧損。

■ 系列文章

我在奇摩Yahoo!的日子 – 裁員

2001年4月17日,風光合併的雅虎台灣和奇摩站,受到網路股災的影響及總公司(Yahoo!)的決策之下,進行了裁員的動作。

那天一早,同事就傳來『就是今天…』的 ICQ,我的心情也悶到極點。其實,在兩站合併時,我們(奇摩站)就覺得這天一定會來到,網路泡沫化,雅虎本身也虧損連連,兩站合併後的人員、業務重疊,如果不進行裁員縮編,那公司顯然是加入了慈濟功德會--大發慈悲。

各部門的主管從會議室走了出來,每個人手上都拎著數份資料袋,身為「待宰員工」的我們,都猜測那裡面應該就是裝著要發給被裁員者的文件。要發給誰呢?目前只有主管知道。

部門主管在座位坐沒多久,起身拎著一份資料袋,進入某個小會議室。

「小柯…我被通知去會議室,881…」坐在我正對面的同事,傳給我這一則 ICQ
「…」我還來不及回訊,她已經起身,走向會議室

她,是我第一天來上班時,主動傳 ICQ 訊息跟我打招呼的同事,之後也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看到她被叫了進去,我在座位上故作冷靜打著電腦,但我內心卻是沮喪難過,還胡思亂想會不會下一個就是我!?

不知道是過了幾分鐘,還是幾光年,同事從會議室走了出來,坐定之後,我收到她的訊息:『我被資遣了,公司要求立刻收拾東西,中午之前要辦完離職手續…』靠~~~裁員成真!

「幹,我被老闆通知了…」負責電影、賀卡頻道的同事,傳給我訊息
「…」我無言

「shit! my turn…」在Yahoo!台灣負責翻譯的同事,傳給我訊息
「…」我啞口

「嘖…我被通知去小會議室了…」坐在我一旁的聊天室編輯,傳給我訊息
「…」我語塞

就這樣,原本在公司朋友就不多的我,一下子就因裁員走了四個…我只能呆呆地看著同事收拾辦公桌,不知道該說什麼,「心情 down 到谷底」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那位在Yahoo!台灣負責翻譯的同事拎起背包準備離開,我起身想送他一程。我和他是因為 Yahoo! Groups 這個社群服務的介面翻譯工作而熟識,他罩我的菜英文,我罩他爛中文,在公司狼狽為奸…不!是互助合作。

他走出了公司的大門,但他說他不想站在門口等電梯,他要走樓梯,因為他覺得被裁員很丟臉。我送他去走樓梯,我和他難過得相擁而泣,最後握手互道珍重,咱們 ICQ 再相見!

檯面上,公司風光合併;
檯面下,員工慘遭裁員。

■ 延伸閱讀

■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