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Web2.0' Category

[摘錄] MySpace酷勁 被梅鐸毀了

來源:聯合新聞網 by 陳家齊 編譯

儘管網路界的發展本來就是光速進行,十年前的前鋒雅虎現在面對Google,已有如史前恐龍。但這場當年轟動的聯姻最後敗落的速度如此之快,卻很少有人能預想得到。MySpace 的人馬與新聞集團的管理高層交相指責,一邊責怪新聞集團扼殺網站創造力,一邊批評搞網站的技客們(geek)缺乏紀律,兩公司的婚姻情節最後有如肥皂劇。

這個故事有三個要角:MySpace共同創辦人迪沃夫(Chris DeWolfe)、負責新聞集團網路事業的主管列文森(Ross Levinson),當然還有梅鐸本人。

滿有趣的一篇文章,有興趣的人可以詳閱全文

[摘錄] 全球SNS地圖顯示Facebook強勁擴張勢頭

來源:新浪科技

根據12月谷歌所測的最新網絡流量數據,將全球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站繪製到一張世界地圖上。地圖顯示,Facebook的全球擴張勢頭正日益強勁。

按照互聯網研究公司Alexa的數據,Facebook已經在印度市場超過了本地社交網站Orkut。不過,谷歌旗下社交網站仍是巴西點擊量最高的社交網站。

在俄羅斯,與Facebook非常相似的俄羅斯網站Vkontakte.ru成功頂住了Facebook的衝擊,佔據著本地市場的領先位置。

在中國市場,騰訊QQ仍然佔據著絕對領先。預計中國網民數量到2013年將增長一倍,達到8.4億人。

台灣的 SNS 網站代表是「無名小站」耶~

[摘錄] Facebook台灣火熱 卻在日本踢到鐵板…

聯合新聞網 / 楊又肇

在使用者成長趨勢一片美好的情況底下,Facebook卻在日本踢到了鐵板。2008年的5月,Facebook正式推出日文版本,然而到目前為止使用者約僅達100萬人數,普及率僅達0.5%。

原主要在於日本的使用者相當地抗拒必須使用實名申請的網路社交,偏偏Facebook在申請帳號時便強調需填入真實姓名 (按照正常遊戲規則是如此,當然也是可以稍作修改…)。另外則是日本境內手機雖然經常被拿來瀏覽各式網站,但使用者本身卻不見得會經常造訪此類型的社群網站。

我有開 facebook 帳號,但還沒開始玩…
或許我仍然習慣在 blog 寫我在想的事。

[摘錄] 韓國最大社交網站賽我網黯然退出美國

來源:新浪科技

業內人士稱,賽我網一直無法滿足美國用戶的需求,或者說美國用戶無法適應韓國的虛擬社交模式。頗具諷刺的是,賽我網初進美國時,號稱要與當時穩坐全球最大社交網站寶座的MySpace展開競爭,而到現在,已經讓位給Facebook的MySpace也在為前途而迷茫。

賽我網成立於1999年,2003年被韓國最大電信運營商SK電信收購,是韓國最大的社交網站,有三分之一以上的韓國人都註冊成為該網站會員。該網站是以SNS為主要核心,提供會員網絡空間、網誌、相簿及留言版等功能,讓會員把實體人際關係、延伸到網絡上。該公司主要營收來源為收取服務費用,會員需要購買增值服務,例如網上背景音樂、或者是裝飾自己網絡空間的產品(如璧紙、家具等)時才需要付費。

哀~ 迷茫。

叫一聲 Sinead 阿姨,就有甜甜圈可以吃

今天是禮拜三,是小小柯引頸企盼已久的聽故事日子。

確認小小柯已經沒有發燒,而我也再三叮嚀小小柯要全程戴著口罩,不可以拿下來,蔡頭才答應小小柯可以去聽故事。

下午 1:55 分,蔡頭就和小小柯下樓,去搭捷運的接駁公車,途中會經過位在永安捷運站後面的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

下午 3 點多,前同事 Sinead 想要跟我索取一些資料,由於隔天就要出遠門,索性跟她約 4:30 在永安捷運站。

4:29 分,來到永安捷運站,小小柯和蔡頭已經聽完故事,在捷運門口等我。由於摩托車不好停,加上時間來不及。於是我將資料拿給蔡頭,請她帶小小柯下去捷運站「面交」。

不到五分鐘,小小柯和蔡頭回來了,咦~ 蔡頭手上怎麼拎著一袋 Mister Donut (多拿滋) !? 多話的小小柯迫不及待的跟我說…

「爸爸~ 我有叫 Sinead 阿姨,然後她就送我甜甜圈~」小小柯超興奮
「啥?」怎麼會有那麼好康的事…

「搞不好是 Sinead 誤會你之前的留言,以為圈圈是甜甜圈…」蔡頭數落我…

哎呀呀~ 讓 Sinead 阿姨破費了……..Orz

■ 後記

小小柯當天去聽故事,終於集滿十次,去兌換小禮物時,裡面的志工阿姨說,小小柯是第一位集滿十次來兌換小禮物的小朋友喲!

除了原本的小禮物之外,還加送一個吹泡泡機。於是,當天我和小小柯在公園邊吃甜甜圈、邊玩吹泡泡,真是幸福~

不要跟媽媽說,但都跟媽媽說

昨天下午,我要泡茶喝,一不小心將茶袋給撕破,茶葉散落一地。

在一旁玩樂高的小小柯,立即衝過來跟我說:「爸爸!快打掃,不要讓媽媽知道…」聽到兒子如此挺我的話語,真是感動,立即拿了衛生紙要湮滅證據。

但是,小小柯講完沒 3 秒鐘,立即轉身跑去房間,拉大嗓門跟蔡頭說:「媽媽~ 爸爸把茶包弄破了,地上都是一堆黑黑的東西…」靠~ 這個牆頭小草,兩邊倒。

之前,我在書房吃東西時,小小柯如果有經過,我都會叫住他,要他進來吃個一、兩口。每次吃完都叮嚀他:「不要跟媽媽說哦~」

但是,小小柯一走出去客廳,就都會跟蔡頭炫耀:「媽媽~ 爸爸剛剛在房間有給我吃好吃的東西哦!」

不曉得是口風不緊,還是根本就是蔡頭派來臥底的,我得多防著他…Orz

[摘錄] Facebook測試點數功能可能帶來營收

新浪科技

Facebook正在測試一項有趣的功能,讓用戶對好友有價值的更新以「點數」,該功能可能成為該網站的營收來源之一。

本質上,該功能可以讓用戶對評論或特定項目給予點數,但如果用戶想用點數表達這種讚賞之意,首先得付錢購買點數,每100個點數價格為1美元。Facebook上的不少用戶有5000個左右的好友,這意味著該網站可以借此方式獲得部分營收。

嘖嘖嘖…

[摘錄] 谷歌美女副總裁遭離職設計師指責

新浪科技

首席視覺設計師道格•鮑曼(Doug Bowman)在內的谷歌數位網頁設計師紛紛離職,在他們對谷歌不滿與抱怨聲中,紛紛將矛頭指向了谷歌負責搜索產品與用戶體驗的美女副總裁——瑪麗薩.梅爾(Marissa Mayer),因為她在做設計決策時,過於依賴數據。

鮑曼在離職博文中稱,「當一家公司充斥著工程師,那就是依靠工程技術來解決問題,這導致將所有決策都簡化為簡單的邏輯問題,扣除了一切主觀因素,只是觀測數據。數據是你們的至愛?數據最終成為每項決策的支撐,這導致公司毫無生氣、不能作出任何大膽的設計決策。」

瑪麗薩稱,「當我在做用戶界面設計時,設計師會過來對我說,這裡要用這種綠色,或另一種綠色,而我沒有必要武斷地作出決定,因為我只需要將它們都放在網頁上,然後觀察用戶回饋數據,這樣我們就可以通過用戶的回饋來科學地證明哪種顏色更好。」

瑪麗薩在演講稱,她以及谷歌鍾情於依賴數據作出決策的原因在於這種方法使得「員工之間的政治鬥爭大為減少。」業界人士認為,儘管瑪麗薩認為政治鬥爭大為減少,但這種說法不太考慮人的主觀性,也不具人性和創新性。

我覺得 Google 這樣做還好~

就怕是「賺錢第一、業務導向」凌駕於數據、人性、創新、主觀之上,那就迷失方向了…

[摘錄] 調查稱Twitter最受成年人喜愛

“新浪科技”:http://tech.sina.com.cn/i/2009-03-20/13582928397.shtml

Twitter在全球消費者和企業用戶中的流行程度和重要性不斷提高。Twitter已經不僅是朋友間進行實時交流的平台,還成為品牌營銷的重要工具。

08年2月至09年2月期間,Twitter美國獨立用戶數量由47.5萬人增至700多萬人,增幅達1382%,是增速最快的社交網站。Zimbio和Facebook分列二三位,增速分別為240%和228%。

35歲至49歲年齡段的Twitter獨立用戶接近300萬人,佔Twitter用戶總數的41.7%,所佔比重最高。調查顯示,很多人喜歡在工作期間訪問Twitter。

通過PC訪問Twitter並不能解釋Twitter的全部成功,能通過手機訪問也是推動Twitter成功的主要因素。

Twitter的增長勢頭仍在加強。通過使用Twitter,企業用戶可以讓消費者瞭解他們的品牌。

Twitter 鋒頭仍健,但我對於「通過使用Twitter,企業用戶可以讓消費者瞭解他們的品牌」的這個結論,無法苟同。

[摘錄] 兩種WEB2。0模式比較

“之一:交友與會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3a2b800100cjbf.html by 謝文 (新浪博客)

MYSPACE是NETWORKING,FACEBOOK是NETWORK。有人把NETWORKING和NETWORK翻譯成生人網絡和熟人網絡,我寧願翻譯成交友和會友,好像更符合原意。

MYSPACE構建了一個平台,讓人們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MYSPACE的原意)自我展示,在此基礎上和原來不認識但相互感興趣的人結成朋友關係,進而開始社交互動。從一無所知開始通過互動建設一個全新的社交網絡,NETWORKING這個動名詞概括的就是這個 MYSPACE的核心機制。

FACEBOOK則構建了另一個平台,讓人們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自我展示,然後找到同樣已經在這個平台安家的朋友進行互動,或者動員還沒有上這個平台的朋友到這裡來互動。把現實社會的朋友網絡搬到虛擬世界中來,NETWORK表達就是這個過程,而FACEBOOK這個詞則把從熟人下手這個核心機製表述得一清二楚。

交友與會友本來就是一個過程的不同階段,為會友而交友,因交友而會友,何必分那麼清楚?MYSPACE近年加強了會友的功能,自我展示也開始鼓勵真實,隱私機制也在強化。FACEBOOK近來也在放鬆對絕對真實性的要求,加大了間接朋友間的信息傳送,增強了對相似陌生人之間的撮合。

“不足與有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3a2b800100ckkk.html by 謝文 (新浪博客)

因為FACEBOOK是從會友出發,所以後來雖然意識到交友的重要性,加了點朋友推薦的機制,但並沒有在給陌生人相識相交提供什麼像樣的機會和空間。它原來在導航條就沒有MYSPACE曾經有過的博客,論壇這樣的公共交往空間,後來又把群組這樣的群體交往空間取消掉,打入了第3層次。

豐富多彩地全面社會生活在FACEBOOK被簡化成了主要依靠所謂即時信息流(LIVE STREAM)和生活信息流(LIFE STREAMING)引發的互動,多少有點沒話找話的意思。反之許多有價值的信息卻被淹沒在滔滔不絕的行為信息海洋裡,對用戶形成了不小的信息篩選負擔。

對社交生活圈狹窄的我來說,facebook 不是我的菜。